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9部分阅读

小说:不尽的缘 作者:未知

    退,闪电般冲进屋子里,将屋子里的黑甲军全部杀死。接生的妇女抱着婴儿不停瑟瑟发抖,她何曾见过死这么多人,而且是在自己面前死的。方丹没时间理会这些,他一探四太子妃的脉搏,还有跳动,心里一松,打算救出走人。

    他迅速抓起床单,裹在太子妃的身上,然后将她背在身后,又把床单两角系在身上,正在这时,一般灼热的刀气劈了进来,方丹跨步挡在接生妇女和孩子面前,抬起震天戟硬接了贺山这开山一刀。轰,方丹被震退三步,差点撞上身后的妇女和孩子。他吐出一口血,屋子已被贺山劈成两半,劲气一荡,屋子塌向两边,方丹四人站在中央。

    方丹看了一下四周,黑甲军又围了上来,而贺山则呆在一处,他没想到方丹的屋子里会有女人和孩子,所以停了下来。方丹见机不可失,震天戟向天一抛,顿时化成一条紫天神龙,方丹抱起妇女和孩子,向上高高跃起,乘龙而去。震天戟是用东海龙神紫天龙的龙角所制而成,只要召唤,龙神魂魄就会出来。

    围着他的黑甲军纷纷拉弓射箭,可惜已晚,紫天龙早飞上云端。贺山面无表情,刚才他想召唤赤炎火蛇,可是忍了下来,他是认识四太子毅的,两人关系交好,也因此在四太子毅被诬陷谋逆时他也受到牵连,家破人亡。四太子毅的夫人是天之国出名的第一美女玉姬,谁知却被流放到了这天涯海角之地,还为四太子毅产下一子,这是幸与不幸呢?念有故交,他没有动手,但他相信方丹已经受了内伤。他立刻下出命令,全力攻击断天崖。

    断天崖上四面开阔,却只有一条路可以上崖,守军在此筑有防守工事,利用天险,阻隔敌军攻势,赵楚颇有方丹之风,能文能武,不但指挥得井井有条,还亲临一线,协同守军抵抗地纨黑甲神军。

    双方均死伤惨重,但黑甲军可以不停更换人员进攻,而守军必须用全部兵力抵抗,长久下去终不是办法。这时天际一声龙吟,众人看去,只见一条庞然紫龙,飞舞而来。守军一阵欢呼,自是认得这是方丹的紫天神龙。而黑甲军也是震动不已,紫天龙乃是神兽,和妖兽不同,能驾驭神兽者,武功到了神级,就会被列入神榜。想他地纨国以前,连一个神榜中人都没有过,今天却能见到传说中的紫天神龙,那方丹会强大到何等地步?还好他们也见过贺山的赤炎火蛇,不知赤炎火蛇和紫天龙一战会是什么模样,想想都令人心驰神往。

    方丹跃到断天崖上,与守军会合,他收起紫天龙,手握震天戟,把太子妃和妇人放下,又看了一眼睡着了的婴儿,不由心软了下来,立刻叫来岛上的巫医,让他们赶快救治太子妃。然后一人前往前线,相助赵楚。

    他边走边运气治疗了一下内伤,刚才贺山那突如其来的一刀,他只能仓促接招,加上他长于技巧,如此硬接贺山刚猛的一招,顿时震伤了内腹。不过受伤之事在战场上十有八九,对他来说已是寻常之事,他只平复了一下伤势,又重新加入了战局,和赵楚一起拒抗黑甲神军。

    他一加入,震天戟一扫,紫光闪处,黑甲军顿时死伤一片,不敢再攻过来。贺山赶了过来,下令停止进攻,等待颛顼的支援。这是他和颛顼商量好的,要对付列入神榜的方丹,光靠这些士兵是不行的,以方丹一已之力,只怕就能让这二万黑甲军全军覆没。所以除了贺山缠住方丹外,颛顼还亲调新近聘请的仙榜高手逢蒙前来,只是逢蒙远在西南,到了现在还未能赶来。

    仙榜和神榜不同,两榜其实并无可比性,神榜通指各国在职的武功神法技艺全方面强横者,而且拥有神兵或是神兽之绝代高手,通常这些人都有官职,护卫帝国,如方丹是天之国定海元帅,而且有神兵神兽,是不可多得的神榜高手;仙榜则泛指那些不与势力为伍,各自为政又技艺非凡武功神法卓越的大陆游侠豪杰。

    这个逢蒙,以前只是南荒山林一个猎人,偶得奇遇,练成一身神射本事,后来得到无影神弓后,才脱胎换骨,武功神法大成,后射杀南海蛇尾蝠龙兽,因而被列入仙榜高手,一直在南荒各地流浪,没想到颛顼竟能请得动他加入地纨国。这逢蒙到底有多大本领,贺山不知道,但颛顼相人历来很准,他对方丹的评价就很高,所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方丹,若不为己用,就要除之,否则将是地纨国最大的威胁。

    守军见地纨军停止攻击,都兴奋起来,他们大多没有经历过阵仗,第一次就能抵挡住强大的黑甲神军的攻势,能不高兴吗?方丹就不这么想了,黑甲军步步为营,进退均有步骤,后面一定有高人指点。如果是我领军,我一定还会再派后援接应,以贺山的本事,不可能不知道我的能力,看来十有八九对方是在等待后援的到来。

    方丹巡视了一下伤者,多已死亡,在这孤岛之上,真是进退不得。他又见到了四太子妃,她已奄奄一息,红颜薄命。想当年她是天都第一美女,千万人爱慕,谁想到现在却要香消玉殒在这孤岛之上,身边却空无一人,令人不禁惋惜。

    玉姬睁开美目,看见方丹,张开口似是有话跟方丹说。方丹靠了过去,说道:“有什么话尽管说吧”。玉姬吃力的道:“方将军,我将即死,只有一事相求,这孩子才一出生,就没了父母,十分可怜,希望将军看在他有天帝血源的份上,能够让他活下去,那我就死而无憾了。将军大恩,玉在九泉之下,也会铭记于心,他父亲若没有死,也会感恩将军的。”

    方丹黯然,只需要活下去就是对这孩子最大的恩惠,这个要求似乎很简单,可是这么小的生命,要在这战乱将至的世界里存活,却是天难的事情,四太子是不是真的谋逆,方丹无权过问,也不想管,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兽之将亡,其鸣也哀。她至死也牵挂自己孩儿,这份真情可动日月。方丹一生不轻易许诺,但看了看熟睡中的婴孩,他哪知道这世间的苦痛艰辛,他母亲就将死去,他却感觉不到。

    他狠下心来,于是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会让他好好活着”。玉姬听到这话,欣慰的笑了笑,于是理了理秀发,从妇女手中抱过孩子。见她这么精神,自是回光返照的缘故。

    她温柔的看着这孩子,好像想把孩子的容貌永久记在心里,带到黄泉之下,永不忘记。她真的不想就这样死去,然而生命是这么让人无奈,她若能活,定将这世上所有的爱都给了这孩子,可惜她即将死去。最后看了一眼孩子,她对着方丹说道:“这孩子一出生就经历劫难,我希望他以后会平平安安,毅早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做尧。”

    方丹看了一眼小尧,他已醒来,小脸似有悲色,难道他也知道他的母亲就将离他远去?玉姬淡淡的笑了笑,解开襟口,露出丰盈秀挺的乳房,她要给小尧喂第一口食,也是她最后一次喂他。方丹本想转头,但玉姬此时身上发着圣洁的光茫,神圣不可亵渎,这一刻她美艳不可方物,方丹暗自被她吸引,她果然很美,小尧则含着嫣红的乳头吮吸着乳汁。

    玉姬喂完了小尧,然后蹙起眉头,她从身上拿出一块碧玉道:“将军,这玉是我家祖传辟邪宝玉,一面刻有我的名字,一面则有尧的名字,尧若能长大,就让他做个平凡之人,我在此感激不尽了”。

    方丹自认自己也是个铁血汉子,却没想到会在这将死女子面前感动,他别过身去,看了看黑夜高悬天空的圆月,沉声道:“夫人放心”。

    多年来他越发沉默,这是他经历了由万人敬仰变成失意孤岛的缘故,轻不应诺,却重守诺。玉姬也知方丹是重信守诺的大丈夫,轻叹了一下这最后的无奈,在月夜中安然逝去。

    方丹听不到玉姬呼吸声,转过头来,再看玉姬,却发现她已经闭上了眼睛,好似睡着,方丹心下一叹,一代红颜,就此香消玉殒。方丹抱起她手上什么也不懂的孩子,这孩子是叫尧吗?他长大了又会如何?天都一定出了大事,不然怎容地纨国深入领土而不出兵拦截?说不得等此间事了后,自己前往一下天都,觐见天帝。

    方丹将小尧交给接生的妇女,照顾孩子他是一窍不通,自己提着震天戟亲自守着关隘口,他闭目养神,暗中将伤势治好,准备面对即将而来的攻势。他又心系天都,天帝是否出事?妻儿是否安全?

    黎明前总是黑暗的,一道碧天箭气忽然破空而来,打响了这新一轮的战争。箭气直射而下,在离地面十丈高处,突然爆开,分成九道箭气分射守关将士。方丹睁开虎目,裂天雷箭?他心中一颤,站了起来,箭气已至他面前。他真气一鼓,气箭顿散。震天戟一杵地上,方丹向下望去,只见一青袍少年手握碧弓,正与贺山飞身前来,能射出光箭,此人是谁?

    逢蒙也是一惊,他射出的光箭,却被方丹真气一荡即散,方丹神威之名果不虚传。贺山始终和方丹同朝为官过,他指了一下逢蒙道:“方丹,这位是地纨国箭神将军逢蒙”。方丹打量了一下逢蒙,只见他双眼炯炯有神,清瘦的面容,嘴角自然上翘,好似十分傲慢,可是却能感到他精明阴沉,此人确是一位人物,应可列入神榜。他明白过来,颛顼为了他专门又请来一位神榜级的人物,想神榜上的两人相斗已是少见,更何况今天他要一下对付两位神榜级的人物?

    方丹双眼突然精芒一闪,他转头望向断天崖下昏暗的海面,海上此时多了一艘巨船,借着渐渐发白的天空,他看清船上站着有人。他暗自一笑,原来地纨国主颛顼也亲临这天涯海角。

    不错,巨船之上,正是颛顼,他不愧是当世枭雄,竟不怕犯险前来。当今世上三大神榜级高手决斗,只怕此生都不得多见,他又怎能轻易错过这观战的机会呢?

    断天崖上三大高手分庭对持,两军各自列阵于后,为各方将军助威呐喊。

    方丹凝重的看着面前两大高手,他与贺山一起列入神榜,相差只是寥寥,此时多出一个同级高手,这一战将十分坚难,败多胜少。当然,一加一始终要大于一的。方丹少年成名,长大后更加老成持重,今天虽然面对强敌,却无有畏惧,他右手持戟指地,衣衫随海风轻拂,双目神光尽显,全身有如山停岳持,敌不动,我不动,他也不敢轻动。

    逢蒙为人善忌,却城府深沉,首次加入地纨国,受颛顼重用,急于建功力业,他虽是仙榜高手,但终究想列入神榜,只可惜他没有神兽,也没有功勋,还未能列入神榜,今日一战,他将在颛顼和天下人面前证明,他是有资格列入神榜的。

    贺山则不同逢蒙,贺山刚直不阿,为人正直,他在神榜虽居末首,但人人均敬仰他的刚直,没人会轻视于他,今日和方丹一战再所难免,他虽有不忍,但战争就是这样,各为其主,他从不手软。

    逢蒙终究太急进,忍不住这种对持的压力,天色也已发亮,黎明已经到来。他再也不等,闪身向前,攻向方丹,方丹一笑,他也动了,震天戟划出一道紫芒,气劲破空而出击在逢蒙的无影神弓之上,两件神兵相碰,发出轰隆一声,震耳欲聋。方丹自得神兵之后,很少运用武功,寻常对手还不如神兵所发出的神力,但今天他可以放开手脚,全力一战。

    逢蒙飘身后退,在空中连射三箭,三支光箭虽有先后,却同时从不同方向射向方丹,如有灵性。裂天雷箭是他从无影神弓上记载而修习得来的,从此他一步登入仙榜,要说他的武艺却只有射术最精,因为他以前是猎户出身。

    无影神弓也属神兵,乃是大陆三大神弓之一,只是没想到会被他得到此弓。裂天雷箭有如天雷一般,从天空闪电直下,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方丹双眼精光闪动,震天戟罩起光幕,裂天雷遇上紫光即消散不见,逢蒙暗吃一惊,震天戟果有天下第一戟之称。

    贺山在旁看得清清楚楚,不由一叹,以逢蒙的那点技量,根本动弹不了天之国的定海神,他虽能列入仙榜,但与方丹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谁也想不到无影神弓裂天雷箭竟对震天戟毫无用处,他一握炎蛇逆天刀,从方丹身则砍去,既然出手,就不会手下留情,灼热的刀气连空气也能燃烧。

    方丹一招已试出逢蒙深浅,现在有威胁的还是贺山。他长戟挽出一团戟影,紫光呑吐,拨开逆天刀气,身子高高跃起,长戟直剌,紫光射出。贺山逆天刀幻出一片火焰,光火一触,却无声无息,但贺山却被震退一步。他素以刚猛著称,谁知竟被方丹一招震退。方丹一声长笑,戟影罩空,方圆十丈之内,全在震天戟攻击范围之内,贺山躍然一惊,这是方丹成名绝技破神枪法。方丹未得震天戟前,所用的乃是长河神枪,故他的戟法多为枪法。贺山长啸,炎蛇?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万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wan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