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声远 - 分卷阅读65 心语流年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心语流年_作者:声声远

    语流年(1V1H)(声声远)71.想要女儿

    “老婆,咱都领证了还不能要宝宝啊?”郁槿桓先跟媳妇儿回一趟娘家,中午也在家里吃了饭再回去。大男人向来不安的心,领完红本后整个都踏实了,接下来就是怎么让她愿意怀孕的问题。

    “就剩两个月,你急什么嘛。”沈昕羽被他催得不耐烦了,一开始就说好了婚礼后再要宝宝,可后面还是一直问一直问。

    地位颇低的男人好像也被她宠坏了,她语气不好他也不高兴,在她面前跟小孩子似的,“我就急,就想快点生女儿。”

    沈昕羽下意识的摸向肚子,想到将要有一个小生命在此孕育,仍然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

    “还是等等,婚礼后,嗯?”她拍拍男人的大腿,温柔的说着。

    大老粗瞬间就被她安抚了,可又觉得奇怪,“我都内射多少回了,掏咋能掏那么干净呢,真是奇怪……是不是……你偷偷吃药?”说到吃药他瞬间严肃起来,可容不得心爱的女人这么做。

    沈昕羽顺势掐了下他的大腿,这人又没羞没臊的了,她转过头不理他。

    郁槿桓可不轻易罢休,非要问出个究竟来。“老婆,老婆,媳妇儿,怎么回事嘛?是不是吃药了?还是我的种子质量不够好啊……”后者他一想就郁闷,就他人高马大这壮士矫健的躯体,质量应该杠杠好才对嘛,怎么就老不中招呢?

    她看男人越想越离谱,越说还越失落起来了。她只好出声阻止他的猜疑,“我才想起来中医说我体寒,不是轻易受孕的体质。”

    车刚好开到家门口,男人刹车停稳,焦急又不悦的说:“那你还说婚礼后婚礼后,那么多回了都没动静,不可以等婚礼后了。我想要女儿,宝宝,要女儿嘛。”

    沈昕羽让他逗得扑哧一笑,这人怎么能这么可爱呢?郁槿桓看媳妇儿笑自己也笑了,笑完就继续问,“老婆……咋办嘛?”

    她先下车,男人就跟她一起下,关上车门去搂她,大手就放在她的小腹上给她揉揉,一脸焦急。

    “不是能轻易受孕,可也没多难受孕,怎么就不能婚礼后了。我跟妈说了,她说带我去找一位医生看看,看需不需要调理。”她发现男人几次射进来,肚子都没动静,才想起来以前找中医调经的时候医生说过这回事。

    “那什么时候去,我也要一起去,我想要女儿。”他的渴望溢于言表,叫沈昕羽不悦,“就知道女儿,那我呢?有了女儿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郁槿桓没想到她是这个反应,个小笨蛋怎么还跟自个孩子吃起醋来,他肯定最爱她了呀。

    “我就差没把你吃进肚子里了。”他说完还舔了下嘴唇,明显在回味什么。

    两人站在门口卿卿我我的,住在附近的人看到了都笑,沈昕羽还被他逗回去,一羞恼就推开他进家门,就说跟着这男人总是频频出格了。

    郁槿桓则朝他们笑回去,还傻乎乎的说,“我媳妇儿,我们刚才去领证了。”

    他们笑咧咧的说恭喜,让男人笑得更欢,又聊了几句才进门去。

    才进门就听丈母娘说去看这位医生最好早上早点去,赶紧挂号,不然排队都要排到中午去了。

    沈母停顿一下又说,“你早该调理身子了,怎么等到现在呢?”

    沈昕羽语塞,她本来就没想着会找着对象,跟他一起后又在从单身慢慢进入到婚姻的坟墓,哪想得那么多去调理身子。

    郁槿桓虽然心里想的跟丈母娘一样,但他可不能跟媳妇儿这么说,他还识趣的帮她说话,“妈,没事儿,调理是该调理,医生也没说多难怀上不是,孩子跟咱有缘分就会来的。”

    这话说得沈昕羽心里可高兴,他这时候可真乖。

    丈母娘知道女婿疼媳妇儿,也没再说啥,毕竟啥时候要孩子不也是两口子的事。

    郁槿桓看媳妇儿的表情就知道她高兴了,心里乐滋滋的,她现在可真好把握,还很好哄呢。

    (莱源盳址:uMe/637193)

    72.将全部的爱欲倾注在她身上<心语流年(1V1H)(声声远)|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3VV_fuWenwu_mE/637193/articles/7423685

    roushuwu*

    72.将全部的爱欲倾注在她身上

    在娘家吃了午饭,沈昕羽在房间收拾收拾面膜和护肤品,还有睡裙和两套衣服,她意识到往后是得经常在那边了,家里估计会住得少。

    她这会挺惆怅的,一个人的三楼住了那么多年,轻松惬意又自在,所有的摆设和布置都是自己一手弄的,舍不得这里的感觉,这里的一切。

    她何尝不知道,在郁家,怎么都不比自己家。

    郁槿桓在二楼等她,跟岳父岳母聊天唠嗑,他说年前年后家里比较忙,等这几天跟父母一起上门来坐坐,比较合礼数。

    沈母倒是挺放得开,家里一向自由度很高,不讲究那么多。重点是她完全相信自己的女儿,从小到大事情都是她自己做主自己选择,一直都很出色,他们相信只要是她选择的,也就没有不妥的地方。

    “不要紧,有空就过来坐坐,都是一家人了,不讲究。”沈父点上烟说着,才点上的烟看到宝贝女儿从三楼下来,立马就把烟掐熄了,不让她闻到烟味。

    沈母对丈夫这行为挺无奈的,女儿不喜欢烟味,他就从来不让她闻到一丁点儿,有时候他不自觉还在抽,她一个眼神过去,她爸就把烟给熄了。

    “槿桓呐,还好你不抽烟,你看她爸为了她可没少浪费烟。”沈母借机表彰了下丈夫,可别让女儿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哪知女婿疼媳妇上天,还傻呵呵的说,“就算我有抽烟,她不喜欢我也会戒了。”他说完还朝自个媳妇儿抛了个讨好的眼神。

    沈母看向仍然淡然如玉的女儿,给她一个你瞧瞧两个男人都对你这么好脸色。沈昕羽柔柔的笑了,示意男人可以走了。

    郁槿桓便站起来,朝岳父岳母点头,“爸,妈,我们先走了。”

    “我后天就回来,你跟爸要是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家里就她这一个女儿,她不在家住剩两位老人好像挺孤单的。她不是没有过这种忧伤,只是父母看得比她开。

    “行了,回来也才半个小时,磨磨唧唧的,平时有惦记着我们就行了。”沈母下午约了人打麻将,傍晚还得跟她爸去花园看看花,忙碌得很。

    郁槿桓回家的路上哼着小曲儿,

    PO18.po18.de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