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3部分 千年玄冰(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锩妫炝返亟饪宜械氖浚盐曳帕嗽谧雷由稀br >

    换了换了再说吧:

    他温柔地吻着她露在空气中的每一寸肌肤,他突然含住她的耳垂,两只手各握住一只娇乳,用力揉捏着。她的身体因为他的爱抚而发热,而变得更柔软,她真的是天生的尤物。他从衣袋里取出一盒药膏,轻轻涂在了那两片刚刚张开的嫩肉上,然后向里一插,用手指抽插着她粉嫩的小穴口,让它一点点变大。他突然把她翻了过去,然后从后面一下子插了进去,她只来得及〃啊〃的一声就整根都插了进去,她的小穴开始适应他的热龙的大小了。他并没有用力插她,相反只是轻微的动了几下而已,这让她有些心里发痒,不由得自己摇摆了两下身体。他注意到了她的需要,一下把她抱了起来,然后让她的脸刚好枕在那个男人的大腿上,〃含住它〃她听话的含住沉睡在面前的热龙,〃用你的手轻轻抚摩它,对,就是这样〃司徒平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很平静,但是一想到如果是她含住自己的热龙的话,他下身的热量立刻增加了,而她似乎感到体内那个热龙的变化了,小嘴张开得更大了。〃对,就是这样,含深一点,用力一点,注意你的节奏〃他一只手捏着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按在她的头上,控制着她的速度。很快那个男人的热龙被唤醒了,但是因为太大了,她根本吞不下太多。听到她有点恶心的声音,他的手放轻了:〃加快速度,用你的舌头舔,对,就是这样〃看到床上那个男人,痛苦而享受的表情,他再也忍不住了,扶住她的小腰抽插起她来,而她则随着他的节奏,时浅时深的帮另一个人吸着。突然,她一挺身,那条被她唤醒的热龙喷出了一股白色的液体,尽数喷洒在她脸上和嘴里面了。

    司徒平拿了一张手巾帮她擦了一下脸:〃你做得很好,继续〃〃可是我的嘴好酸啊〃她突然撒娇的声音让他有点动容,〃那你用手帮他揉一揉好了,等立起来了就告诉我〃她听话地帮揉着那条半软的热龙,很快就使它又恢复了生机。司徒平有些妒忌地看着那条热龙,但是现在他必须让他的女人来当这味药,不然床上的那个人随时会变疯子的。他扶她上了床,〃坐下去然后试着动一下。〃她乖乖坐了下去,但是并没有一下坐到根部:〃有点疼。〃〃一会儿就好了,乖〃司徒平用力一按,她的小穴这才完全吞下了那条热龙,如果之前没有他帮忙预热,只怕现在她的小穴已经撕裂了。〃很好,动一下〃〃怎么动啊,我里面好疼啊,能不能不要啊〃〃乖,听话,忍忍就好了〃他只好从后面搂住她的,含住她的耳垂,另一只手揉着她的乳房,自己的热龙顶在她的小屁股上,然后帮她动了起来。她受尽了刺激的身体终于学会了如何摇摆自己的身体了,如何用她的小穴来套弄那条巨大的热龙了。他并没有因此离开她的身体,他的手和舌不断的刺激着她的身体,使她的身体变得粉红粉红的,娇喘的声音不绝于耳,而身体碰撞而产生的声音使这个场面更加淫迷。终于那条巨龙吐出了液体,她也完全没有了力气了,瘫软在他身上。

    突然间,她发现自己又被抱了起来,司徒将她放在了桌子上,小心地帮她擦了一下身体,她以为他会很温柔地亲吻自己,不料他的热龙却一下刺了进来。没有了珍惜和爱怜,只有欲望的发泄,他凶猛得好象只野兽。估计天没有一个男人会指导自己的女人去和别的男人当着自己的面来行房,第一次,他恨自己是一个大夫,而不是一个纯粹的男人。他愤怒了,但是当他的痛苦宣泄出来的时候,他看到了她眼睛里的泪水,他又觉得有些心疼,于是他用力抱住身下的这个小辣椒,深深地吻住了她。

    司徒平正搂着唐紫玉躺在床上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仆人的敲门声:〃少爷,少爷,秦少爷来找您和表少爷来了〃〃知道了〃司徒平看了看怀里的那个小女人,自己先起身穿了衣服出去了。秦威正在客厅里乱转着,一见到司徒平立刻迎了过去:〃司徒兄,司徒兄,你表弟实在是太厉害了〃

    司徒平拉他坐了下来:〃她还在睡,你这么一大早上跑过来就为了说这一句话〃〃不是,当然不是了昨天我一直盯着开玉,谁知道那玉石打开了以后居然让我们所有人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那边切开以后,居然是纯白的,真的是极品羊脂玉啊我父亲高兴得在屋子里直跳,一定要我第一时间跑过来告诉你们这个好消息〃〃哦这还真是个好消息我去叫她,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送走了秦威以后,他简单盥洗了一下,推开门去叫他的小辣椒。

    唐紫玉还在半梦半醒之中,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枕边人离开了,居然抱着个枕头在那里睡。司徒平抱起她来:〃乖,醒醒吧〃〃什么事情啊〃〃你的玉开出来了〃〃什么〃唐紫玉立刻瞪圆了眼睛,心急地从床上蹦下来,〃我的衣服呢我的鞋呢我必须去看看〃司徒平莞尔一笑,〃你觉得我的表弟会穿女装去么傻丫头啊你的衣服在这里呢〃说着他帮她换上了一套男装。说起来估计只有在宋朝最容易女扮男装,因为宋朝有不少男性比女性还追求阴柔之美,所以断袖之风大起。唐紫玉心急火燎地喝了点粥就和司徒平一起赶到了秦府,秦府里人人都是喜气洋洋的,见了唐紫玉更是一口一个二少当家的喊,喊得唐紫玉有点莫名其妙。

    〃唐老弟,你终于来了〃秦威立刻将父亲母亲引见给了唐紫玉,秦老爷一见她就笑得合不上嘴了:〃唐公子,好眼力啊果然是人中龙凤〃〃秦老爷见笑了,我想先看看玉〃〃来来,就在后面呢〃几个人走了过去,有几个雕玉器的师傅正在研究开出来的玉石。

    一切果然如唐紫玉所想的那样,只有中间是黑玉,两边全是白色的羊脂玉。大家脸上都放着光,虽然这可能让秦家少赚点,但是肯定不会赔钱了唐紫玉看了看两边的石头:〃我想要中间的这段石头,然后请秦老爷给我几个玉工,我打算做点东西。〃〃唐公子,你是说你不要那白玉要黑玉〃秦老爷困惑地看着她。

    唐紫玉一笑:〃不如我们打个赌,我这黑玉能比你那白玉卖得还贵呢〃〃果真如此的话,我的决定就一定是对的。〃〃秦老爷做了什么决定啊〃〃我爹打算让你来当我家玉行的二当家,论辈分比我还高。〃〃啊让我来当你叔叔不是吧秦老爷,还是算了吧您这么一弄,多别扭啊〃〃不如这样,〃司徒平给了一个建议,〃秦伯父收我这个表弟当个义子好了,这样她和秦威兄弟相称,不是更好〃〃司徒公子的话很对,不过不知道唐公子是否愿意呢〃〃唐紫玉见过义父〃唐紫玉赶紧跪了下来,就这样她成了秦家的二少掌柜的。

    秦府里热闹了一回,秦威还把锦云们请来给唱了几首曲子,但是唐紫玉一点没有心情听,因为她看见司徒平整晚都把眼睛放在了锦云身上。看到锦云的风姿和脸上迷人的微笑,唐紫玉的脸色一下暗了,她坐在那里好象一个木偶一样。最后她决定离开这里,免得坐在那里尴尬。于是她走到了铺子里,和掌柜的谈了几句,看了看铺子里的货,了解了一下玉行里的情况。

    〃二弟果然比我这个做哥哥的强〃秦威和司徒平一起出现在她身后。〃我只是随便看看,你们不是正听得起劲吗〃〃你可是今天的主角,你跑了,我们还不散了爹说你一定累了,让你回去休息一下。〃〃说的也对,那我今天先走了。〃唐紫玉抬脚就走了出去,连礼都没有回一个,这让秦威有点惊讶,二弟在生气么司徒平向秦威点点头,连忙跟了上去。

    唐紫玉一气走出去好远才停了下来,扶住一棵树喘着气。〃怎么不走了〃司徒平的声音此刻听起来格外刺耳,唐紫玉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本公子不想走了,怎么样吧〃司徒平看着她:〃你看玉石可能很有眼力,但是看人,还是不行我今天晚上约了锦云姑娘,她会到府里,我可要快点走了。〃唐紫玉突然怔住了,回去是必然的,而他有了锦云不是件好事情么

    她突然觉得刚才的那些烦闷都不见了,很坦然地跟在司徒平的身后。见她不跳,也不闹,太过平静的样子,司徒平反而有点不安了。唐紫玉接下来的每天都是过得一样,早晚去看她那个大哥,和他说说话,虽然对方只是呆呆的样子,但是至少现在可以自己下床了,也可以稍微走动一下了。然后她就会去秦家看她的玉,和秦家的几个玉工讨论雕刻的方法。很快她发现了一个很有灵气的人:白师傅。这个人年纪不大,但是也算是老手了,而且他雕工是最细腻的。所以紫玉决定用他和他的几个徒弟来帮自己完成自己的作品。而这几天里,她没有看到司徒平,也没有去找过他,因为他一定会让自己生活得很好的。但是她忘记了一件事情:数日子。

    疯子又闹了起来,全家人又一次鸡飞狗跳了起来,直到她进去用力抱住了他,他才停止下来。几个仆人都退了出去,关上了门,而那个疯子一样的男人则牢牢抱着她。现在只有她的声音能使他平静下来,疯子突然吻了她一下,很爱怜的那种,让她有点迷惑的时候,他又开始犯疯病了。一下子把她的衣服给撕开了,然后狠狠地把她按到了床上。

    她知道这就是她当解药的命运,所以她没有出声音,用力咬住了嘴唇。疯子的手滚烫滚烫的,接触到她的肌肤时几乎能烫伤她,麒麟血又开始在他血液里疯狂起来了。他的手指飞快地找到了那个能帮他解决痛苦的所在,粗糙的手指用力按摩了一下嫩肉,很快就找到了洞口的所在,两根粗大的手指就这样生生的插了进去,没有任何的滋润的小穴经受着折磨。他的另一只手用力捏着她的乳房,嘴唇在她的肩颈上啃咬着。她忍着疼,她就不叫出声音来,但心里有个声音在拼命喊着什么。

    他的热龙再也忍耐不住了,他用力拉断了自己的裤带,然后用力一挺完全插了进去,她的小穴立刻撕裂了,鲜血横流。和第一次不同,那时候的他身上的伤很严重,所以气力没有现在那么大,所以虽然一样很疼,但是忍忍就过去了。而这次更好象受刑一样,虽然终于有蜜水能够滋润,让两个人的身体之间的摩擦变得更容易了,但是她心里的痛苦却比第一次还强。突然,他拔出了热龙,离开了她的身体,将她翻了个身,然后再从身后猛的插了进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泪水居然落了满脸,她终于叫出了声音:〃司徒平你这个死庸医司徒平司徒平司徒平,你在哪司徒平〃身后的那个男人对她这种撕心裂肺的叫声没有任何反应,但是门口的那个男人却好象被钉在了那里一样,一动都不能动了。终于疯子停止的抽动,趴在了唐紫玉身上,而唐紫玉的呼吸已经弱得听不到了。

    司徒平几步冲了过来,将那个男人推到一边,把唐紫玉抱了起来,赶紧渡气给她,终于唐紫玉胸腔里的那口气才长出出来,她睁开了迷蒙的眼睛:〃司徒平,你,你好狠心〃她的声音嘶哑而无力,听在他耳朵里好象针扎一样痛。这就是他们注定的命运么

    司徒平不许任何人进她的屋子,只他一个进去给她换药,喂她吃饭,然后帮她按摩。但是无论他做什么,她只是安静地好象一个木偶一样,一点生气都没有了。到了第三天,司徒平再也受不了了,他发了疯似的摇着她:〃你醒醒好不好啊,唐紫玉紫玉,你说话,好不好啊紫玉,你看看我好不好啊〃唐紫玉突然一笑,自己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露出美丽的胸部:〃来吧。〃司徒平看着此刻绝美的女人却没有一点欲望,他只觉得害怕,害怕失去她,失去那个真实的她。

    他不再摇她了,他为她穿好了衣服,然后抱了起她走出了门口。他把她放在马车里,然后带着她来到了镇子上最深的那口深潭。他把她抱下了车,然后抱着她一步一步走了进去。水慢慢没过了他的腿,弄湿了她的衣服;水很快到了他的腰部,使她大半个身子都在水里,冰冷的水使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水到了他的脖子,她的手臂也进入了水中,冰凉的感觉使她清醒了一点,她转过头来看着他。

    他突然吻住了她,然后水没过了两个人的头顶,但是他们两个人却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们只能感觉到彼此而已。水隔绝了声音空气,隔绝了周围的一切,但是并没有阻碍两个人的感觉。司徒平再一次渡气给她,那是他胸腔里的最后一口气了,而她的泪水也在那一瞬间落了下来。但是没有人能看得到,因为周围都是水。但是他知道。

    他们两个人的身体突然又都出现在水面之上,两个人拼命的呼吸着世界上最鲜美的空气,看到彼此狼狈的样子的时候都忍不住笑了。〃司徒平,你自己想死,干吗拉我当垫被啊〃〃因为你比锦云肉多,盖在身上舒服啊〃〃哼,那不是拉秦威更好〃〃可是他不喜欢和我睡啊〃〃谁喜欢和你睡啊〃〃是啊,我也不知道,不过有个人喜欢抱着我的枕头睡,我倒是知道是谁。〃〃司徒平〃唐紫玉娇羞地看着他,一拳打在他肩膀上。司徒平很坦然地接受了她这一拳,因为他的小辣椒又回来了。

    换好了衣服的两个人在院子里相见了。〃欢迎回家〃司徒平的这句话让唐紫玉叹了口气,是啊,回来了,疯子还在呢〃我们去看看他的情况你会很惊讶的〃司徒平拉她到了一个特别的院子,打开了几道锁以后,他们看到那疯子正在院子里看书。唐紫玉惊讶不已:〃你醒了〃听到她的声音,那个男人抬起了头,盯着她看了半天,却并没有开口。〃我是唐紫玉,是我发现你躺在山上的,他是司徒平大夫,是他救了你的。〃〃不,应该说是唐姑娘救了你。〃那个人却并不开口,只是看着他们。〃你是谁啊能不能告诉我们〃唐紫玉有点好奇,她知道他并不是哑巴。

    〃牧啸天。〃〃什么〃〃牧啸天。我名字。〃〃哦,原来你姓牧啊,果然很适合你啊,半天不说话,好像一个大木头〃说完,唐紫玉径自笑了起来。牧啸天很惊讶地看着她,没有任何人听到他的名字会笑成这样,他们多半有两种反应,一个是惊讶,一个是怕得要死。司徒平可没有笑的心情,他有点困惑,脸上的表情有点沉重。牧啸天是江湖上有名的辣手人物,据说他有一口宝刀,曾经用刀连斩十七人,人称十七郎;当然也有人叫他阎王敌的。他和他那几个兄弟,在江湖上创建了一个什么啸云山庄。

    唐紫玉伸手摸了一下头:〃一点都不热了,你真的好很多了〃司徒平那一刻真想摸摸她的头,估计唐紫玉一定是发烧了,居然敢摸阎王的头〃你知不知道你到底怎么了你吃了麒麟血,那根本不是什么提高武功的仙草,那根本就是毒药,幸亏司徒先生的秒手才救了你〃〃谢谢。〃〃你不必谢我,是唐姑娘救得你,你欠她可是良多啊〃唐紫玉的脸一下红:〃木头,你好好养病吧,我们先走了。〃唐紫玉居然说得很顺口,这让司徒平和牧啸天都有点惊讶,两个人都表情复杂地看着她愉快的脸。

    晚上的时候,司徒平抱着刚沐浴过的唐紫玉做在躺椅上,轻轻为她梳理着头发。〃我们遇到麻烦了,那个牧啸天可不是容易对付的人〃〃是啊,我猜到了,不然你也不会那么为难地看着我。不过我相信你还是有办法的。我们给他吃点能睡觉的药不就好了〃〃希望能骗过他〃〃他发疯的时候太可怕了,你以后必须陪着我,不然他好了,我肯定死了。〃〃知道了再也不会了〃司徒平突然抱住她,低头吻住了她。月光照在两个人的脸上,冷冷的月色竟让人觉得温暖。

    牧啸天又一次运功,发现还是什么力气都使不上。看来那个医生说的话是真的,他点了自己的穴道,控制了自己的内力。看来这个医生来头不小,但是好象没有听说过什么出名的医生姓司徒的,除非他改了名字。现在他派了两个男仆看着自己,所以牧啸天还不能发消息让人来救自己。但是说起来,他们只是在帮自己解毒,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救他呢他记得那时候吃了药以后,他好象一点意识也没有了似的,发了疯似的找水喝,然后就失去记忆了。再后来就做了两个奇怪的春梦,不过梦里的那个女人的声音和那个唐紫玉好像的。看来这里的确有点古怪,所以也许他该暂时不行动,看他们要做些什么。

    秦家对唐紫玉的设计是大加赞赏,而她的设想也完全征服了所有的玉行里的师傅,人人都表示愿意参与进来。但是什么事情都要有个带头的人,紫玉选了白师傅。为了保密,他们将玉料送到了玉行在镇子外面的玉器厂里去加工,但是司徒平不许唐紫玉过去看加工的情况,因为她的身体还需要休养,所以唐紫玉第一次希望当解药的日子赶紧到来。

    司徒平为了安全起见,在牧啸天的药里一直在添加安眠成分的药,而且经常午夜的时候来查看药效。看起来牧啸天并没有怀疑什么,而且他已经很成功地点住了他几个大穴,使他无法施展内力,但是他知道这个七天过后,他必须要给他解穴了,否则他以后会武功全失的。所以这一次以后的解毒的任务会更危险。

    当牧啸天完全睡过去以后,司徒平和唐紫玉走了进来。唐紫玉多少有点后怕,她的小穴才好而已,况且司徒平说这次解毒的时间可能比上次还长呢,因为这个该死的木头身体正在恢复。司徒平看到她脸上的不安,爱怜地一笑:〃过来〃他抱着她坐在了桌子上,然后轻柔地吻住了她,双手熟练地解开了她的衣服,让她赤裸着上身坐在桌子上,一只手在她后背上轻柔地抚摩着,另一只手则揉捏着她的乳尖。当她的身体微热的时候,他的唇向下移动到了另一个乳尖上。她低下头看到他的舌尖正挑逗着她的乳尖,这情形让她兴奋了起来,发出了娇吟的声音。他顺着她发红的身体向下吻了过去,停在她的两条玉腿之间。他并没有去舔吸那两片嫩肉,他放纵着自己的舌头扫过她大腿,这使她的身体颤栗不已,又陷入疯狂地一种渴望当中。

    他抱起她来,把她放在牧啸天身上,让她含住牧啸天的热龙,而小穴则正对着牧啸天的热唇。司徒平伸出两个手指,插进了那还有些红肿的但是已经非常敏感的小穴里,不过几下就有一股蜜水流了出来,那几滴蜜液滴落在牧啸天干燥的唇上。他体内的热流正在乱窜,所以品尝到这几滴蜜液的他并没有满足,他不自觉地伸出了舌头来,司徒平用枕头垫了一下他的头,让他的热舌刚好舔到唐紫玉的的嫩肉。睡梦里的牧啸天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春梦的画面,所有的热量都开始向身下集中起来。他的双手被司徒平放在了唐紫玉的双腿上,他开始不自觉的抚摩起她光滑如玉般的肌肤,而那条热舌则随着春梦中的情形,自动地舔吸起她粉粉嫩嫩的小穴口来。

    司徒平低下身子用舌头舔着她从来没有人碰过的小菊花,一只手不断地抚摩着她的臀瓣,另一只手则轻抚着她战栗着的后背。被两个男人同时刺激着下身的唐紫玉觉得奇痒难当,但是口中那变得硕大的热龙又让她无法呻吟不声音来,她只好奋力舔着这根热棒,希望能消解一些身体的热度。牧啸天因为分身被唐紫玉的小口含着,感受着她那条小热舌不断的舔刮,他的舌头也更加积极起来。在春梦中的牧啸天正梦见一个仙女脱掉了衣服,正在为他舔着他的热龙,帮他解热,而他正在猛吸着仙女的幽处,那甜美的液体不断地流入他的口中。他舌头已经分开了那两片嫩肉,滑进了唐紫玉最深的所在,蜜水汩汩的涌入了牧啸天的嘴里,他大力吮吸的声音刺激着另两个人的神经。

    司徒平忍不住向下移动着舌头去和他分一杯羹,而两条热舌同时进入小穴的感觉让唐紫玉几乎崩溃,她忍不住摇摆起臀部,希望他们探进去得更深一点,再深一点。司徒平再也受不住了,他扶起她的小腰,奋力一插,全部没入了。他不断地插入她的里面,这也使牧啸天的热龙不断的深入到她的喉中。春梦里的牧啸天完全被仙女的舌技给征服了,他发出似痛又非常舒服的呻吟。司徒平的意识在不断的模糊,但是身体却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她的的小穴里的滑热,于是他律动得更加用力。那里面似乎有好多条小热舌,随着他的动作而动作,不断地舔着他的热龙,让他好想再向里面些,恨不得整个身体都进去似的。

    突然他拔了出来,没有被满足的小穴忍不住在摇动着,司徒平抱了起她来,〃坐下去你会得到你想要的。〃唐紫玉顺从地坐了下去,光滑的小穴一口就吞掉了整根的热龙,和上次不同,经过充分的滋润,她已经没有疼的感觉了,坐下去时更多的是被充满的感觉。牧啸天的双手顺从着梦境摸到了她的双腿,随着她的起伏不断地拉着她的腿让他可以更深入一点。

    〃啊,木头,啊,〃唐紫玉不由喊出声音来,听到她的声音,牧啸天的腰不断的向上挺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