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电鸡鸡电鳗精三】大老板和电鳗精在衣柜

小说:骚穴插入特集(脑洞肉段,粗口向)-v文 作者:没刘海的花和卷

    骚穴插入特集(脑洞肉段,粗口向)v文 作者:没刘海的花和卷

    【放电鸡鸡电鳗精三】大老板和电鳗精在衣柜里‘偷情’,被电鸡鸡操到射尿?【内有小奶牛彩蛋】

    等到终于被余从浴缸中抱出,司老板已经彻底在对方怀里瘫软成一团,睫毛上还丢脸地挂着泪珠,往日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脸上满布红晕,泛着一种被男人尽情疼爱过的春色,衬得这一米八的汉子也秀色可餐起来。

    第一次开荤的处男电鳗精刚刚在浴缸里狠狠折腾过他,操到他嗓子都喊哑了,现在抱着人也有些心虚,动作间更加温柔,半扶半抱地帮他把身体擦干,又亲了亲脸颊才轻柔地将他放在床上。正准备躺在一边和他温存一番,享受下性爱的余韵,床上的人就呻吟着打开了双腿。爱痕斑斑的腿间,那在浴室里射了数发的阴茎竟又缓缓立了起来。司老板迷蒙着双眼粗喘着,在男人赤裸裸的目光下颤抖地伸出手,缓缓撸动起那接近红肿破皮的欲望。

    “嗯——”手指摩擦薄而敏感的皮肤带来的刺痛感让他不禁皱眉,却因为体内高涨的欲火停不下动作。他早就在激烈的浴室性爱中被男人的狰狞巨根操得彻底失去神智,此刻对外界全无所察,只一心想要让下身挺立的欲望释放,然而撸动半晌,除了那处火辣辣的疼痛外,体内瘙痒并没有得到很好缓解。昏了头的他难耐地扭动着,最后竟是将覆在前面性器的手指,带着试探缓缓伸入了后方红肿菊穴之中。那处被雄性阴茎操得完全熟烂,此刻穴口半敞,露出其中红艳艳的淫肉来,很轻易地便接纳了插入的手指。半阖着眼的人顿时发出一声满足的低泣,抽动着手指操干起自己的骚穴来。

    余立在床边,死死盯着男人躺在床单上淫荡玩弄自己的动作。司老板俊美的脸上此刻全是欲望,往日尖酸刻薄的薄唇微张着,隐隐露出其中红艳软舌,他知道吻上去会尝到如何销魂蚀骨的美妙滋味。在那布满吻痕的腹肌之下,原本极力抗拒紧闭的大腿淫乱大开,不知廉耻地袒露出那正在吞吐着手指的后穴,此刻在灯光照耀下,沾满了手指以及股缝的淫水晶晶亮,不由让他联想到甜滋滋的糖水。

    “啊——唔——”男人还在难耐地扭动着,床单已被他蹭得一片狼藉,显然细长的手指并不能满足曾经被粗长阴茎操干过的后穴,熟软的那处还渴望着男人真正的性器狠狠插入。余不禁叹了一口气,虽然早就知道自己的老板是个欲望强盛之人,隔三差五就寻欢作乐,尤其是这次为了躲避自己,足足有半个月足不出户,必定积攒了很多。却没想到这人第一次处于下方就已食髓知味,甚至已经在浴缸里泄了数次竟还不满足,这样一看,自己之前顾虑到他身体而选择克制倒是多此一举了。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91dan▂ic●c

    想到这,余干脆伸手覆上了对方勃起的阴茎。经过刚才的泄欲,他体表的电流已经十分微弱,在娇嫩皮肤上造成的微痒酥麻感让司远忍不住发出轻哼,迷离着眼看过来:“你——”他话没出口,便被男人闯进口腔横扫的舌头堵在了嗓子眼里,余一手按着他的后脑压向自己肆意亲吻,另一只手抚过柱身,捏了捏那半空的卵蛋,再向下抓住插在水润后穴里的手指缓缓朝外拽。

    “唔——”随着手指拔出,粘腻的淫水也流了出来,不堪寂寞的骚穴一收一缩间露出其中蠕动的肠肉,艳红红泛着水光。司老板皱紧了眉头,从鼻间发出难耐轻哼,缠着男人的舌头也激烈了几分。余将自己裹着电流的手指插入,将四溢的淫水重新捅回那湿软穴里。指尖戳刺在敏感肠壁上的酥麻快感让司老板一下就软了腰,任由舌尖被男人放肆吸吮,只一味从喉间发出低低而满足地闷哼。

    余抬起他的腿让他夹住自己的腰,一边抓着他又青又紫的大腿根掰得更开:“司远,还知道我是谁吗?”

    “嗯——轻、轻点——”身体被迫拉伸到极致,司老板忍不住仰头粗喘,湿润的发尖滴下一颗水珠,顺着他高挺的鼻梁一路往下,消失在两人缠绵相交的唇间。“唔——你——”他在热吻的空隙间含糊骂道:“不就是——你这个混蛋——胆大包天唔——”埋在体内的手指更加用力地搅弄起来,脆弱肠壁被肆意按压抠挖,一阵阵强烈快感刺激得他脚趾蜷缩,夹着男人劲腰的腿愈发用力:“啊啊——混、混蛋——”

    余吻去他因为快感而泛出的泪珠,低笑着抽出手指,将炙热的性器对准不断收缩的穴口轻轻摩擦:“想要吗?”因为红肿而愈加敏感的褶皱被滚烫坚硬的龟头不停轻顶,微弱电流沿着穴口淫水一路进入湿滑肠道,在其中点起瘙痒欲火。司远又麻又痒,只觉得肚子里的火直直烧到了头顶,烧得他昏昏沉沉,干脆眼一闭,彻底将羞耻心抛了个干净:“进来!”

    余知道这人的别扭,当下也不逼他,抬着他的腰就将粗长性器一寸寸顶进。刚刚承欢过的小穴很容易就吞下了那骇人阳具,柔媚的嫩肉带着久别重逢的欣喜裹上来,宛如万千张小嘴亲吻着裹满电流的巨根。

    那狰狞性器霸道而又从容地将肠肉缓缓顶开,硕大的龟头直捅到他体内最深处。萦绕的电流欢欣鼓舞地跃动在淫水与肠肉之间,又顺着粘腻水液一路朝上探去。体液让电流一路涌进了肚内,甚至还要再朝上流动。司远恍惚间只觉得那酥麻感一路蔓延到胃部,让他产生了男人阴茎在操干间已将自己下身完全捅开,一路顶到了胃里的错觉,不由惊恐哭叫起来:“别——胃要捅穿了——啊——要死了——”余有些疑惑地抓住他乱踢的双脚“怎幺了?”司远哪里分辨得出他在说什幺,只流了满眼泪低泣:“肚、肚子要被操破了——到胃了——我不要死——”余实在是一头雾水,又见这人虽然哭得凄惨,但实际上仍一脸春意,下身也咬得死紧,一副十分享受性爱的模样,思索间觉得这也许是他特殊的叫床方式,虽然夸张了一些,但也是对自己能力的赞美嘛,当下也更加卖力地操干起来,直把司老板操得涕泪横流屁股直抖,哭到直打嗝。

    就在司远以为自己要被活活操死在床上时,外间突然传来一阵嬉笑声,两人俱是一惊,停下动作仔细分辨,竟是有人进了这间房,正交缠着朝卧室来。司老板猛地瞪向身上男人,得到对方一个心虚的微笑:“我好像是忘记锁门了”他又气又急,头发都要炸起来,若是让人看见他躺在一个男人身下,还被对方操得腿都合不拢,他司远还要不要混了!然而越着急脑袋越乱,还没想出办法,外面的凌乱脚步声已到了门前。他绝望地瘫在床上睁大了双眼,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嘲笑和沦为整个h市笑柄的悲惨未来。

    他正在脑补自己被一起寻欢作乐的哥们压在地上强奸的悲剧戏码,冷不妨身体一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余拽进了房间一侧的衣柜。柜门刚刚关上,外面的人便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司远透过柜门缝一看,是个眼熟的年轻小子,正一手搂着一位嫩模调笑着,三人都已衣衫半褪,没走几步就嬉笑着滚上了床。司远细想了下,终于认出这是某家不着调的私生子,一向以靡乱的私生活出名,这种乱交趴他出现简直是意料之中,倒是没想到这小子前不久还因为肾亏四处求医,今天竟又敢玩双飞。

    “你认识?”男人温热的吐息喷在耳边,激得他一阵哆嗦,原本因惊吓而略有平息的欲望再次燎卷全身,烧得他整个人都热起来。衣柜空间实在太过狭窄,硬生生挤进去两个成年男人,司远不可避免地整个人都被对方圈在怀里,此刻那宽厚的胸膛紧贴着他背部,男人紧实的胸肌蹭过他裸露的脊背,让他不禁想起对方极具诱惑力的倒三角身材,声音也变得喑哑几分:“不认识,只是听人说过他的八卦。”

    余感受到怀里人的僵硬,心中暗笑,挪了挪脑袋让嘴和那人耳朵靠得更近:“喔,那你也和我说说?”他嘴唇开合间险险蹭过那通红耳垂,引得对方又是一阵轻颤。司远觉得自己耳朵滚烫得都要炸开,偏偏男人还在不停用嘴唇磨蹭,柔软的肉唇和萦绕的电流带给他难以言喻的瘙痒与酥麻,夹在双腿间的阴茎已是硬如烙铁。“没、没什幺好说的,你离我远点。”他挪着身想要远离,对方却寸步不让地贴了过来,声音低沉:“这里太窄了。”感受着顶在屁股上热乎乎的那根,司远咽了咽口水,心中混杂着恐惧与期待,但仍不依不饶地开口:“滚。”余知道他嘴硬,也不回嘴,只捏着他的屁股将自己那根朝里塞了塞,这一塞才知道对方淫水早就流出了小穴,弄得整个股缝都湿哒哒黏糊糊,他不由好笑,干脆在两瓣屁股间缓缓磨蹭起粗长阴茎:“你湿了。”

    司远脸爆红,又羞又怒,因为对方游刃有余的态度恨得咬牙切齿,若不是不能转身,简直要咬住对方肩膀撕下一块肉来。想他顺风顺水过了近三十年,何时遇到过这种窘境,小偷般躲在衣柜里不说,屁股瓣间还夹着根男人滚烫的阴茎,更别提自己还被这人玩弄得一肚子骚水,屁眼水龙头似地往外流水,任谁看了,都不会相信他是被迫地,反倒会觉得他是个离不开男人的骚货。

    他这边羞恼万分,外面三人已经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小嫩模们不愧是专业的,叫得那叫一个骚浪贱,什幺荤话都出来了。一人已经主动骑乘上去,两坨白花花的肉臀淫靡吞吐着年轻人紫红阴茎,拔进拔出间带出不少淫液。即使闭上眼,那浪叫还一直在耳边刷着存在感,听得司远气血上涌,推拒男人的手也开始欲拒还迎起来。对方立刻瞅准机会将狰狞巨根彻底顶入,坚硬龟头破开层层嫩肉,直戳到体内最深处放射出大量电流。“啊!!!!唔——”司远忍不住发出一声高亢尖叫,随即慌乱地忙捂住了嘴,好在外面三人正干得兴起,并没有发现异常。他还没松口气,体内的性器便一下下顶弄起来。“唔——”他捂着嘴扭腰,想要阻止对方,却不料对方就着这个角度插得更深,坚硬龟头在脆弱肠壁上狠狠碾过的刺激让他眼角都泛出泪花,只能无力地捂住嘴咽下呻吟。男人一边向前送腰顶动,一边粗喘着在他耳边低声说:“没事,叫出来吧,他们不会发现的。”

    “唔——放——放屁——老子还要脸——”司老板被干得整个人都抵在柜壁上,勉强从喉咙里挤出含糊骂声。然而很快他就被体内愈发强劲的插弄操得失了神,捂住嘴的手渐渐失力垂下,没了遮拦的双唇微张着,随着身后男人的顶动逸出阵阵甜腻呻吟。

    “别——啊——慢、慢些——”狭窄密闭的空间让两人流了一身热汗,却也让情色的气息更加浓厚,往日不可一世的男子此刻乖顺地伏在壁上,撅着屁股任由狰狞性器肆意操弄,不时发出几声愉悦的呻吟,被操得红肿外翻的穴口,随着男人性器的每次抽出,都溢出几缕粘腻骚水,红艳湿软的肠肉恋恋不舍地挽留着,又在那性器重新插入的时候再次讨好地迎接上去。因为这不适的姿势,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司远迷离着眼趴在内壁上,屁股被男人顶得摇来晃去。他早已不记得自己在衣柜里射了几次,前方有气无力地半硬着,已经吐不出一丝精液,然而男人还是不肯放过他,那粗长性器打桩般一次次狠狠顶入,不容商量地将他送上欲望巅峰。在硕大龟头再一次急速捅进肠道深处后,他终于崩溃地摇着头哭求:“不行了——不要——放过我——啊啊——”换来的却是男人更加疾风骤雨般地快速顶动,对方疯狂抽动了数下,最后粗喘着埋在他体内射出了股股热精。

    “啊啊——要、要死了——”司远茫然地睁着眼感受那温热液体噼啪砸在自己肠壁上的战栗感,急剧的快感让他全身痉挛。屁股抖动着,即使被粗长性器堵住,仍从穴口边缘溢出大量淫液,前面半勃的阴茎抽搐了几下,喷出几股腥骚黄水。他竟是被男人操到失禁了。

    衣柜里的两人伏在一起喘息着,外面沉溺于性爱的年轻人却抽了抽鼻子:“嘿,怎幺一股尿味,你们两个小骚货谁被哥哥操尿了?”

    两个小嫩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继续讨好地缠上年轻人,甜腻地呻吟着:“好哥哥你闻错了吧,再用力些嘛,骚货被操得好爽~”

    “哼,那我今天就放开了操你们,非把你们玩到膀胱里没有一滴尿不可!”年轻人抓着面前雪臀就凶猛冲撞起来。

    “啊啊~~哥哥你好猛啊~~~~要被操死了~~~~”

    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

    【放电鸡鸡电鳗精三】大老板和电鳗精在衣柜里‘偷情’,被电鸡鸡操到射尿?【内有小奶牛彩蛋】

    恋耽美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万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wan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