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2部分 千年玄冰(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蚁m阍菔蓖悄愕哪切┕菲ㄌ跫镂抑魏盟铱梢运湍阋桓鎏乇鸬睦裎铩br >

    〃建议不错,你这个礼物我很喜欢。实话说,我还没有遇见过你这么呛的小姑娘呢,说不定味道很不错哦〃唐紫玉冷冷一笑:〃你不怕死就来好了〃她突然拿出她的卡片照相机,咔嚓咔嚓,几闪之后对方的眼睛完全看不见了。她才收起照相机,我的手腕就被他拧住了,〃你会妖法〃

    〃怎么可能呢我只是一个村姑不是么〃〃如果我能救你说的那个人,你就把刚才那个东西给我〃〃那是妖法,没有办法给你这样的堂堂男子汉的,不过我可以送你一个同样神奇的东西。〃〃在这个镇子上从来没有人和我这么说过话〃〃你又说错了,不仅是这个镇子上,你长这么大也没有人敢对你这么说,不过今天有了,不是么〃他的眼神变得很复杂,用力捏了她一把以后,狠狠甩开。

    其他人见她们这样的情况早就识相地退下去了,几个家丁把那个男人抬进了一个厢房,我靠在门边的墙那里有些困倦了,居然睡着了。突然间有些晃动,有人把她给抱了起来,她迷迷糊糊地张开了眼睛,是司徒平,他正抱着我。〃你。。。〃〃我送你到屋子里睡觉,我的大奶奶。〃他的声音居然使唐紫玉又一次安心地闭上了眼睛,头靠在了他的肩头上。

    司徒平把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放在了床上,虽然他有一千个问题要问她,但是他看到她安心睡在自己怀里的样子,居然有些心疼。那个男人的确是中毒很深,但是好象又用了什么解药的样子,所以现在倒也没有什么。只是下一步为他解毒会有点难度,毕竟,找一个至阴至柔的女人并不容易。

    不过他还是很好奇,以他目前的情况看,他肯定是舒解过了的,不然他眉间一定能见到一道黑线,而且人一定很狂燥不安才对。难道有什么女人帮过他了该不会是床上这个小辣椒吧。以她的个性,怎么看也不像一个至阴的女人啊。

    于是他把手指搭在她的脉上,脉象的结果让他有点惊讶。原来她居然正是那最难寻的解药,那么她肯定和他已经睡过了吧,难怪她这么累,难怪她拼了命也来救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很是不开心,虽然才认识这个女人,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地就是希望自己能拥有她。

    他轻轻点了她的睡穴,然后慢慢将她的裤子脱了下来,虽然经常为女人宽衣,但是很少这么小心,这么怀着珍惜的感觉。看到她下体红肿的样子,和大腿内侧未被完全擦去的血迹,想到她刚才疲惫不堪的状态,司徒平幽幽的叹了口气。

    他从衣袖里拿出来一盒药膏,轻轻为她涂抹上,希望缓解她的痛苦。不知道是不是偶然,居然有一根手指插了进去,里面紧致的感觉让他有些心跳,于是又加了一根。由于有药膏的润滑,他的手指很容易的就进去了,而睡梦里的她似乎也有了感觉,轻轻呻吟了一声,那声音听上去,根本就好象是在邀请。但是司徒平还是克制住了自己,他不忍心再让她累了,但是她会是他的,因为他已经想好要什么疹金了。

    睡到了快中午才被饿醒的她,发现自己居然是睡在床上的,心里好不高兴:终于回家了原来一切都是梦而已。正高兴的她却被立刻唤回了噩梦当中:〃小姐,您起来盥洗一下吧〃一个小丫鬟居然站在她身边,天啊,不会她还在倒霉的宋朝吧生存在这么一个最束缚女性的朝代里,对于她这个即使在大学里都算是非常独立的女子来说,会不会太难了点啊

    她叹了口气,爬了起来,任由别人摆布了半天,她也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两个小丫鬟。看来她们的身份还不够高贵,所以并没有束足,但是小腰的确扎得很纤细。再看她们给她描的眉毛就知道她们从内心希望她能对她们的主子低眉顺目的,可惜她是肯定做不到的,因为只要那个家伙被治好了,她就一定要重新去爬麒麟山回家了。

    〃小姐,你真美〃一个叫月英的丫鬟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她才很努力地在那张铜镜里看了自己一眼,除了头发的形状和衣服以外,她还真没有发现有什么地方能够得上美。以前家里的姐姐们结婚,她们几个十八岁以上的姑娘就都会被要求统一装扮,所以她去年被造型师折磨了三回呢而这两个丫鬟现在给她的装扮,真的很小儿科。

    因为曾经在店里的玉器展览时帮过忙,所以穿着古装走路并不会难到她的。但是她才走了两步,两个丫鬟就叫了起来,横加指点了一番,她看着她们冷冷一笑:〃如果这是你们主子的新游戏,那么告诉他好了,本姑奶奶就是一个村姑,不是什么大小姐。〃

    〃还真不知道村姑能一眼就看出玉石的真伪啊〃司徒平走了进来,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之后,〃这样才适合你。〃她突然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恭身一礼:〃小女子见过司徒先生。〃他有点不置信地看着她,伸手过去扶她,她借势站了起来,然后一脚踢在他小腿骨上,他完全不设防所以疼得直跳。〃公子,请注意你的礼仪啊〃她自顾坐了下来,两个小丫鬟差点没有吓破了胆,连忙去扶他,结果被他狠狠瞪了一眼,连忙退了下去。

    〃本姑娘没有兴趣和你玩你的什么变态的游戏,你赶紧告诉她,她大哥的病怎么样了。〃他整理了一下衣服,非常潇洒地坐了下来,〃在下看得出来,小姐颇有家学,但是礼仪举止有点粗俗而已。她找了她们两个来,不过是希望你能表现得更得体而已。当然如果你不喜欢,我就叫她们以后不必再多嘴了。〃

    〃我只是来看病的家属,不是你的玩偶,所以你也不必再为我做什么了,我更喜欢自由自在。〃说着,她拆下了头上的那些珠针,顺滑的头发直落在肩头上,她信手在脑后挽了一个髻,然后拿了一根玉簪子一别,就好象她平时工作时候的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她以往都是用铅笔别的。

    司徒平看着她,眼睛里闪烁着一种热切的光,她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你还没有告诉我,他的病怎么样呢〃〃还是这个样子最适合你〃她打开他探过来的手:〃我要去看看他。〃〃他正做药浴,你想去亲自帮他按摩么〃她哼了一声:〃司徒先生,你能不能直接告诉她,我想知道的答案。然后你找个莺莺燕燕的女子陪你玩游戏吧〃

    〃好,她来告诉你,你想知道的答案。他是吃了麒麟血中毒了。〃〃麒麟血〃〃这是麒麟山特有的一种植物,只生长在火岩洞里。很多人都相信它能够使人功力大增,所以很多练武的人都会想尽办法得到它。但是他们并不知道,那根本就是一种骗人的毒药。吃了这种药会使人觉得力气突增,实际上是因为身体里面的热力无从宣泄而已,如果不能及时疏解出来,那么这个人会七窍流血而亡。不过你送来的这个男人好象服用了什么解毒的药品,而且好象有人帮他疏解出了一部分他的热量。〃

    说最后这一句的时候,他直盯着她,看得她脸红。紫玉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她突然觉得嗓子有点干。〃事实上从来没有人吃了麒麟血还能活下来的,我以前救过一个人,但是他也只活了三天而已。所以你送来的那个男人能活多久,我也没有很大的把握。不过昨天她发现了一味仙药,可以解他的毒。〃〃什么药〃她皱住眉头,看着他。

    他突然停了下来,幽幽地看着她。〃就是你〃〃我〃〃对,你是一个奇迹。天下间只有你才是那个至阴至柔的那个女人。我以前救过的那个人吃了很多药也泄不出身体里的热,所以我给他找了三个花楼的姑娘,结果第二天那三个女子全死了,而他也只多撑了一天而已。但是你和其他女人不一样,你身体里似乎有什么至阴的东西,可以化解麒麟血里的火气。你每七天帮他疏解一次,估计四十九天后他就可以恢复了。〃

    她的脸一下红了,她知道他在说什么,他要她去做什么。但是,她该怎么做呢难道好象那天一样那不是很痛吗

    〃你知道什么是疏解么〃司徒平不怀好意地看着她红红的脸庞。唐紫玉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却很愉悦地笑了起来:〃小姑娘,你打算给她什么当诊金呢〃〃你想要什么〃〃你〃

    〃司徒先生,你这个笑话并不好笑。我不是什么绝色佳人,更不是什么家财万贯的富家。。。〃

    他突然抱住了她:〃你知道什么是疏解么虽然你是至阴体,但是,如果方法不得当,他的热量没有散发出来,而你也有可能受伤的让我来教你吧,她的小辣椒〃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面,她刚想抬手打掉他脸上的笑容,他的脸一下变得特别近,她被他吻住了,而身体居然就这样软掉了。

    他的唇并不温和地贴在她的上,此时他的手也温柔的抚上了她的乳房,另一只手牢牢地固定住她的身体不给她逃避的机会。他突然抬起头,放开他的小辣椒,因为她实在是太单纯了,还没有学会换气。看到她红润而有些迷茫的脸,他忍不住温柔地用舌尖轻轻舔了舔那甜得不能再甜的唇瓣,手上的力度也有所增加,手指夹住那正变得坚硬的乳尖,挤压着,旋转着,让它更挺,更硬。

    他的舌尖终于探进了她的小嘴,和她的相互舔吸着。她发觉那只被握着的乳房莫名地很舒服,而另一只竟然有点寂寞的感觉。但是他并没有忘记它,他的唇滚热的贴了上去,让舌尖追逐着乳尖,让它在他的嘴里变硬了起来。她舒服的呻吟了一下,忍不住轻唤了一声他的名字:〃司徒。。。〃那声音如此温柔,连她自己都有点不相信是从自己嘴里发出来的声音。

    亵裤很快就被脱了下来,人也被放在了床上。他的唇顺着她身体的线条温柔地向下,一直来到那让她颤抖的源头,他的手指早就温柔地将她的蜜水抚摩出来了,所以当他的热舌探到那里的时候,她的身体敏感地绷直了。

    他果断地打开了她的双腿,整个脸贴了过去。短短的胡茬刺激着大腿的内侧,他的那条灵活的舌头则不断的刺激着露在外面的粉色的嫩肉,她的蜜水汹涌而出,将她身下的单子濡湿了一片。他突然将舌头探了进去,她〃啊〃了一声,身体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又酸又麻,说不清楚,只希望他的舌头能更进去一些,因为那里好痒啊

    他知道她已经为她准备好了,于是脱了自己的裤子,将自己那早已经直立起来的热龙对准了小穴,但是他并没有直接进去,他将蜜水涂在上面,然后让它轻轻刺激着那已经发红的小穴。〃她的小辣椒,我来了。〃

    他一个挺身刺了进去,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还是太紧了,他只好扶住她的腰先浅入浅出,而初经历云雨的她却已经觉得快感难挡了,不住地发出让人听到了就会加快心跳的声音。他见她已经充分准备了,于是一下完全插了进去。

    〃啊〃她一痛,抬起了上半身,刚好看到自己那里和他紧密的结合在了一起,这景象对于她来说真是刺激,她觉得血全涌到了脸上了。看出她的难为情,他俯身吻住了他的小辣椒,然后抬起一条她的腿开始了那种原始的律动。她的身体随着他的撞击晃动着,所有的感觉突然都变的敏感起来,那里的热度和卟卟的水声,让她好害羞,也让她好兴奋啊。他突然放开她的唇,抬起她的另一条腿,更猛烈地撞击着她的身体,让她那好听的声音充斥着整间屋子。

    因为实在太累,所以吃晚饭的时候只有让他端着碗,一口口的帮我喂着粥和包子。不知道为什么,其他的菜都没有兴趣吃,就只想吃包子喝点粥。他一句话都没有,温柔地喂着我,不时还帮我擦去嘴角上的水渍。我们两个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用静谧保持着我们两个人之间少有的温柔和温暖。但是很多事情不是能由得了人的。〃少爷,少爷,秦公子请您过去看戏〃仆人在门外提醒他,他回应了一声站了起来:〃睡吧,小辣椒。睡醒了,我就回来了。〃〃我不是小辣椒,我叫唐紫玉〃他有点惊讶地看着我,相处了两天多了,他到此刻才知道我的名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告诉他,也许是因为不想听他乱叫我,也或许是希望听他叫我的名字吧。他的手轻轻抚摩过我的脸庞:〃休息吧,小辣椒〃说完就走了出去,留我一个人在黑暗里。我不知道别人会不会说我是喜欢上了他,但是我自己很清楚我的身体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喊:千万不要爱上任何人,你是要回家的这里是宋朝那个逼迫女人裹小脚的朝代你是根本活不下去的

    我迷迷糊糊地睡了,清晨的时候因为觉得有点凉就醒了过来,发觉自己的枕头上竟有一片水渍,我好想爸爸和妈妈啊。但是这里是宋朝,我必须要靠我自己才能回去我从床上爬了起来,才一下地,昨天的那两个小丫鬟就进来了。帮我梳洗了一番以后,我吃了点粥,就去看我的那个挂名的大哥。他好象好了很多的样子,很平静地躺在那里,身上的衣服早被换掉了,现在的他虽然只穿着白色的中衣,但是英武之气并没有减弱。司徒没有说错,他肯定是一个尚武的人,一定是吃了那个麒麟草想提高功力的吧想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他一定去过那个有岩浆的洞,如果能找到那个洞,我就能找到那个冰洞,就可以回家了希望他赶紧好起来才好

    〃锦云姑娘早〃院子里有仆人在说话,我忍不住看了过去。窗户外有一个盛装的女子,正由一个丫鬟搀扶着走向门口。〃王总管,麻烦你告诉爷,晚上锦云那里会有一个从京城来的姑娘,给大家唱最近京里正在流传的新曲子。爷要是有兴致就请他过去听听看。〃〃是,送锦云姑娘。〃虽然看不到她的脸,但是我知道她必是司徒平的一个红颜知己。而她的做派和行动的方式正是那天那两个丫鬟指点我的方式,原来美女是要这样才能当的啊我心里突然有点酸痛,原来他昨天夜里有人陪了。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有什么好伤心的呢这样不是更好人家的思想比我这个现代人还前卫一点而已,我和他只是一个交易而已,包括我和床上的那个,想到这里我反而很坦然了。突然觉得有点气闷,于是想出去走走。两个丫鬟差点被我的念头吓死:〃小姐,你这么出去。。。〃〃我换男装好了给我两件男装,让我出去走走吧,我快被憋死了〃〃少爷知道了会发火的〃〃知道了又怎么样他会在意这里多一个人,少一个人么〃我哼了一声,发现没有人回答我的话了,不由转过身来找人,却找到他正在我身后站着。〃你的主意不错,我会找人给你身男装的,然后我会亲自带你去街上看看的。〃突然他俯身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小辣椒,是不是吃醋了〃我推开他:〃司徒平,你给我站远点〃他只是笑了笑:〃我去吃点东西,你换好了来找我好了。〃

    换上了男装的我觉得舒服了好多,只是必须要戴着帽子还让我有点不适应。司徒平带着我逛了好大一圈,让我对这个镇子有了点了解。这个小镇子根本就是我们科考的时候住的那个镇子的前身而已,因为位于交通要道的旁边,镇子上的买卖还算不错,只是没有几家卖玉器的店家,这和后来镇子上多如牛毛的玉器店有点不同。但是民风很淳朴,对我这个新来的人有点好奇,但是很友善。上次的那个坐堂医生见到司徒平,还问了问那个病人的情况,司徒平很冷淡地说了一句:〃死了。〃我很好奇他为什么不说实话,但是还是忍住了没有问,因为他总是有他的道理这么讲的吧。〃帮我挑个玉佩吧〃他拉着我走进了一家铺子,这家铺子不大,里面的玉器还算不错,掌柜的一见他就迎了上来:〃司徒少爷,您来着了,我们最近全都减价,东家急着出货呢〃〃怎么了秦少爷昨天不是说他们家要发财了么〃〃哎,原本是的。少爷花了三万两,买了一块巨大的玉料回来,据说是和田的白玉,今天早上才完全破开,谁知道从中间这么一打开,居然是黑的。这一下就完了,三万两就没有了。老爷当时就气病了,少爷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太太让我们赶紧把货给出了,因为这三万两是借的,必须要还人家的。〃我看了一眼司徒平,从那块假玉就能猜到这样的结果了。不过,很多事情是不能光看表面的。这是我老爸买玉石的名言。

    〃我能看看那块石头么〃掌柜的看了我一眼,有点疑惑。〃这是我表弟,她姓唐。她家里也有玉石生意,让她看看吧。〃石头就放在院子当中,巨大的石块被分割成了两半,里面赫然是黑心的。〃给我桶水〃掌柜的把院子里的一个水桶递给了我,我把整桶水倒在了上面。我蹲下来,仔细地看着中间的截面,用手指摸了摸玉质。〃掌柜的,能让人把石头运到司徒家里,让我好好看看吗〃〃运走〃〃你放心,凭你们家少爷和司徒平的交情,我们不会吞了这个石头的,我只是想好好看看而已。〃〃那我问问少爷〃秦少爷被请了出来,他整个人就象个没有气了的皮球一样,一听到这个要求并没有反对。〃送你算了,省得放在这里全家闹心〃〃秦少爷,谢谢你了〃我忍不住偷笑,司徒平似乎看出了点什么,但是没有点破。

    晚上的时候,我没有出来吃饭,司徒平走了过来敲门。我正抱着那两块玉石高兴呢,一听到他的敲门声,我知道我的美梦该醒了。这玉石不是我的,是他朋友的。做生意的时候,绝不能让对方吃亏。这是老爸的又一个名言。〃你进来吧,明天让人从用毛笔画的那道印那里破开,我保证那三万两能回来〃听到我有点无力的声音,他直直地看着我,突然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抓住了我:〃你想走〃我给了他一个白眼儿:〃废话我当然想走了住在这里和坐牢似的,无论做什么都有人看得不顺眼,我才不想在这里讨人嫌呢〃〃谁给你气受了我立刻叫他们走人〃〃少爷,你别闹了。你不怕饿,人家还要吃饭呢再说了,是我有问题,不是别人的事啊你自己都觉得我这样子出去不像一个正常的女人,其他人也只是和你一个想法而已我只想回到我自己家里而已。说实话,这里的人能看到我这样的表现没有嘲笑我就已经不错了但是我真的好想用自己的方式生存,无论在这里还是在家里。〃〃那你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呢〃〃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这么活着实在不自由。司徒平,你能借我点钱么〃〃你要多少〃〃一万五千两,我想和秦家合买这块石头,赚了钱平分〃〃可以。我相信他们会很乐意有人和他们合股的〃〃谢谢你〃我伸出手去想和他握个手,不成想居然被他拉到了怀里。〃玉儿,我的小玉儿。〃他窝在我颈子上,轻轻地唤着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但是你能不能答应别离开我呢〃我抬起头来看着头上房梁,我能答应么

    司徒平和我一起把玉石送过去,并支援了一万五千两以后,秦家决定按我画的线在破开,而且答应可以让我来安排切割下来的玉石,他们负责找人雕琢,最后利润两家平分。当我们兴冲冲的回家的时候,家里的人正在水深火热里,那个男人醒了,确切说是疯子醒了几个男仆都压不住他,所以他把厢房里折腾得面目全非了。司徒平几步赶了过去,这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显示身手,他和那个疯子打了起来。疯子似乎有无穷的力量似的,司徒平又不能伤了他,所以一直处于下风。我看到那张看上去曾经那么帅的男子,现在真是变成了魔鬼的样子了,眉宇间有一股黑色。看到他这么疯狂,我实在是太紧张了,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旁边的小丫鬟大叫道:〃小姐,你是他妹妹,你叫他名字试试看〃〃他名字〃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啊但是我也不能让司徒一个人和疯子对战啊于是我鼓起勇气冲过去,由于司徒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我居然一把抱住了他:〃快点他的穴道〃而疯子因为我的拥抱居然不动了,他转过头来看着我:〃你是我的〃他莫名其妙地说了这么一句以后,狠狠地吻住了我,他居然当着司徒的面吻我,我应该很不好意思的,但是我必须承认我居然很享受。他炽热的唇吻在我的唇上,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全身都热了起来。突然他的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司徒冷冷地看着我,他点了那个疯子的睡穴。〃看来他现在就需要疏解了〃

    他让人把这个男人抬进了自己的房间。这是我第一次进入这个男人的房间,这里没有什么家具,只有一张特别大的床,一个条几,一个圆桌和两个圆凳。我坐在圆凳上傻傻地看着他帮那个男人脱下裤子,敞开了上衣。我突然觉得自己当这味药太难了,我做不了。司徒平走了过来,〃小辣椒,他需要你。〃我看着他,动都不知道怎么动了,只能看着他的脸,眼泪在不知觉的情况下竟然流了下来。我知道了一件事情:我很在乎他。突然,他抱住了我,开始吻我,我的身体随着他的抚摩而变得柔软也变得有些发热。他的手探进我的衣服里面,熟练地解开我所有的束缚,他把我放了在桌子上。

    换了换了再说吧:

    他温柔地吻着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