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小说:独爱男人香 作者:倪黎倪孅倪(倪黎倪奷倪)倪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你这臭小子!”joyce恶狠狠的将似雨勒住。“竟然敢忘记我的声音,看来我是太久没有疼惜你了,你才会忘掉我低沉浑厚富有磁性的嗓音,是不是?”

    “你很烦耶!一见面就欺负我,你不要做人没关系,我还怕丢脸耶!你不知道这是公众场合吗?”似雨哇哇臭骂着,后悔刚才干么一见他就兴奋的扑上去,给他欺负自己的机会。

    “也对,形象。”joyce亡羊补牢的松手,将似雨放下,回复他无与伦比的帅劲。“这位是田中导演吗?久仰大名,我是joyce,这是我的名片。”抽出烫金的名片递给傻眼的田中导演,joyce露出招牌微笑。

    “你好、你好,我是田中。”田中导演马上掏出名片,两个男人开始阔论高谈。

    “这…这怎么可能?”久美子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那女孩…她真的是法提斯的员工,怎么会这样呢?她刚才还大言不惭的要替她引见导演,实际上,她成天与大牌经纪人共事,如果她真想要往演艺界发展,她根本不愁没人引见!

    她闹了什么笑话啊…“久美子,你一点都没变。”菊池秧造低沉的嗓音扬起。“还是一样喜欢玩这种小把戏。”

    “大哥!”荒木光惊讶哥哥会突然回来,他之前没有听他提起。

    “秧造!”似雨眼一亮,兴奋的扑进他怀里,尽情撒娇。“我好想你哦,你怎么会来冲绳?”

    秧杂谠着似雨温柔一笑。“说好了要来看你,怎样?惊不惊喜?”

    似雨高兴的点点头。

    “看你的打扮,光在教你游泳吗?”菊池秧造来回看着两人,不禁笑出声来。

    “对啊,秧造,我跟你讲,光好凶哦,逼我学游泳,不想学都不行!人家怕水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他逼我耶!还威胁要把我丢到水里面。”似雨不停的抱怨。

    “看来你对我弟弟很不满,这该怎么办呢?”秧造面露为难。

    “打他!”似雨暴力的提议。“踹他、捶他,再蹂躏、虐待他!”

    “光,你女朋友对你很不满呢。”菊池秧造笑着把问题丢给一旁一脸无奈的弟弟。

    “是,我今晚会尽全力满足她。”荒木光与兄长一搭一唱。

    似雨花容失色“什么今晚?别乱讲话!”她逞口舌之快地跟荒木光斗嘴,气氛和乐。

    “为什么?”久美子无法接受她所听见的,荒木光逼她学游泳?他就这么关心她、注意她,要她融入他的生活?

    交往之初,她拚了命迎合他的喜好,陪他到海边冲浪,而他呢?始终不曾正眼看她!不曾正视她的魅力。

    “久美子,够了,你与似雨同年纪,不要表现的这么不成熟。”菊池秧造严厉地说。

    对这曾企图伤害光的女子,菊池秧造是不会对她有好脸色看的。

    “为什么世界上所有的好事都让你碰到了?”久美子美目迸出强烈恨意,瞪着粲笑的似雨,嫉妒让她面目狰狞,精心描绘的妆再厚也掩饰不了因嫉妒而丑陋的脸庞。

    “久美子,你若老是想靠着别人得到你要的演艺事业,你永远都碰下到好事。”荒木光忍不住冲口而出。“似雨并没有招惹到你,你这是迁怒。”

    他看不惯久美子老觉得自己是受害者,把错都归咎到别人头上。似雨今天才与她见面,她没有必要一副似雨对不起她的嘴脸。

    “她什么都没做,她敢…”

    “谁说我什么都没做了?”似雨对这句话感到气愤。“你知道我为了比稿连续一个星期没有阖眼整天构思稿件吗?你知道我为了挖掘新人,在人操汹涌的街上穿梭日晒雨淋有多辛苦吗?你又知道我为了安排新秀上课花了多少时间与他们沟通?你又知道安抚那些大牌名模我要耗费多少心力?你不懂,就请你不要乱讲话,只想坐享其成的你,没资格说我什么都没有做!”

    “你知道我牺牲了多少吗?”久美子气愤地回嘴。

    “不要拿你牺牲多少来说嘴,那是你自己愿意的、你推荐自己的方式,你有多充实你自己的内涵吗?请问你多久没有看书了?你空有美貌有什么用,一点特色也没有,在镜头前不会有『神』,如果我是经纪人,我说什么也不会签你!”她被惹毛了,劈哩啪啦的痛骂久美子。

    荒木光傻眼,没有想到平时娇憨的似雨会说出这种话来,他仔细聆听她讲话的内容,不禁对她的工作性质产生怀疑。

    joyce的私人助理需要做广告、挖掘新人…这些不都是经纪人该做的吗?助理不就是打打杂、key报表、排行事历这类工作吗?何时变了?

    仔细回想她初来冲绳的那一天,语焉不详又欲言又止,嗯…她可能在骗他。

    思及这种可能,他不禁精含深意地瞧了她一眼。又想起她不时问他为何不与经纪公司签约的原因,他也半开玩笑地说过,如果经纪人是她,他一定签约。

    她不会正是来签他的吧?

    她一句话也没说,很好,左似雨,你死定了。荒木光咬牙,下动声色。

    “我…”久美子被骂得哑口无言。

    “还要我补充说明吗?久美子,你四年前威胁我,不把你介绍给joyce,你就要告诉光我强暴你。”菊池秧造冷笑道。“我当时怎么说的,哦…有胆你就去。”

    原来秧造也是会撂狠话的人耶。似雨不敢相信的看着冷笑的秧造,他平时对她好温柔,不像他对久美子那样不假辞色,好险,她松了口气。还好秧造并不讨厌她,如果被他这样重重的羞辱,她真的会哭死。

    “久美子,你竟然敢威胁我哥哥引”荒木光没有想到当初事情是这种情况。“你太过份了!”他相信秧造,就算他爱的是女人,他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我…我…”之前做的事被掀出来,田中导演震惊的看着她,久美子羞愧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好好爱惜你现在的工作,从今以后不准出现在光面前,听到了没久美子?”菊池秧造强势的要她永远滚出弟弟的生命中。

    “我…”久美子羞愤难当,猛然跺脚,转身就跑。

    “等一下!”似雨叫住她,走到她身边,轻声道:“你很嫉妒我所遇到的一切吗?那么就让你疯狂嫉妒我吧。”似雨靠在她耳边,小小声的又说了句悄悄话。

    听见似雨低声耳语的内容,久美子倒>吸>口凉气,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娇小的像国中生的她。

    “你…”她竟是…

    “后悔得罪我了吧。”似雨露出只有久美子才懂的得意笑容。

    “该死!”久美子愤恨的跺脚,正想离开,却发现他们的争吵,早引来观光客的注意,她羞愤地红了脸,快步离开。

    田中导演见他欲拍摄的主角跑了,连忙告辞,追上羞愤难当的久美子。

    “你跟久美子说什么?”荒木光无声无息的来到她身边,害她吓得跳起来。

    “没有哇。”似雨假笑回应。

    “是吗?”荒木光不信,她的笑容太不自然了。“你没有事瞒着我?”

    “哪有?我们之间哪有什么秘密啊,你想太多了哦。”似雨大笑掩饰心虚。

    “我们之间也没有秘密。”joyce突然长臂一伸,勒住似雨的脖子。“来,我看看你学游泳的成绩,光是个好教练,就不知道你这个学生受不受教了。”他拖着似雨走向猴。

    真想念她可爱的吼声,惹得她频频大叫也好,运动一下,看会不会长高一点喽。joyce恶劣的想着。

    “不要!扁、秧造,救我…”似雨哭丧着脸,伸长手臂,像个小孩子一样要人救。

    “不要打搅人家兄弟叙旧,过来,笨徒弟。”joyce不让似雨逃脱,硬是拖着她到猴“玩水”

    直到那对吵吵闹闹的师徒两人不见人影,荒木光才收回视线,不是很真心的问:“这样没关系吗?”

    “没关系,他们玩习惯了,joyce非常想念似雨,一时半刻是下会上岸的,光,我有话跟你说。”秧造紧张的道,可见他要说的话题并不轻松。

    “好,我们回店里谈。”荒木光很干脆的答应。

    “回店里?”秧造一愣。“他们还在玩水,这样好吗?”现在换他担心了。

    “你说的,joyce不会对她怎样,我们走吧。”荒木光率先转身,慢慢的步回三百公尺外的店面。

    罢才他已给过似雨一次机会,她还胆敢不说,所以他要给她一个小教训,让她知道绝对不可以说谎。

    照海面上水花四溅和尖叫声不绝于耳的情形来看,joyce果然十分“疼爱”她。

    嗯,就让这一对上司与下属培养一下感情吧。

    **

    换下湿透的浮力衣,稍微梳洗一番后,荒木光来到店面最深处的厨房,秧造早已煮好一壶香醇的咖啡等着他。

    “好久没喝你煮的咖啡了。”荒木光语气淡淡地,端起咖啡杯,轻啜了一口。

    “是有一段时间。”替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坐在弟弟对面的椅子上,菊池秧造皱着眉,俊颜浮现犹豫。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静的连远方的核声都清晰可闻,荒木光深深地望着无言的兄长,不觉哂然一笑。

    “哥,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这么安静我可受不了。”

    他们兄弟俩感情极佳,没有因为自小分离而产生隔阂,就算他们分居两地长达数十年之久,但频繁的书信来往从来没有断过。

    菊池秧造爱护这个弟弟,在得知光不愿跟他回东京生活时,他也不勉强。但他斥资买下这块地,盖了这间如同渡假小屋的店面,让光做他喜欢的工作。

    不能否认,他是一个大方的兄长,对弟第可算是有求必应,荒木光相信,如果他向秧造要求一辆法拉利跑车,秧造也绝对二话不说,将车子捧到他面前,讨他欢心。

    “似雨说你知道了。”秧造微笑道。“很抱歉隐瞒你这么久,joyce是我的情人,从我一踏进模特儿界开始,我们就在一起了。”表明了自己的性向,菊池秧造觉得松了一口气。

    欺骗自己唯一的亲人,这种感觉真差。

    “那有好多年了。”荒木光皱眉。“你怎么会跟那种男人在一起?”语气满是对joyce的不满。

    “joyce很照顾我。”菊池秧造十分惊喜,他没有露出嫌恶的表情,也没有对他咆哮以对,这表示光不介意吗?

    “他是挺照顾你的。”荒木光冷哼一声。“那家伙太老练、太油条,哥,你多注意一点。”他还是不相信在模特儿圈里打滚十几年的joyce会单纯到哪里去,跟久美子抱持相同想法的人不在少数,不可能没人对joyce主动献身,而他能不为所动?他很难相信。

    “光,joyce只是嘴吧不饶人,在工作上和生活上,我一直依赖着他,他是一个好人。”菊池秧造努力替情人解释着。

    “无所谓。”荒木光耸耸肩。“只要你觉得幸福就好。”

    菊池秧造总算露出笑容来。“谢谢你。”他知道弟弟不再介怀,由衷的道出感谢。

    “对了。”荒木光眼一眯。“似雨是怎么回事?她不是joyco的私人助理吗?怎么会做一些奇怪的工作。”

    菊池秧造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早知道瞒下过你,光,你还是一样精明。”

    “少废话,似雨不单只是私人助理而已吧,她到底是谁?”交往后才发现女友行迹可疑,有事情瞒着他,荒木光想到就气闷。

    她胆子很大嘛,还不早早说清楚,不怕他把她吊起来打吗?

    从她半个字都不提的举动来看,她果然不怕。

    很好,左似雨,你完了。

    “你说呢?”菊池秧造笑笑的将问题丢回给他。“你想似雨的工作会是什么?”

    荒木光拧眉,思索着似雨方才所说的工作内容…

    在街上挖掘新人、安抚大牌名模…光这两样工作就诡异得紧,绝不是一般助理会做的事情。

    “听说她在joyce身边只待了三个多月。”

    “似雨原本是台湾分公司的新进美工人员,joyce看中她的天份,特别将她带在身边,呃…磨练。”菊池秧造斟酌着用字遣辞,尽量美化joyce对似雨所做的一切。<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万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wan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