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2部分阅读

小说:烽火情天by尉迟兰心 作者:未知

    个字。恩斯特被她这样的举动逗笑了,他好整以暇地双手插兜,一瞬不瞬地迎视着女孩的目光。肆无忌惮地欣赏着女孩年轻动人的脸庞。

    不过几秒钟的功夫,女孩便败下阵来。她有些羞赧地低下头说道:“谢谢您的好意,不过我想还是不用了。我自己回旅馆就好。”

    “您冒着严寒千里迢迢来到维也纳,不看音乐会不是太可惜了吗?”恩斯特故意夸张地说道。他满意地看到女孩又动摇了。

    “请您放心,我并不是坏人。我叫恩斯特·祖·利普·维森菲尔德,来自奥地利的瓦腾堡。我的父亲是艾格蒙特·祖·利普·维森菲尔德亲王。他曾经是一名空军少校。我的母亲来自慕尼黑,是……”

    “维特尔斯巴赫?”女孩一瞬间露出了愉快地微笑,她双眼放光地看着恩斯特,“您的母亲是不是叫蒂洛?”

    “您怎么知道?”恩斯特突然间觉得有点头大。这个小姑娘什么来路?

    “我的母亲和您的母亲是好朋友。”

    “您的母亲?”

    “奥利维亚·齐默尔曼。我叫西尔克·派普。”

    “哦……这真是,太巧了!”恩斯特不知为何笑眯了眼,“既然我们的母亲是好朋友,那么您是否愿意和我一起去包厢里听音乐会呢?马上就要开演了。”

    “好呀好呀!”女孩雀跃不已,她兴高采烈地看着恩斯特。大灰狼觉得小白兔很快就要成为他的囊中之物了。

    “可是,我没有票……”

    “我可以帮你变出一张——”

    “咦咦咦?你怎么变出来的?”

    “想知道吗?”

    “想!”

    “那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想想再告诉你……”这个小白兔太好玩了。恩斯特觉得自己捡到了一个宝。

    大灰狼带着小白兔听音乐会去了。顺便送小白兔回旅馆,又顺便要了她的电话号码和地址。后来又顺便跑到斯图加特,约小白兔见面,哄小白兔开心。就这样一来二去,小白兔很快被大灰狼拿下了。

    “你把派普的女儿给……”温舍的眼珠子都快从老花镜里凸出来了。他做梦也没想到恩斯特这小子挑来挑去,最后竟然挑到了派普家的女儿。他都能想象出派普一脸高傲嫌弃地说“我决不允许我的女儿和那个花花公子来往”的表情了。

    “看您说的,我没把她怎么样。”恩斯特清了清喉咙。西尔克·白兔·派普,他宝贝着呢。

    “太好了!我同意!”蒂洛高兴地说道。恩斯特终于想结婚了,而且想要娶的还是奥利维亚的女儿,她简直太满意了。坐在一旁的恩斯特得意地笑了起来。

    “他能娶平民?”温舍抱着一丝侥幸的心里问道。

    “亲王夫妇应允过的。”蒂洛说道。

    “唉!好吧!”一想到要和派普结成亲家,温舍的脑袋直疼,“对她好一点,否则约阿希姆派普一定会率领一个装甲营,开着虎式坦克先营救出他的宝贝女儿,然后再把瓦腾堡炸平的。”

    蒂洛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恩斯特紧张地松了松领口的扣子。看来他得想办法清理掉曾经的那些传言,在准岳父大人面前树立起健康良好的形象了。不然到嘴的小白兔就要跑了。

    “不要相信他的甜言蜜语!我已经查过了,他的名声非常不好!身边女人无数!我不同意!”正如温舍所想,派普果然一脸高傲嫌弃地表情,非常果断地拒绝了恩斯特的结婚请求。

    “爸爸,那都是他以前的事了!”西尔克眼泪汪汪地看着父亲,又求助般地看向母亲。奥利维亚看着可怜巴巴的女儿,忍不住笑了起来。

    “丽薇,你笑什么?”派普问道。

    “我想起当年你向我求婚的时候,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说服我父亲的。”看着似曾相识的一幕,往事尽数浮现在眼前。

    “哼!情况不一样!我又没四处拈花惹草!”派普愤愤不平地说道。

    “既然是蒂洛的孩子,我相信他的品行。男人年轻时常会犯些错误。只要婚后改正了就好。”奥利维亚说道。与其说她信任恩斯特,不如说她信任蒂洛。

    “幸亏那小子不是温舍养大的……但怎么和他一样?”派普嘟囔了一句,奥利维亚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我觉得恩斯特人挺好的,我小时候还和他一起玩过。”坐在一旁的埃尔克突然发声了。她去年刚刚和一个银行家结婚,正是新婚燕尔之时。

    “小时候的事不能代表以后。”派普仍旧坚持道。

    “爸爸……”西尔克瘪了瘪嘴,像是要哭出来了。

    “西尔克,别哭。我可怜的孩子。”奥利维亚赶忙跑过去搂住了女儿。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不用猜也知道,准时恩斯特上门求婚来了。西尔克飞快地站了起来,跑到门口去开门。

    “我亲爱的小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恩斯特一见眼泪汪汪的西尔克,不禁大吃一惊。

    西尔克嘟了嘟嘴,看了看跟着走到门口一脸严峻地父亲。恩斯特一见未来岳父心情不郁,连忙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连声向派普和奥利维亚问好。

    “年轻人,跟我进来。我要和你单独谈谈。”派普说道。恩斯特摸了摸西尔克的小脸儿,跟着派普走到了书房。

    “妈妈,爸爸要是不同意怎么办?”西尔克将头靠在了奥利维亚的膝盖上。恍然间,奥利维亚想到了当年自己也是这个样子趴在母亲的膝盖上,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父亲的决定。

    “你父亲会同意的。”奥利维亚说了和母亲同样的话。

    “真的吗?”西尔克仰起脸问母亲。

    “真的。不过你不要去偷听。”奥利维亚笑了起来。

    “……书房的门开了,奥利维亚紧张的屏住了呼吸。她紧紧的盯着父亲和派普,生怕从他们的表情中看到坏消息。

    齐默尔曼先生依旧沉着脸。不过情绪似乎有所缓和,他干巴巴的问道:‘奥利维亚,你想好了吗?已经决定了吗?你真的要嫁给这个人吗?’

    奥利维亚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是的,爸爸。我要嫁给他。’说完,她的脸红了。派普充满了柔情的眸子深深的注视着她。她的脸更红了。

    齐默尔曼先生看到两个人眼神的交流,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阻拦你们了。不过你记着——’他有些恶狠狠的对派普说:‘将来你若是敢欺负我女儿,我一定会要你好看!’

    ‘我会用我的生命去爱护她。’派普向两位长辈鞠了个躬,以无比郑重的语气保证……”

    似是时光倒回,当年的情景又重复了一遍。派普答应了恩斯特和西尔克的婚事。恩斯特得偿所愿,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西尔克兴奋地脸庞发红,腻在父亲身边像是要表达感激之情。

    “西尔克,”派普充满慈爱地看着他从小偏疼的小女儿。她的样貌和性格都像极了奥利维亚。他生怕她会受到伤害,“我希望你幸福。如果那小子对你不好,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会替你出头的!”

    “你是要开着虎王把他家炸平了么?”奥利维亚笑道。其他人闻言皆忍俊不禁。

    “如果我能的话,一定会的。”派普似是玩笑般说了一句,但他对女儿的爱护是坚定不移的。

    “你当年是不是挺讨厌我父亲的?”夜晚,奥利维亚靠在丈夫身上,笑着问道。

    “讨厌算不上,倒是有些惧怕。”派普搂紧了妻子,吻了吻她的头发。

    “惧怕?你也有怕的人吗?”奥利维亚抬头看向派普。

    “我怕他不让你嫁给我。我怕他反悔我们的婚事。”

    “哈哈,那恩斯特现在一定也是这种心情。约亨,你居然变成了你当年‘惧怕’的人。”奥利维亚看起来有点幸灾乐祸。

    “我现在非常能理解你父亲的心情了。”

    “我父亲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我相信你也一样。”

    “但愿如此。”

    “我们的女儿一定会幸福的。”

    番外 派普道歉记

    咚咚咚,三声轻响在从房门外传来。

    屋里静悄悄的,除了坐在飘窗上的女孩,她手里拿着本什么书,有一搭没一搭的翻着。午后的阳光,洒在铺了白色蕾丝布的窗台上,上面还有几本别的什么书,像是随手被放在一边。

    咚…咚…咚,又是三声轻响,正翻着一页纸的手停在那里,女孩就望着这翻了一半的书发呆。她漂亮的长发在脑后松松绑成一条辫子,又绕了几下,用条白玉发簪别在脑后。几片秋日的落叶从窗外飘来,轻风把女孩碎发吹得浮起,也替她翻过了手中那泛黄的书页。屋外安安静静,女孩抬头回过神来,看着自己房门。她听着手中纸页被这一阵风吹的开始哗哗作响,干脆啪的一声,合上这书,双脚轻巧地着了地,随手把书抛在窗台上。

    女孩把耳朵贴在门上,门外好像是有一点动静的,可仔细听,又消失不见了,最后只有她自己心跳,在耳畔回响。女孩五官微微拧在一起,原本漂亮的媚眼,此刻净是火气。

    于是,呼一下把门拉开,竟然发现他就站在门外。他一身笔挺黑军装,领口两道闪电该最醒目,却在这般容颜下黯然失色。蔚蓝深邃的双眼如宝石,镶在他雕塑一般的脸上;直挺鼻梁从正面看去最是完美;人说薄唇无情,但他这一张,却像加持到美神宝具,任谁看过,定生情义。

    女孩望他,不请他进门。分明在他对面站着,却把头故意扭开。

    “海伦。”他叫她的名字。他金色发丝反出漂亮的色彩,只用余光看,就叫她缴械投降,转过头看了他。

    “你在生气?”他问。

    “没有,你走开。派普,你走开。”她说着作势关门。

    “海伦,你叫我派普……”说着一双蓝宝石样的眼睛看着她,“你生气了。”

    这眼神带着哀伤,像直通心底,带着魔力,叫她不得不原谅。“我没有……约亨。”

    男人金色的眉毛依旧拧在一起,“海伦,原谅我好么?”

    怨他生得此等容颜,姐姐妹妹都爱,怨他生得一副好皮相,众人皆爱他,自己怎能不气。“你喜欢她们,别来找我,你走。”

    “我来找你,你有气,干脆打我。”他认真的说。

    “你……”她怎么舍得打他,约亨,你可真是七巧玲珑心,明知道她不忍,还偏说这种歪招儿。

    “海伦。”见她手脚都是没动,男人闪身跨进屋内,一把搂她进怀,“我知道,我错了,才叫你闹脾气。你说,是不是?”

    被耳边低语弄的面红耳赤,这个男人,这种问题,叫她如何回答?说是,就是他的错,可自己才没闹什么脾气!说不是,那更不行,难道他对了不成?!真是个机灵鬼,比谁都狡猾……

    派普看她果然纠结这问题的答案,禁不住轻声笑起来,好脾气的吻了吻她那长发,感觉怀里女孩轻轻颤了颤,又低声在女孩耳边,只给她一人说:“给我的姑娘赔罪,今天一整晚,约亨都是海伦的。”

    ━━━━━━━━━━━━━━━━━━━━━━━━━━━━━━━

    小说下载尽在 ……霸气电子书【霸气书库】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万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wan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