第一百二十一章 春华秋实

小说:我意逍遥 作者:飞之鸟

    不知冥帝启动的何等阵法,将这一方天地染成一片幽蓝,看上去,他们不似身处时间之神的宫殿,而是苍茫冥海之上。

    冥帝一行人等飘浮在冥海的夜空里,独留天机上人伫立在冥海中央,天机上人的神态时而冷冽时而漠然,手中的剑,一次一次闪过寒光,劈向空荡荡的空间。

    “此阵果然厉害,居然令得天机陷入幻境。”清微双目放光,发出感叹。此阵的脉络线条,他看不出来,非常明显,是一套完全不同的能量运用,也难怪天机道友不察,落入境中。若是能参悟一二,也许他便能有所突破

    炎女摇头:“那冥帝的帝冠已被天机手中之物拦住,难以寸进。吾不信,冥帝还有甚手段可以对付天机。此阵只是迷惑了天机,倘若冥帝想暗施杀手,以天机的感应,只要危机稍稍靠近,无论身处什么样的幻境,必然立刻醒来。”

    小九冷笑一声,不无得意地道:“炎女,汝错了。天机老儿前段日子风大闪了舌头,道心受创,本就不稳。方才又吐了血,被早有算计的冥帝取了去,只怕此时此刻,幻阵中所见所闻,都是由其血液中追溯的往昔。如若……天机稍有一丝丝动摇,他的冰雪道境有了尘埃或缝隙……呵呵~~~~~”管那冥帝背后是谁,最后总会显露一二,眼下还是看天机的热闹才是正经。

    青帝深深地吸了口气,长长地吐出来,他转身,面向一众师弟们,决然地道:“吾等不能等待,先试试能否打开封禁。”

    “是,师兄”众人皆齐声应了。

    另一边,赵望淡然地瞟了青帝一眼,转身对着天魔们言道:“还请诸位出手,以清视听。”这云梯的关窍,师尊早有交待。此处场地,相当于一个生死格斗场地,观众席是无论如何都下不去的,但是,同为观众席,却可以来往。

    “大判放心。哈哈~~~~~青帝小子,尝尝吾等的天魔解体大阵……”为首的天魔真君狞笑一声,与身后一众天魔浑身魔气高涨……

    “够了……”炎女和明王同时喝道:“都且安静看着”

    夜绯离眸色深沉,不动声色,臻空手中掐诀,寒玦背后的双剑“嗡嗡”地震动,道衍的竹杖青光流转,只要大师兄一声令下,他们即刻动手,无论是面向那看不见的隔离阵法,还是阻止他们的大能。

    青帝的目光扫过炎女和明王,手中的拳慢慢握紧,不行啊,不行,无论炎女、明王还是人多势众的天魔,他们师兄们几个,加上他带来的下属,还是势单力孤啊,可恨之极他不能,不能将师弟们带入死地

    “是某失礼了。”暗暗咽下一口气,青帝打个哈哈,拱了拱手。

    天魔怪笑一声:“嘿嘿,吾等自不会平白生事。”

    沙凌的目光落在悬浮于半空的帝冠片刻,忽的,伸手招了一招,只见那帝冠慢悠悠地往他的方向飞来,不多久,就悬停在他的身侧,直把天梯上的一众大能们看直了眼明明冥帝的帝冠被天机上人暗藏的一道太古混沌气息桎梏,怎么转眼间,就这么不见烟火气息、轻描淡写地收了回来

    “不,错了,冥帝没有收回帝冠。帝冠仍旧被那气息束缚,只不过,冥帝发现了,那道气息未曾被天机道友炼化,而且能被阵法所缚而已”清微眼神锐利老辣,极快的,就判断出事情真相。

    虽然一时半会不能将那道气息驱出帝冠,但是只要它们不停留在阵法中,不影响困住天机上人的幻境,那便暂时无碍,一切待最后再说吧。

    心神相连的帝冠中神魂的联系在一点点削弱,宛若有钝刀子在磋磨着神魂,冥帝的面色有些苍白,唇角却微微地扬了扬,露出一点淡淡的笑容。他从来没有抱着侥幸,可以凭着“往世”帝冠一定胜负,能够藉着出其不意,打破天机的时间之道,再乘其不备,夺得其精血,将天机拖入春华秋实阵,已是他能盘算到的最好的局面了。

    冥帝的身形一晃,从身体中走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冥帝,只不过,此位冥帝头戴一顶淡青色的莲花帝冠,身着雪白镶金边的帝袍,脸上略显青白,嘴唇的颜色浅淡之极,衬得眉眼越发乌黑如墨。他缓缓地走下半空,一步一步走下,从容平静,临波冥海上,一朵幽蓝的莲花迅速变大成为莲花宝座,他随性地坐下,一足垂于冥海之中,取出一琴置于膝上,信手拨弄了起来。

    琴声悠悠,不激昂,亦不悲切,只是有一些怅然,有一些迷惘,还有剪不断理还乱的思念……

    素袍一袭,幽莲宝座,还有无边的冥海为衬,小九不禁长叹一声:“宛若小木莲再生~~~~~”

    天机侧了侧耳,他似乎、隐隐约约听见琴声,有一些熟悉,听不真切,又似乎没有。

    他望着眼前的画面,月光皎洁,悬崖之上,奇松之下,有一白衣男子独酌抚琴,松前平台处,少女持剑而舞,舞动月光片片。剑意已至,轻灵有余,锋芒不足。少年腰悬长剑,立于一侧,默默凝望,彼时,那少年忽觉,月光如水,岁月无痕,时光似乎永驻。

    是了,是他在抚琴,是师尊在抚琴……呃,不对,他怎么会有师尊他是天机上人,渡过一圆的强者,他、他只是他生涯中的一个无关轻重的过客,许久未见,也未曾想起。

    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这个他曾经称之为“师尊”的男人脸上,月光朦胧,容颜看不真切,大约是中年模样,只一双眼,晶莹明亮,温和噙笑好熟悉一个念头抖然跳上天机的心头,这个人,他很熟悉,非常熟悉,不是曾朝夕相见的那种熟悉,不是认识的那种熟悉,而是一种……一种烙印在灵魂深处的熟悉

    怎么会莫明的,天机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慌难道说,难道说,其实此人是……是上一圆中,他曾在意过的某一个重要的人他有的,上一圆中,他有一些弟子护着的,用他的法宝,用他的部分神魂力量竭力护着的,只是在宇宙重筑之时散落。这一圆中,他一位也没有感应到,也不知是他们都没有成功转世,或者转世了没有踏上修行之路,还是说,他忘却了他们的名字长相,所以才无法寻到

    他怔怔地注视着那名男子,一时心乱如麻,竟是没有注意到,一股熟悉的馨香靠近,一双柔软的小手拉住了他的,将他向青松下的男子拉近。“师兄~~~~~”似乎有人唤。他下意识地低头,便见到一双眼,充满依赖而柔软地望着他似是初见,又似曾见过千遍万遍。“呛啷”一声,他手中的剑落下,然而,他什么也没有听到。

    而在天梯上众人看来,突然的,一双雪白的柔荑从虚空中伸出,那双手腕之上,戴着一串青玉莲花,这双手,轻轻地拉住了天机上人的手,天机上人宛若失神地凝视着什么,任那双手拉着,一步消失。

    他从空间中消失,冥海上,却多出一轴展开的长幅画卷,天机上人不知何时到了画中

    “天机入境了”小九重重地一捶手,语气激昂:“好厉害的阵法”

    “哈哈,天机居然入境了他居然当真未曾忘却昔日与木莲的过去”炎女不敢置信地问道:“既然未曾忘情,他怎么忍心坐视木莲殒落。若是忘情,他怎么会入此幻境”

    明王和苍燃皆不由得摇了摇头,无论天机最后能否摆脱此阵,道心受损,已是必然天机的道与他们不同,他修的是无情道,动情动心,便是动摇了道基。

    a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万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wan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