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5部分 千年玄冰(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真讨厌〃她揉了揉眼睛,突然看到牧啸天正站在她的对面,她不由尖叫了一声:〃他怎么在这儿〃〃他只是想来看看二当家是谁而已乖,赶紧穿好衣服吧。〃说着司徒平开始帮她穿衣服,牧啸天赶紧转过了头去。〃牧大侠,干嘛这么为难啊玉儿还不大会自己穿衣服,你不来帮帮她〃〃谁用他啊司徒平,你别借机会动手动脚的〃唐紫玉打开了司徒平的安禄山之手。

    牧啸天突然觉得异常的愤怒,猛地把唐紫玉拉了过来:〃别碰她〃拎到手里他才发现,唐紫玉穿着男装。〃你为什么穿男装〃〃因为我是秦家玉行的二当家,而我必须是男性才能当这个当家人,就算我有天大的本事,只要我是个女人,你觉得大家能接受我来当这个二当家么别说别人了,我看你就第一个接受不了〃唐紫玉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戴好了帽子走了出去。〃你不跟着她看看她在做什么你不是觉得她很可疑么〃司徒平微笑地看着牧啸天紧跟着唐紫玉走了出去。

    唐紫玉的想法很独特,她居然不让大家做一朵完整的莲花,而是个人按图样加工,每个人的图样个不一样,谁也不知道加工出来的莲花会是什么样子,所以白师傅建议大家先做个木头的样子出来。现在木头的花瓣和花心都做好了,但是怎么也拼不成一朵花,所以白师傅赶紧让人来找这位二少当家。唐紫玉看到大家的成果很是惊讶,没有想到在宋朝这么落后的时代里,中国的匠人们的手就已经这么灵巧了。她从身后拿出来一根小棍,然后把叶子花瓣,一个个拧在上面,最后是花心,一切都是这么完美又丝毫不差,一朵莲花就这么出现在了桌子上。众人看得是目瞪口呆,因为从来没有人有过这样的创意。

    唐紫玉心里想的是通过这次做莲花,将玉工分得更细,让更多的人同时工作,然后通过分工和组装,提高工作效率,最后提高利润率。当然这些都是她老爸的经营理念在宋朝的体现,某种意义上的子承父业吧。大家看到这朵木头的莲花造型以后,人人都很兴奋,大家都想看看那朵墨莲花会怎么样。谁知道唐紫玉却拿出了新图纸,每一个细节又有所改变,她要求大家按图来做,而且要求是分豪不能有差。看到那朵盛开的木莲花,人人都很有信心。

    牧啸天一直沉默地站在一旁,直到白师傅提醒大家该做事情了,让二少当家休息一下,大家这才离开屋子,各自去忙了。牧啸天盯着这个神采熠熠的唐紫玉,那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女人。如果有人说她有什么阴谋的话,那个人才真正是有阴谋的,因为她根本不需要他就可以生存得很好,而且她估计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什么啸云山庄。牧啸天不觉有些羞愧,对她对司徒平,因为的确是自己小人之心了。

    〃我们回去吧〃唐紫玉看着脸色铁青的牧啸天,她真的有些累了,所以才想要回去了。他们带着那朵木头莲花回了家,唐紫玉第一时间跑过去让司徒平看她的花,但是没有想到客厅里多了几个陌生人,而且每个人脸上都有些奇怪的神情。不明所以,唐紫玉选择沉默地站在司徒平身边,静静地看着这些人。牧啸天看到这些人时有点惊讶,但随即露出几分喜色。〃大哥,大哥〃几个人围上了他,他们是啸云山庄的人,今天是来解救他们大哥的。唐紫玉看着司徒平:〃他们该不会是误会你了吧〃〃我们去吃点点心,让他们叙旧好了。〃司徒平拉着唐紫玉走进了花厅。

    司徒平一脸坦然的样子,唐紫玉反而有点担忧:〃那些人好象并不好惹的样子啊,他们该不会认为我们把木头给抓起来了吧。〃〃这个我看倒不会的,牧大侠会解释的,来尝尝这个吧,厨房特意给你炖的雪蛤。〃〃什么嘛,我不喜欢吃,味道怪怪的,也不甜。〃司徒平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一笑:〃是不甜,不过我想到了一个好方法加点糖〃〃加了糖我也不吃。〃〃但是我会很喜欢吃的啊〃说着他把紫玉抱到了腿上,两个人的唇贴在了一起,唐紫玉口中的雪蛤尽数被司徒平吸了过去,当然吸过去的还有她的小舌头。唐紫玉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和司徒平这么亲密了,所以她不自觉地渴望和他更亲热一点。司徒平很宝贝她,生怕给她累坏了,所以两个人只是真的睡在一起而已。唐紫玉觉得在他怀抱里,总是能感到更多的温暖。

    司徒平突然把唐紫玉抱了起来,放在里桌子上,〃分开腿我的小辣椒。〃〃做什么啊,你可别乱来,他们就在旁边〃〃我知道〃司徒平送衣袖里拿出了平时调药用的小银刀,几下就挑开了她的裤子,露出了她依然娇红的小穴来:〃躺下,好好享受一下吧,我的小辣椒〃唐紫玉的脸一下红了起来:〃我们回房间吧,我不想在这里〃〃你知道为什么男人常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么可能被人发现的东西才是最甜的,不相信我们就试一下好了〃说着,司徒平的热舌已经舔上了她的两片嫩肉,〃你可别出声哦,我的小玉儿。〃唐紫玉颤抖着身体,咬住了嘴唇。

    〃麒麟血是毒药〃隔壁突然有个男人高声说了一句,吓了唐紫玉一跳,天啊,这墙壁根本不隔音嘛,那么如果她发出任何声音,木头就可能听见的,如果被他听见。。。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这么莫名的兴奋了起来,难道真的和司徒说的那样么偷欢会更快乐么司徒平的热舌舔刮着她的小穴的入口,她忍不住摇摆起了臀部,蜜水很快就流淌了出来。

    司徒平突然抬起了头,拿过那盅雪蛤,缓缓涂抹在她的小穴口上,温热的且有点粘乎乎的东西糊在小穴上面,让唐紫玉好兴奋又好期待。司徒平果然没有让她的等待失望,他的舌头在她的小穴口肆虐着,不时把沾上了蜜水的雪蛤吃进嘴里,〃真甜啊,我的小玉儿。〃难受又舒服的唐紫玉真想大叫出声,但是隔壁的声音不断传过来,她拼命抑制着自己的声音,但是当司徒舔光了所有的雪蛤,将热舌伸进去的时候,她还是没有忍住,不由得呻吟出声。

    〃什么声音〃牧啸天的心脏好象被人敲了一下,他木然地看了一眼老四:〃我没有听到啊,刚才你说起慕容山庄的人,怎么了〃事实上他听得很清楚,那是唐紫玉的声音,那种在他身下曾经发出来过的声音。混蛋司徒平,他到底在做什么难道他就不知道羞耻么他怎么可以让唐紫玉当着这么多人发出这种声音呢现在的他好想冲过去,把唐紫玉立刻带走。

    司徒平按住了她的嘴:〃小辣椒,你要是再出声音,你的木头哥哥可要发飙了那就不好玩了哦〃唐紫玉点了点头,她的脸现在滚热,脑子也被情欲的刺激所占据。他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在她生活的那个年代也是一件太过刺激的事情了。而司徒平好象并不打算放过她,而她也不想他就此停住,偷来的欢愉真的令人心跳加快。司徒平又低下了他的头,一只手按在唐紫玉的嘴上,另一只扶住她的大腿,他的舌头时深时浅,不时舔进那甜蜜的最深处,或者只含住那硬硬的小热核。唐紫玉的蜜水汩汩地流淌出来,好痒啊,她好希望司徒或者木头插进来啊。她摇动着身体,呜呜地不能说出一句话了,她高潮了,一股蜜液冲进了司徒的嘴里。

    司徒平微笑地抬起头来,用手巾擦了一下嘴角,然后帮唐紫玉擦干了水灾泛滥的小穴:〃今天的雪蛤真甜,你说呢,小辣椒〃唐紫玉的脸红得要死,高潮过后的她根本没有力气说什么。〃我们以后天天让厨房炖雪蛤好不好啊我的小玉儿。〃〃别捉弄人家了〃唐紫玉从桌子上下来了,腿软得有些站不住了,只好坐在了凳子上。司徒平很满意地看着她脸上的娇色,想到等一下牧大侠的脸色,他就觉得好笑。

    果然,当牧啸天几个人过来找他们的时候,牧啸天一付要杀人的模样。司徒平一生最讨厌的就是牧啸天这样的假卫道士,所以老忍不住想捉弄捉弄他,当然刚才那种甜蜜的味道也是拜牧大侠帮忙才能获得的。〃不知道我大哥的毒什么时候才能全部清除呢〃在道谢后,老二玉面判官岳青问道。〃事实上,牧大侠的毒已经清得差不多了,我可以给你们开张方子,你们回去给他照方抓药就可以了。〃司徒平微笑着看着脸色铁青的牧啸天,〃当然我们也欢迎牧大侠继续住在这里。〃〃好,我们明天就走。〃牧啸天一个字一个字地狠狠地说了出来。

    唐紫玉有点担心地看着他,虽然她早打消了让牧啸天陪自己去找火岩洞的想法,因为她怕他被火麒麟给吃了。自己没有道理让别人陪自己经历危险,虽然他们两个人已经非常亲密了。不过司徒说过要七次才能完全解毒的,今天为什么他又这么说呢但是唐紫玉知道,司徒一定不会害木头的,所以她并没有说话。牧啸天见唐紫玉并没有出声留他,心里不觉得竟有些痛,难道司徒平比自己对于她更重要么

    番外一断玉

    为了确定石头的切割位置,唐紫玉和白师傅几个人都忙碌到深夜时分,虽然这里的床不如司徒家的暖,但是唐紫玉还是很高兴能睡上一会儿。早晨的时候却没有见到白师傅的身影,有个小徒弟跑过来说他病了。唐紫玉连忙和大家赶过去看他,他好象是感染了风寒,正在发着高烧,唐紫玉自告奋勇留下来照顾病人,让大家继续去忙手头上的工作。开始的确是照顾病人,她帮他又换手巾又喂药,不一会儿她自己就累得睡着了,就趴在床边上呼呼起来。也是,这几天大家都没有睡好啊。

    白玉廷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张放大了的二少当家的脸,他有些不忍心叫醒她,所以轻手轻脚下了床,自己喝了点水。当他回过身来的时候,他看到她小巧的嘴唇,半湿的衣袖,和手里的那方手巾,他不由有些动容。有人能这么照顾他,而且是他一直仰慕的那个人。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太过龌龊,但是他还是想要,哪怕只是抱抱她。二少当家肯定不会原谅他的,虽然这是一个男风盛行的年代,虽然二少当家和司徒少爷之间关系暧昧。但是他这么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当家人产生这样可怕的念头,这曾经使他很痛苦,但是今天他决定偷偷亲她一下。如果二少当家醒过来可能会杀了自己,但是他真的不想再忍了。

    他抱起了唐紫玉,把她放到了床上,爱怜地看着她娇嫩的唇瓣,他低下了头,温柔地舔了舔二当家的唇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反射的原因,唐紫玉也探出了小舌,于是两个人的舌尖纠缠在了一起。白玉廷的吻更深了,他的手不自觉地向下探去,他希望能握住二当家的分身,让它和自己一起兴奋一回,但是他摸到的居然是一个热乎乎的洞口。天啊,他立刻直起了身体:难道身下的这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女人不置信的他连忙拉开了唐紫玉的衣服,果然胸口上缠上了几道白布。他解开那些束缚,两个被缚出红印的娇乳立刻挺立了起来,那两个粉红的乳尖微微在空气里颤抖着。白玉廷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一直因为自己喜欢上一个男人而痛苦,好不容易克服了心结却发现对方是个女人,这让他好难接受啊

    他甩了甩头,希望是自己烧糊涂看错了,但是那两个完美的乳房却在不断的诱惑着他。在这个朝代里,女性多半胸部娇小,但是在司徒和木头的帮助下,唐紫玉原本就圆润的胸部已经挤不进她原来的胸衣了。白玉廷低下头,心里有些复杂,但是他还是含住了一个充满了乳香的乳尖,那美妙的味道让他松不开口。刚刚的那些想法又不见了,他现在就想和这个他爱的人火热一次。

    唐紫玉被身体的感觉给唤醒了,原本应该躺在床上的人现在正趴在她两腿之间,一个硬硬的东西正在抽插着她的身体,让她的蜜水不断的流淌出来,但是那绝对不是男人的热龙〃那是什么〃白玉廷满意地看着唐紫玉的小穴,〃是我做给你的玩具〃他加快了手动的速度,唐紫玉忍不住呻吟起来,〃是什么啊〃白玉廷把那个东西拔了出来,居然是一个用玉做的模仿男人分身的东西。唐紫玉觉得自己真的被白玉廷给打败了,他,他居然做了个成人玩具用在自己身上虽然她知道很早中国就用女性使用的性用品了,但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需要用它啊白玉廷果然手巧,那东西做得非常真,而且他还过分的使用了乳钉纹做装饰,这样当然会加强快感了

    〃你,你怎么能这样啊〃唐紫玉有些愤怒了,抬手就给了白玉廷一记耳光。白玉廷则一脸委屈地看着她,〃我之前也不知道你是个女人的啊〃唐紫玉听得他的话有点迷糊了,难道他当自己是男人,所以要上自己难道他喜欢断袖唐紫玉脑子里突然电光闪过,这个朝代可是有不少人喜好男风的,难不成这位明明身姿挺拔的白师傅竟然爱上了她伪装出来的那个二少当家那么他,他会是小攻,还是小受呢

    〃脱了衣服,躺下〃白玉廷迷惑地看着她,〃你看光了我的身子,我当然要看过回来了〃唐紫玉不由分说,就拉开了白玉廷的衣服,和司徒和木头相比,他的身体没有那么健壮,但是也没有半点肥肉的。因为不经常在太阳下晒,所以衣服里的肌肤很白,很细。唐紫玉决定试一次,和一个同性恋做一次。她放低了身体,用舌头扫过他的乳首,这一招曾用在木头身上,非常好用的。果然,白玉廷的身体颤抖了起来:〃二当家,二当家。〃他的声音变得好柔软啊,唐紫玉的小口移到了他的分身上。他的分身比木头他们细了很多,粉粉的,直直的,但是不短,所以唐紫玉含起来容易了很多。

    白玉廷从来没有被人含住的经历,所以他非常的兴奋,身体从白色变成了诱人的粉红色。唐紫玉坏心地松开了口,用舌头去舔他的小菊花,这是和司徒学的一招,白玉廷享受又痛苦的摇摆着身体。唐紫玉很满意他的反应,这么敏感,看来他还是第一次。他的分身上已经滴出水来了,〃舔一下好吗,再帮我舔一下〃白玉廷忘情地喊着,唐紫玉含住了他分身,一只手指也借势插进了他的小菊花,在双重刺激之下,白玉廷耐受不住一下射了出来,喷了唐紫玉一脸。他连忙坐了起来,用布帮她清理了一下,唐紫玉被喷得难受于是有点火:〃这么快就出来了〃白玉廷有点难为情,〃对不起,你实在太厉害了我知道你还没有高兴呢,我帮你舔好不好〃

    唐紫玉哼了一声:〃把那根玉棍拿过来〃〃好,我帮你弄。〃〃谁要你弄啊,你不是想让我高兴么那就躺好了,分开腿〃白玉廷听话的打开了双腿,唐紫玉将那根满是自己蜜水的玉棍一下就插进了他的菊花,疼得白玉廷直哆嗦。唐紫玉看到他菊花上的血渍有点慌:〃对不起,弄得你太疼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 〃〃不疼,我愿意。我没有和别人做过。〃白玉廷看到她这么紧张自己,居然有些开心,二当家的也喜欢自己的,不是么〃来吧,我会让你高兴的〃唐紫玉和他交叉着腿,坐在了他半硬半软的分身上,一只手扶在他弯曲的腿上,另一只手则握着那根玉棍。她的腰和手一起在动,于是白玉廷的分身立刻就立了起来。他和唐紫玉一起呻吟着,一起到了高潮。

    累倒了唐紫玉躺在白玉廷的怀里:〃下次你做一个更长一点的,两头都要这样的,要做得有一定的弧度,方便进去,然后中间的部分粗一点,做四个孔,可以穿上布带子。然后我们两个就可以一起high了〃白玉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那天晚上烧还是没有退。人家说小受的第一次多半会发烧,惹了祸的唐紫玉当然只好留下来陪他了。

    过了几天以后,白师傅拿了个盒子去找二少当家,过了半天才出来,出来以后走路的样子有点怪。唐紫玉则很开心,一想不到怎么办了就叫白师傅进来帮忙想。

    番外二锦云岳青偷窥

    当拂晓临近的时候,锦云总是觉得很冷,所以她会习惯性的去寻找一个温暖的怀抱。但是今天注定是要失望的,因为司徒平虽然人来了,但是真的只是来听了听她弹琴就走了。于是她又是一个人度过良宵了。司徒每次都会给嬷嬷钱,不许别人在他走了以后再来找她,但是这并不是锦云想要的,她想要得更多。她爱他,她多希望他能,那么像那些猥琐的客人们一样渴求她的身体而已。但是他不是,他只是拿她来当一个幌子而已,他根本对女人没有兴趣,他只喜欢他那个表弟。

    在这个男人可能比女人长得还秀气的朝代里,她一个小小的青楼女子又能怎么样呢她心爱的男人喜欢上另一个男子,她只能无力地看着,还能怎么样秦公子本来想为她赎身,作为生日礼物把她送给司徒当个妾,但是司徒平坚决的拒绝了。他说锦云不适合在司徒府里居住,她应该找个更好的男人。上次在司徒府上过夜的时候,她就发现了一件事情,仆人和丫鬟们对她很冷淡,但是都对那个表少爷好得不得了。可是她分明上次在那个表少爷房间里也看到过一个女人的,难道司徒不知道,不介意么

    琴的弦断了,可以换,人的情断了,可以续吗锦云落了泪,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人家都说婊子无情,但是她是真的喜欢上了司徒,她又有什么错呢但是司徒对她越来越冷淡了。自从上次司徒府上出了什么事情,他的表弟受了伤,他就不再来这里了,据说他每天都在家陪着他的表弟。锦云本想借机会去看往一下那个情敌,探探虚实,结果连司徒的面都没有见到。仆人们说司徒坚持自己照顾表少爷,别人根本连屋子都不不能靠近。那个表少爷真的值得司徒这样对他么为什么他就看不到自己的美丽和温柔呢她好恨啊,但是又能怎么样听说人家表少爷又成了秦家的义子,做了二少当家,整个镇子上的玉行师傅都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所以秦少爷再没有说过为自己赎身,送去司徒府上的事情了。

    为什么所有人,所有的事情都因为那个表少爷的出现而改变了呢她记得那天那个女人看自己的眼神,有点羡慕和欣赏,但是又有点哀伤。难道表少爷也不喜欢她,也只是拿她当幌子么也许她要是找到那天的那个女人,也许她能回答自己的疑问吧。但是那个女人好象失踪了一样,一点踪迹都没有。

    镇子上突然来了不少陌生的人,他们都住在客栈里,但是每天都会去司徒家,不知道是什么来头。这天司徒突然招待他们来牡丹园喝酒,于是她撑着笑脸和姐妹们去作陪。司徒故意把她推给了那个什么岳青,那个男人比自己的样貌还漂亮,如果换上了女装,一定能当上花魁。他的举止也非常得体,不像他的那些兄弟那样粗旷。锦云的心被打动了,她决定冒一次险。她在岳青的酒杯上涂了一点仙人醉,就这样成功地把他留在了她的床上。

    岳青看着那个女人把自己绑在床上,因为力气不够大吧,她居然绑得很松,然后她开始脱她自己的衣服。当司徒平请他们兄弟来喝花酒,却以喝药和喝酒冲突的原因把大哥留了下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怀疑他了。这个司徒平一定不是一般人,大哥怎么可能轻易答应他的要求呢他不请大家吃饭,反而来喝花酒,说什么男人的身体是需要不时疏解的。他肯定是有阴谋的,所以岳青提醒大家一定要小心。果然,他居然让这个傻花魁来下药,迷倒他这个用毒的高手但是他没有揭破他的阴谋,他到底要看看这个女人和司徒要玩什么

    锦云看着这个美丽的男子,他怎么可以这么漂亮呢难道他是一个女子装扮的她想着,红着脸帮他裤子脱了下来。他果然是个漂亮的男人,连他的分身都那么完美。锦云按捺不住的兴奋起来,她这个险冒得实在是太值得了。她俯下身子,伸出她那灵活的舌头,轻轻舔着他的每一寸肌肤,然后她含住了他的分身。她知道没有男人能抵抗得了。但是那个分身居然在自己口中始终是软软的,难道自己还不够用心

    〃玩够了没有〃岳青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挣脱了束缚他的绳子。月光下,赤裸着身体的岳青好象一尊男神一样,完美的身材,白得几乎透明的肌肤,锦云不由得痴迷地看着他。她还是想要他,她要他,但是岳青可没有兴趣和一个妓女纠缠:〃如果这是你和司徒平的游戏,那么你最好告诉他,以后别和岳大爷斗这个心眼儿,你还不足够让我动心〃说完,他整理好衣服离开了。他急着要告诉他的大哥,司徒平那个阴险小人的举动,他要让大哥小心那个小人。

    当他踏进大哥的院子里时候,他听到了那个声音,那天在司徒家客厅里曾经听过的声音。当时大哥给岔了过去,但是他还是记得那个甜得如糖似蜜的声音。那个声音就在大哥的房间里,他猜大哥肯定和某个女人在一起,他想止步,但是他又想告诉大哥这是个阴谋。于是他走到了门边,他看到一个女人正坐在大哥的身上,一束月光刚好散落在她的身上,让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脸。是那个司徒平的未婚妻她居然坐在牧啸天的身上,她怎么可能和大哥在一起呢正想着,另一个男人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