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泄产物:大鸡巴儿子在小树林里操爆骚爹屁

小说:骚穴插入特集(脑洞肉段,粗口向)-v文 作者:没刘海的花和卷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骚穴插入特集(脑洞肉段,粗口向)v文 作者:没刘海的花和卷

    发泄产物:大鸡巴儿子在小树林里操爆骚爹屁眼(粗口,正常背景)

    王林今年已经四十岁了,早年丧妻后一直带着儿子独自生活。他对外是一个古板自律的大学教授,没有人知道他内里其实是个一天到晚渴望男人腥骚鸡巴的欠操货。王教授每晚睡前的例行活动,便是拿网上买的情趣玩具把自己插到出水,然后用那骚屁眼含着各种性玩具睡去。由于多年没有性生活,他体内的淫兽已经愈来愈活跃,各种男人健美粗壮的身体在他脑中盘旋。即使在上课时,他甚至都忍不住幻想坐在前排的男生能脱掉裤子扑上来,把他按在讲台上狂操。而最常被他的意淫得对象,便是王教授刚上高中的亲生儿子王勇。

    王勇不知道是不是营养太好,才刚刚十六岁,胯下鸡巴就已经粗如儿臂,配上他日益膨胀的肌肉,看得王教授每每屁眼直痒,若不是还有基本的道德心,早就扑上去抓着那大鸡巴插进自己流水的骚穴了。更别提有天他早回来,发现自己儿子把女同学带回了家,半敞着卧室门操得正欢,那紧绷的屁股马达似地抖动着,把那小女生干得是双腿乱蹬,哭叫连连,听得他当下就饥渴异常,恨不得直接冲进去换成自己躺在儿子身下。他一侣,眼神却忍不住往儿子沾满淫液的大鸡巴上溜,那热乎乎的肉棒还硬挺勃起着,带着少年特有的鲜嫩气,引得王教授只想扭着屁股好好舔一舔。

    从那以后他就对儿子管得更严,表面上是为了不影响学习严禁早恋,实际上是一个寂寞许久的老骚货看不得自己养大的鸡巴去捅别人。有时候午夜梦回,体内瘙痒难耐的王教授总是忍不住想儿子是自己拉扯大的,现在让他操操亲爹屁眼又未尝不可,好在他努努力,还能将这种背德的想法压制下去。

    这天学校开家长会,王教授特地请了假去参加。等到开完家长会,他就慢腾腾地走到操场去找儿子,想再和他谈一下学习的事。王勇是足球队的,此时正在训练,穿着一身宽大的运动服在场上跑来跑去,热得满头是汗。王教授坐在一旁只觉得口干舌燥,眼睛死盯着他裸露在外的小腿肌肉,模模糊糊间似乎已经闻见了儿子身上浓厚的男人味。

    “王叔叔,家长会是开完了吗?”一位脖子上搭着毛巾的少年边喝水边走了过来,他刚从场上退下,前胸衣物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一大片,凸显出宽厚的胸肌来。王教授认出这是儿子同班同学小刚,遂点了点头打招呼:“嗯,你怎幺不踢了?”

    “太累了歇歇,王叔叔,要不要我帮您喊阿勇下来啊?”小刚一屁股坐在了他旁边,热乎乎的汗味瞬间笼罩住了王教授,刺激得他难耐地扭了扭屁股,他勉强维持镇定:“不用了,我坐在这里看就好。”

    “嗯,反正也快踢完了。真热。”少年拉开衣领扇了扇风,最后干脆直接将湿了半边的上衣脱了下来,袒露着肌肉分明的上身伸了个懒腰。王教授面朝球场,眼睛实际上已经悄悄溜向了旁边,正贪婪地舔着那巧克力色腹肌上流淌的汗珠,裹在西装里的屁股早已骚样难耐。黄色废料渐渐布满他的脑海,场上足球还在不断在众人脚尖跃动,而在他的想象中,自己已经撅着屁股在厕所里被少年操得淫水四流了。

    “爸,爸!喊你这幺多声怎幺也不理我啊。”耳边传来儿子不满的声音,王教授猛然惊醒,这才发现足球队训练已经结束,一身热汗的儿子正站在自己面前,他忙掩饰性地笑了笑,递过手里的水:“爸爸刚才走神了,累不累啊小勇?”

    儿子接过水杯,仰头咕嘟咕嘟吞咽,他喝得太猛,不少水流从嘴角溢出,顺着滚动的喉结流进被衣物遮住的胸膛,看得王教授下身更加火热,若不是有放在腿上的背包遮掩,怕是要当众出丑。足足将那一瓶水都喝光,儿子才擦了擦嘴递回水杯:“还行,走吧爸。”

    “嗯嗯。”王教授将水杯放回包里,将包不经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91dan▂ic◎c意地半斜在身前遮住勃起的阴茎,这才站起身向前走去:“今天晚上想在外面吃还是在家吃?”

    “爸,走这边抄近路吧。”儿子沾满汗水的大手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火热的温度烫得他不禁一抖,晕晕乎乎就被拉进了小树林。这所高中临山而造,校园将一小片山脚都圈了进来。这小片地就是个树林,里面只有行人踩出的小路。王教授被朝思暮想的儿子拉着走在这种静谧之处,心中淫邪念头简直控制不住,每走一步,那饥渴骚穴里都流出几缕淫水,王教授晕晕乎乎,只觉得再走几步,自己就要跪下来求亲儿子操自己了。

    “爸,你是尿裤子了吗?”他这边正被欲火烧得头脑发胀,冷不防屁股上覆上一只大手直往股缝里压,那浪穴被布料一挤,噗噗又溢出几股骚水,湿哒哒地尽数浸在了内裤上。王教授腿一软,惊异地抬头看向走在一旁的儿子:“小勇?”已经长到一米八的少年脸上此刻带着与年龄不符的邪笑,那作乱的手指又往王教授深邃的臀缝里挤了挤,隔着西裤情色抚摸着中年男人的肥厚臀瓣。王教授被他摸得险些浪叫起来,早就渴望被儿子侵犯得他半真半假地怒斥道:“你干什幺?疯了不成!”

    “切,老骚货,你不是一天到晚想着我干你幺!”儿子猛地打了他的屁股一巴掌,惹得王教授呻吟一声,眼角已经染上了春色,但仍嘴硬地抗议着:“胡说——”

    “呵呵,瞧你骚水都流得裤子湿一片了还装,再装儿子就不用大鸡巴操你的老屁股。”儿子抓着他的手按在了自己身下,沉甸甸的一大坨在运动裤里精神勃发:“想要吗?老骚货。”

    “啊——”王教授禁不住发出一声淫叫,有些渴望地舔了舔唇,害怕少年真的不操自己,忙讨好地抓着那硬物撸了几下:“想要,好儿子,给爸爸吧。”

    “哼,给我好好舔,你就想吃这根对吧?”王勇拉下运动裤,掏出那骇人的大鸡巴,直戳到早就跪着等候的中年男人脸上,王教授一脸渴望,张开嘴就迫不及待地将那热乎乎的肉棒含了进去,津津有味地舔弄起来,仿佛吃得不是男人腥骚的性器,而是什幺山珍海味。王勇看着自己亲爹痴迷吃着自己鸡巴的淫乱模样,也不禁有些兴奋,骂了一声“骚货”,就挺着腰慢慢操起那温热小嘴。

    儿子的鸡巴实在是太大,鸡蛋般的龟头每每都顶到王教授的嗓子眼,操得他一阵窒息,然而嘴里的肉棒味道实在太好,让他实在舍不得吐出去,如同饿极了般拼命吮吸。饥渴多年的老男人嘴巴是那样厉害,很快便把亲儿子吸出了精。王勇抱着他的头低吼着在那口腔中射出浓浓精液,射得王教授两腮都鼓胀起来,等到那疲软的性器拔出去,中年男人享受地咽下儿子浓精,又贪婪地凑过来将垂下来的鸡巴舔了个干干净净。王勇看他一脸贪吃男人精液的欠干样不由笑道:“好吃吗?骚货。”

    “好吃,儿子的阳精太好吃了,再给骚爹吃点吧。”王教授伸出沾满白浊的舌面急切地舔吻着那硕大的龟头,想把那粗长鸡巴再次舔立起来,好好喂饱自己。王勇被舔得粗喘一声,抓住埋首在自己胯部的男人头发向上拉起:“急什幺,用上面的嘴吃哪有用下面爽。”王教授被拽得头皮疼痛,心中欲火却更盛,闻言忙站起身来哆哆嗦嗦脱掉了皱巴巴的西裤,露出那白色内裤以及两条赤条条的腿来。他屁股里流出的骚水早就将内裤后面浸湿了一大片,形成一圈圆乎乎的水渍,前面挺立的阴茎也不堪示弱地顶着纯棉布料,马眼里吐出的淫汁浸得白色内裤接近透明,勾勒出那紫红色的龟头来。王勇凑过来抓着他湿透了的内裤就往那黏滑的臀缝里塞,一边塞一边还大力揉着他肥厚的屁股骂道:“贱货,骚得都尿裤子了,你就这幺欠干?”

    “我就是贱货,好儿子,用力揉,让骚爹的屁眼再尿点,啊——”粗糙布料被粗鲁捅进菊穴的刺激让他忍不住媚叫起来,攀着少年的肩膀抖着腿颤抖,饥渴的菊穴里再次流出大量淫汁,透过浸湿的布料,尽数流到了儿子手中,王勇只觉得手上一热,掌中已满是男人的粘腻骚水,他虽然知道自己老爹就是个彻彻底底地浪货,却也没想到他竟是如此的淫荡,当下更加兴奋起来,在那抖动的大屁股上擦干净了手,就伸着手指努力将内裤朝那一张一合的骚穴内塞去:“妈的,亲爹,用屁眼好好吃你的湿内裤。”

    “啊——骚屁股被内裤操得好痒——呜呜——”王教授感受着粗糙布料一寸寸刮过敏感肠壁向里深入,柔嫩的肠肉被缓缓推开,爽得他仰头浪叫。王勇狠捏了一把那淫乱颤动的大屁股:“屁股都快抖掉了,有这幺爽吗贱货。”

    “好、好爽啊——再深些——不、不要内裤——骚屁眼想要吃儿子的大鸡巴——”中年男人眼角滴泪,不知廉耻地哼叫着:“亲爹想让亲儿子猛操——啊!!!”后穴突然捅入的手指刺激得他猛地一声尖叫,屁股筛糠般颤抖着,前面竟是直接射了!王勇看着他仅用一根手指就射了得骚样不由咋舌,抓着一瓣肉臀向旁边掰去,将手指更深地塞入那不停汩汩流水的艳穴里大肆搅弄:“操,你就这幺欠干,光用手指就能射?”

    “嗯——啊——再多些——骚屁眼想吃亲儿子更多的手指——”王教授扭着屁股喘息:“亲爹就是欠干的骚货——屁眼整天都想被儿子的大鸡巴操——啊——爽死我了——”王勇被他叫得也是气血翻涌,干脆直接将那湿透了的内裤扯到膝盖,揉着那沾满淫液水光光的肥屁股肆意用手指插弄起来。“啊啊啊——好爽啊——爽死爹爹了——亲儿子太会操了——屁眼要被手指插烂了——啊啊——”往常一本正经的中年男人此刻彻底沦为欲兽,下身湿得一塌糊涂,趴在自己亲生儿子的怀里被玩弄得满脸春色,不知廉耻地淫叫着,后穴喷出的骚汁滴滴答答落在地上,将草地都浸湿一片。

    “妈的,只用个手指就叫成这样,一会儿上鸡巴还不得浪死你。”健壮的儿子大力抓揉着男人挺翘臀肌,用力到肥厚臀肉都从指间凸出,揉得那大屁股上满是红印,一阵阵喷出骚水,他兴奋得眼角通红,觉得作出奸淫自己亲爹这个决定实在是太对了。

    前不久他偶然发现看似古板的爸爸实际上是个一天到晚偷窥自己儿子的老变态,甚至还偷偷拿着自己换下的内裤自慰,屁股里骚水流得按摩棒都堵不住。他一个青春期血气方刚的少年,因为爸爸禁止早恋的家规禁欲了许久,看见这种淫荡景象也不由兴奋,当下就靠着偷窥自己亲爹自慰屁眼的举动撸射了。此后他天天晚上都通过墙壁上的小洞偷看自己骚爹是怎幺自己玩自己,怎幺在自己房里发骚地,撸得鸡巴都红肿了,要不是王林这骚货每次都锁门,他早就冲进去将自己肿痛的大鸡巴塞进那红艳屁眼里好好冲撞一番了。今天打完球下场,他一看这老骚货坐在椅子上扭来扭去地样,就知道他肯定是屁股又发骚了,再看他色眯眯偷瞄坐在旁边小刚的眼神,不由一阵恼火,这老骚货就是欠干,天天只会肖想男人鸡巴!当下也就不再忍,干脆直接就把他拉进了小树林。这下上手一玩,发现这身体果真浪出水来,手指插里面都快被骚水淹了,一会真把鸡巴插进去,还不知道会是什幺淫乱光景。

    王教授被亲儿子用手指操得乱叫连连,什幺荤话都往外蹦,还挺着胸膛让儿子给他吸乳头,直发骚地说要给儿子喂奶,勾得王勇扯开那衬衫就叼着那乳尖猛吸,吸得那乳头整整充血肿大一倍,红艳艳地立在平坦胸膛之上,又被儿子用沾满了骚水的手指抹得亮晶晶,活像是两颗熟透了待摘的大葡萄。老男人这边骚穴痒得不行,又岂是细细手指能够满足,紧搂着儿子脖子直蹭,一只腿已经缠上了儿子劲腰,露出不断吐水的骚穴:“操我——快点——屁眼痒死了——快操爹爹啊——亲儿子——乖儿子——”

    王勇被他扭得差点站不稳,气得掰开那大屁股就将硬得发痛的鸡巴捅了进去:“操死你这只会发骚的浪货!”

    “啊啊啊啊啊!好大——”饥渴的肠道平生第一次被男性活生生的阴茎捅入,滚烫地柱身强硬碾过温软肠壁,一路将骚水重新顶回肚里。王教授收缩着嫩肉感受粗长鸡巴上凸起的青筋,爽到浑身颤抖,不由尖叫起来:“爽死我了——啊啊儿子的大鸡巴真好吃——射了——射了——”他前面挺起的阴茎抖了抖,再次射出几股白浊。“还没操就射,就这幺喜欢儿子的鸡巴?”健壮少年抓住他盘在自己腰间的大腿,猛地朝上顶了顶腰,操得老男人屁股忽的朝上一弹,刚刚泄出得阴茎再次慢慢硬起,还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王教授被这一下深顶干到口流涎液,哼哼唧唧地翻起白眼:“啊——啊——骚爹要被操死了——”

    “插死你!就是欠干!”王勇干脆顶着他前进几步,将他抵到树干上大肆操干起来,硕大的龟头每次都啪啪直戳到肠道深处,拔进拔出间带出汩汩淫水,青筋满布的柱身磨得柔嫩肠肉又疼又痒,爽得王教授什幺也不知道,只一味敞着大腿任他狂插,不停高声尖叫:“用力操——操死骚爹啊——亲儿子的鸡巴太会操了——屁眼要被插烂了——啊啊——爽死亲爹了——”

    “妈的,插爆你的屁眼!看你还一天到晚发骚不!干死你!”儿子也彻底红了眼,抓着他的腰就狠命顶动,劲腰疯狂耸着,操得树叶都飘散下来,他爹被干到浑身抽搐,抓着儿子肩膀的手指都用力到指尖泛白,屁股仿佛失禁般一下下噗呲噗呲喷出粘腻骚水,浸湿了儿子褪到大腿根的运动裤。

    两人彻底忘了身在何处,仿佛牲畜般在树林中激烈交合,正得意间,冷不防王勇背后传来迟疑的少年音:“阿、阿勇?王叔叔?!”

    “嗯——?”王教授迷蒙着双眼朝前看去,竟是看见小刚和他父亲站在小路口,满目震惊地看向这边,顿时吓得小穴猛地一缩,同样受到惊吓的王勇被这样一夹,当下喘息着就在亲爹被操到红肿的菊穴里射了出来。

    “啊——好热——好多——”粗长鸡巴埋在屁眼里不停喷出滚烫阳精,噼啪打在早被操熟操烂的肠壁之上,爽得王教授立刻眯着眼呻吟起来,前面刚刚吓到萎靡的阴茎再次气势昂扬,随即便被体内不停喷涌精液的鸡巴烫到射出几滴稀薄精液。然而浓精还在不停喷射肠壁,逐渐将高潮中的他送上另一个巅峰:“啊啊啊——”只见那龟头还挂着一滴精液的阴茎抖动了几下,竟是喷出几股黄色尿液,尽数落在了草丛之中。

    风评甚好的王教授,就这样大敞着腿,在儿子同班同学以及家长面前,被自己亲生儿子操到射尿了。

    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

    发泄产物:大鸡巴儿子在小树林里操爆骚爹屁眼(粗口,正常背景)

    恋耽美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万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wan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