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 春暖花开(终章)

小说:重生之流年 作者:埃兰路

    275 春暖花开(终章)

    晚上的时候,电话依然打不通,方洛更加彷徨,他想跟谢缙解释一下,但是却深知,解释也是苍白无力的。

    杨维和季晴在图书馆里一起复习,方洛不想打扰他们。

    他走出校园,随手在路边打了一辆车,回到公司附近的家里,蒙头就睡。

    似乎整个夜晚都睡不着,迷迷糊糊的,总是在做着不尽相同的梦,梦里,方洛看见自己忽然回到前一世,他站在邕城拥挤的街道上,像只癞蛤蟆一样看着天鹅般的谢缙从自己的身边飘然而过,他想出口解释,但是无论如何努力,他却开不了口,看着谢缙越走越远,他咬牙追上去,然而双脚却像注了铅似的奔跑得跟蜗牛一样,越跑越慢,最后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谢缙慢慢消失在人群里,再也不见。

    然后场景又一下子变换,方洛一身忙碌地从外地出差采访回来,进城的时候意外看到了苏珊儿,他很高兴地上去打招呼,两人虽然多年不见,但是他心想青梅竹马的感情应该或多或少保留着,但是让方洛出乎意料的是,苏珊儿坐进了豪华的大奔里,连眼都不抬就从他身边呼啸而过,扬起了挥之不去的尘埃。

    许维维走过来拍了一下他肩膀,笑着说:“这不是方洛吗?”方洛回头,看到许维维,心想苏珊儿不认识自己,许维维应该是认识的。他笑着点头,谁料许维维冷笑道:“原来混得这么惨啊,真是可悲。”

    方洛霍然一惊,从梦中醒过来,满身大汗。

    坐了半天后他才确定刚才是做了梦,他捂着头摇了摇,最后叹了一口气,进了浴室冲洗身子。

    回到床上,方洛拿起手机再一次拨通了谢缙的手机,关机,再打给苏珊儿,同样是关机。

    最后无奈,方洛打给了许维维。

    许维维听方洛说完后,安慰道:“别想太多,早点睡,也许明天醒来就好了,这么晚了,她们可能是关机睡觉呢。”

    方洛嗯了一声,现许维维那边的声音不大对劲,遂问道:“你在干嘛,怎么有别的人在说话?”

    许维维额了一声,然后说:“我,我在加班。”

    方洛扭头看了看桌子上的钟,现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叹了一口气,问:“什么时候下班?”

    “大概还要一个小时呢,怎么了?”

    方洛站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说:“睡不着,我去找你吧。”

    仲夏夜,即便是午夜时分,气温还是有点闷热,方洛穿着一件衬衣,站在路边打车,然后跟师傅说了地点。

    在车上,师傅笑着问:“这么晚了那里做什么?那一带可都是办公楼,不过这时候应该都下班了,没什么人了吧。”

    方洛心里乱糟糟的,勉强地笑了一下,然后回答说:“女朋友加班,去接她。”

    师傅一愣,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方洛,然后不无赞叹地笑道:“小伙子不错,这么晚了还去接女朋友,你的女朋友很有福气哦。”

    方洛没有接话,他没法跟师傅解释,其实他的另外两个女朋友不见了。

    到达《微微叹》杂志社的办公楼下,方洛抬头看去,只见十八楼亮着灯,方洛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现许维维应该下班了,也是打了电话过去。

    “我在楼下。”电话里,听声音,许维维像是在收拾东西,“恩,马上下来了。” 方洛站在花坛边,没一会儿,许维维走出了大楼,她柔声道:“去喝点东西吧。”

    方洛点点头。

    两人在距离办公楼不远的一家酒吧里坐了下来,低缓的音乐像是雨声一样滋滋地侵略着方洛的耳膜,让他有一种似梦似真的感觉。

    许维维安静地陪在方洛的身边,她没有多说什么,该说的其实在电话里已经说了,这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让方洛一个人静静地想。

    直到酒吧打烊,两个人才出来,方洛已经喝多有些多了,走路踉踉跄跄,许维维搀扶着他到路边打车回她住的地方。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十一点,方洛摸着疼痛的头坐起来看了看,现是在许维维租的公寓里,而她似乎去上班了。

    他坐起来,看到床头放着一张纸条。

    “早餐我放在厨房里,你热一下就可以吃了,我去上班了,不要想太多,走的时候记得把窗关好,晚上我买东西去你那边,有你喜欢吃的糖醋鱼,吃饱了我陪你去找她。”

    看完,方洛转头看着旁边空荡荡的床铺,只觉得心里有些暖暖的。

    起来洗漱完毕,吃过早餐,方洛坐车公车回学校,如今公司已经步入正轨,他已经可以像在邕城那样悠闲地做一个好吃懒做的大学生。

    到学校的时候,方洛想给杨维打电话让他出来,结果现手机处于关机状态,于是连忙打开手机,担心错过了谢缙或者苏珊儿的短信。

    手机开了之后确实收到一条短信,不过却不是谢缙和苏珊儿的,而是季晴的,她让方洛到学校找她。

    拨了季晴的好在哪里碰面后,方洛便赶了过去。

    杨维没有在,这时候他应该还在睡懒觉,季晴一个人背着书包,看样子准备去图书馆,看到方洛憔悴的表情,她二话不说,从包里掏出一本精致的本子,然后递给方洛:“给你的,这是谢缙前天给我的。”

    一听到谢缙的名字,方洛顿时恢复了精神,不料季晴的话接踵而至:“谢缙还说了,当你收到这个本子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上海了。”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谢缙真的不原谅自己?

    虽然方洛很想问谢缙到底去哪里了,可是等他抬头,季晴已经不知所向,他拿着黑色的笔记本,找到路边的长椅,坐了下来。

    本子不大,散着清香,方洛有些害怕去翻开它,他担心事情如果真的想自己想的那样,如果谢缙真的不原谅自己,他该怎么办?

    这时候,手机响了。

    方洛茫然地接过来,没有去看是谁打来的。

    “谢谢你,方洛!”

    刘海很突兀的声音响了起来。

    方洛愣了很久,终于才明白怎么一回事,道:“你知道了。”

    刘海嗯了一声:“其实不知道的,但是无意之中听到季总提过你的名字,我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现在我和赵雪终于如愿又在一起,真的想不到,我原本以为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看到她,但是你却让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我刘海很少感谢一个人,你是为数不多的一个。”

    挂掉电话后,方洛坐在椅子上,回味着刘海的话。

    这样的情形,像极了去年盛行的一本小说,那就是江南的《此间的少年》,刘海就像那爽朗的乔峰,他最后找到了赵雪,那个比他的师姐康敏。

    可是方洛颓然一想,自己又算是谁呢?杨康吗?

    他不知道,捧着笔记本,方洛脑海里浮现出重生以来和谢缙的一幕一幕,以及苏珊儿对自己的不离不弃。

    最后,方洛怅然地打开了笔记本,清秀隽永的字体映入眼前。

    ……

    ……

    “开学第八天,下午放学的时候竟然有一个男生在过道走廊里对自己念了泰戈尔的诗,然后转身走开了,真是奇怪的人。”

    “早操结束返回教室的路上又看到了那个奇怪的男生,不过他和傅秋白好像有冲突,难道他不知道傅秋白不好惹吗?”

    “兰菲很喜欢踢球的男孩子,本不想跟她去看什么南北足球对抗赛的,但是后来架不住她好言软语,只好去了,又看到了那个男孩,不是很懂足球规则,但是好像他踢得还不错,很认真。” “今天是周末,和兰菲去约好了去新华书店买书,竟然又看到了他,他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在一起,开始我以为他假装看不到我,直到最后他想从书架上拿下那本《吸引力法则》然后看到我惊讶的目光时,我才知道,他是真的没看到我,因为那本书我早就看过了,因此我把书让给了他,但是他的表现和那天在过道走廊念诗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因为有别的女孩子在旁边的缘故吗?”

    “今天是月考,早上考英语,写到一半的时候看到那个男生从隔壁的教室里走出来,提前交卷?还是根本就没写?经过教室的时候,他朝我笑了一下。”

    “很久以前就想去三羊湖了,正好有了秋游的机会,可是路上被田野纠缠感情的问题,没想到那个月考竟然考进前十的男生替自己巧妙地解了围,才知道他的名字叫方洛,好像学校里他的事迹传得很厉害呢。”

    “这阵子学校闹得沸沸扬扬,还是关于那个叫做方洛男生,听说他打架受伤住院了,今天打开水的时候见到他已经没事,心里有些欣慰。”

    “很早想买一个玩具熊,今天去精品店看中了一个,却没想到被别人先买了,而那个人居然是方洛,不过好笑的是他竟然不够钱,帮他付了,结果他居然一副扭扭捏捏不好意思的样子,挺有趣的,想不到踢球踢得好,打架好像也厉害,学习成绩优秀竟能同时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期中考试,没想到方洛竟然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考试,考完物理的时候,和他一起走在校园里,这是第一次和男生单独走在一起,原本自己以为会很尴尬或者很不适,但是没有,方洛很开朗,怎么说呢,和他走在一起,觉得整个世界很安静。”

    “最后一门考试,提前交卷,在校园里看到方洛和别人在理论,方洛居然是许维维的男朋友?忽然觉得有些不舒服,但是后来方洛跟自己解释他并不是许维维的男朋友的时候心情莫名好了一点,我这是怎么了?”

    “方洛进了重点班,进的是六班,坐在后面的位置,他竟然就是那个证明泰勒公式的人,而且语文水平很厉害。同时他也真的很欠揍,上课的时候竟然和陈子清写了一段乱七八糟的文字给兰菲,本来很粗俗的东西居然被他说得很高尚很有艺术,其实细细一想,还真的有意思的,不过中午的时候听说方洛有女朋友了,是隔壁班的苏珊儿,还是青梅竹马,上次两人还牵了手,这是真的吗?”

    “《时尚旅游》刊登了方洛的一篇文章,真的写得很好,下午上学的时候,在公车上看到方洛买了一本,放学的时候,提起勇气问他把那本杂志送给自己,他很爽快地答应了,有些小高兴。”

    “早上班级去图书馆,结果看得太入神没现下雨了,等到现的时候雨已经下得很大了,很巧,方洛竟然也在,我们两个人都回不来教室。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下雨的缘故吧,跟方洛说了一些心事,他就像一个魔术师一样,将自己本来低落的心情一下子就治愈了。在玻璃上画头像的时候问他为什么把自己画得那么像?他的回答让自己心狠狠跳了一下。”

    “最近看到方洛总是想跟他打招呼,很喜欢看到他灿烂的笑容,没想到因此学校里传了流言,说自己和他是一对?不知道他怎么看待这样的流言?自己好像挺喜欢听到别人这样说的,现自己真的喜欢上方洛了。”

    “早上上课的时候看到方洛一副失神落魄的样子,以为他被流言烦恼呢,于是递了纸条问他怎么了,不料他回答却是想我了?方洛想我了?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也喜欢我吗?可是他不是和苏珊儿是一对儿吗?早操的时候请假没去,问方洛到底怎么一回事,才知道他要转学邕城七中,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忽然一阵难过,鼓起勇气问他是不是舍不得自己才失落的,没想到他的反应证明了确实是这样子,于是很高兴地安慰了他,其实他转学了也没关系,自己也可以转学呀。”

    “去花山旅游,在大民山和方洛看到了美丽的月季花,被当时的美震到了,不过后来和方洛打闹的时候扭伤了腿,方洛背着自己走下了山,在他背上听他唱歌的时候,虽然骂他混蛋,但是心里甜滋滋的。”

    “已经记不得上一次生日是什么时候度过的,但是却忘不掉这次生日。方洛竟然为了我一句话,居然跑去花山拍了那朵月季花的照片。意外的生日惊喜,还有一个意外却甜蜜的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很依赖方洛,习惯了他坏坏的笑,习惯了他总是出其不意的惊喜,也习惯了他给自己带来的快乐,带他回了家里,故意放着电影让他不回家,想让他多陪自己把这个十六岁的生日过得再漫长一点。”

    “如果某一个早晨,当你醒来现,明媚的阳光攀不过窗棂,外面飘扬着窸窸窣窣的或许只是别人的快乐,然后下一刻,你的心情跌入谷底,会感到彷徨、无措、孤独,甚至是忧伤。请别担心,如果真有这一天,我会负责将阴霾一扫而光,把阳光牵进来,照亮你心扉。你知道吗方洛,我好喜欢你。”

    “今天早上给方洛买了早餐,虽然公车上很多人看着,但是却一点也不在意,只觉得心里暖暖的,喜欢他称呼自己大熊猫。”

    “新年的烟花里,方洛对自己说出了那三个字,他说他喜欢我!”

    “新年,和妈妈办理了转学手续,过年的时候没能在西邻,心里空落落的,不过过了新年,等方洛也转学七中的时候,就可以又看到他了。”

    “方洛没有转学七中!为什么,他不是跟我说他要来七中吗?可是为什么我在七中的花名册上看不到他的名字?”

    “大哥说方洛根本就没有转学!方洛竟然没有转学,他为什么不转学?”

    “没有接到任何一个关于方洛的电话,信也没有,究竟生了,他居然连解释都不解释一下吗?”

    “我鼓起勇气回了一次西邻,在熟悉的二中校园里,在海堤路上,在熟悉的公车上,我却没有看到方洛,难道他不想看到自己了吗?难到他不喜欢我了吗?”

    “始终无法接受七中这个陌生的环境,虽然这里比二中更好,但却不是我喜欢的,每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爸爸和妈妈对此很高兴,因为我在七中依然能拿第一名,但是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方洛不在这里。”

    “一个学期,半年的时间,以为已经忘记了方洛,但是今天数学竞赛结束的时候,在人群里,自己仿佛看见了他,那一瞬间,心脏仿佛被电击中了一般,生生作疼,才赫然现自己依然忘不了他,忘不掉和他曾经安静地走过黄昏的香樟树下,那是自己初中曾经希冀过却不曾有过的场景;忘不掉和他一起坐公车上学的场景,那些晃晃荡荡的画面,是那么的难以忘怀;忘不掉在花山他从山上背着自己走过那条崎岖漫长的山路的午后,那时的他唱着不着调的歌曲;更加忘不掉十六岁日那天那张让自己流泪的纸条,如今它至今安放在抽屉里,但是,方洛,这一切的一切,你还记得吗?”

    “真的没有看错,是的,数学竞赛的成绩上有他的名字,原来那一天看到的真的是方洛,他什么时候转学了,为什么他不来找自己?”

    “今天是甘清列的生日,答应了去参加,坐着他的车到达的时候,远远看到了方洛,半年多了,他还是从前的那个样子,几乎是噙着眼泪走到他面前,那段仿佛千山万水的距离,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但是我知道自己一定要问他哥清楚,半年来,为什么他一直没有联系自己,他真的不喜欢我了吗?”

    “原来都是误会!该死的方洛,笨死了,不转学为什么不早说,害我自己转学了,而且转学了他竟然联系不到自己,不懂问叶沧澜吗?不过他没有喜欢上别的女生,不然我不会原谅他的。方洛,再次遇见你真好。”

    “妈妈很喜欢林关关,不过我不喜欢,我喜欢方洛,该怎么让妈妈知道方洛,并也觉得他比林关关强呢?”

    “忤逆了妈妈的意思,这应该是第一次吧,如果不是因为方洛,我不会这样子的。”

    “妈妈好像有点喜欢方洛了,也不知道这个混蛋怎么办到的,妈妈的眼光一向很挑剔的,这个该死的方洛真了不起。”

    “楚南哥变了,虽然很多年不见,虽然感觉得出来他喜欢自己,但是我们不可能,方洛为什么不主动一点挑明我们的关系呢,笨蛋,还是我来说算了。”

    “方洛原来真的也喜欢苏珊儿,可是自己不才是他的女朋友吗?他怎么能这样?”

    “苏珊儿其实挺优秀的,不过我不会输给她的,方洛喜欢她很正常,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是这能说明什么呢?”

    “高考意愿很早以前就想好了,那就是去复旦,因为方洛的志愿就是复旦,我不会去清华北大,方洛都不去,我一个人去干什么,在哪里念大学都是一样的。”

    “大学和高中真的不一样,似乎放松了很多,方洛也开始忙了起来,不仅应付公司的事情,又要参加比赛,提醒他注意身体,他总是笑着说好,但是回头又喝酒,下次一定阻止他才行。”

    “和季晴睡在主卧的时候意外现了一张照片,竟然是许维维的!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她的照片怎么会在方洛的家里,难道……”

    “想起过年的时候苏珊儿给自己的新年祝福,如果她和方洛不认识,我想我会很喜欢她的。”

    “方洛居然还喜欢许维维,高中那时候他不是解释过一次了吗?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很想问清楚,但是每一次看到他的笑脸又不敢问出口。” “快要考试了,这半年来方洛总是东跑西跑,课没上几节,本想喊他一起去图书馆复习的,不料短信出后就接到了苏珊儿的电话,她邀请自己和方洛去北京看她的话剧表演,不知道为什么,真的想去看一看。但是才过不到两个小时,方洛才打电话告诉自己,他已经到北京了,难道,苏珊儿在他心里比自己还重要吗?可是让自己想不到的是,晚上苏珊儿出现在了宿舍门口,她把方洛一个人丢在北京了,就因为方洛没有带自己去北京。那一刻,自己当着苏珊儿的面哭了出来。苏珊儿带自己去吃了好多东西,逛了很久的街,我们一起去唱歌,一起去东方之珠看夜景,一起聊着关于方洛的事情。忽然之间,我觉得自己比不上苏珊儿,因为她比自己大方得多,我喜欢她。”

    “方洛此时应该在北京一个人看着没有苏珊儿参加的话剧吧,也不知道他觉出什么了没有,他就是个混蛋。这一次,我决定听苏珊儿的,和她一起回西邻,不考试了,她说她都可以不参加话剧,不考试,为什么我不行呢?就是,一直以来自己总是循规蹈矩,为什么就不能破例一次?”

    “收拾东西的时候心情很激动,不知道激动什么,心里原本有的失落、伤心、难过都瞬间消失了,一下子明白,原来自己已经拥有很多,这一切都来自方洛,能和他在一起就足够了,不是吗?”

    ……

    ……

    头顶的树叶北风轻轻吹动,夏日的阳光在笔记本上晃了几晃,方洛抬起头,轻轻阖上笔记本。

    一直以来,方洛总是以他的第一视觉去追求谢缙,虽然这一路有坎坷也有甜蜜,但是面对清冷的谢缙,他其实也一直捉摸不定自己在谢缙心里的分量到底有多重,正如这一次谢缙不辞而别就给他造成了一种恐慌。

    但是看完谢缙关于这一本从高一那一天走廊甬道里邂逅开始记录的点点滴滴,这一路让方洛震撼的心路历程,方洛知道,谢缙终于彻彻底底接受了自己,不然她不会将最私密的心事毫无保留地呈现给自己。

    重生所赋予方洛的一切金手指在这一刻得到了最彻底的诠释,他创立深澜电子,成就了伟大的事业,成为了人生赢家,也得到了最心爱女子的眷顾,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吗?

    嘀嘀嘀!

    手机响起,方洛回过神,看到手机屏幕显示的是谢缙两个字,立刻接通,笑着问道:“大领导,有何指示?”

    电话那头,谢缙的轻啐和苏珊儿的低笑毫无保留地闯进方洛的耳膜。

    “混蛋,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滚回来,难道让我和珊儿两个人一直等下去吗?”

    方洛爽朗地答道:“一切听领导的指示,马上回去。”

    挂掉电话,方洛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狠狠地伸开双臂,然后冲着足球场的方向大吼了一声,引来旁边人不解的注视,但是方洛对此却毫不在意。

    他走出树林,走在阳光下,走在这该死却又美好的时光里,狠狠地呼吸着空气。

    而在这座城市的另一头,许维维坐在办公桌上,托着腮帮看着落地窗外洒在高楼外墙上的阳光,心里有一丝悲伤。

    如果谢缙真的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而离开了方洛,该怎么办呢?

    或许自己真的应该离开方洛吧,归还他最美好的感情。

    可是自己舍得吗?

    忽然,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许维维接通,在这个骚热的夏日里,她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句让她想哭的话:“小领导,我们回西邻,大领导召见!”

    全书完!!!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万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wan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