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7部分 千年玄冰(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在下唐紫玉,见过兄台。〃〃紫玉,这位就是本地的父母官,柳州县的县令孙兴孙大人。〃〃见过大人。〃〃不必多礼,我还有一个身份,司徒兄没有告诉你,我是秦威的表哥,也就是你的表哥。〃〃哦,原来你是秦大哥的表哥啊〃〃我那个表弟人不错,就是办事差点,上次幸亏你帮忙才让他度过难关了。〃孙大人看上去年纪并不大,但是人很老成干练,唐紫玉莫名的有些紧张。

    〃您客气了,我只是知道一些皮毛而已。〃〃不过我姨夫说你有一套办法,想把我们麒麟镇变成北方最大的玉石加工地啊〃〃不是,我只是有些提议而已。〃〃改天我们不妨谈谈,也许我能帮你实现这个梦想呢〃唐紫玉扯着嘴笑了一下,一个小县令么司徒平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孙大人还有第三个身份呢,当朝宰相的大公子,本朝出名的十八岁状元郎〃〃啊〃唐紫玉再一次惊讶地看着孙兴,可是如果他身份这么高,怎么可能来当县令呢

    〃紫玉,如果我要出门的话,你是愿意和秦威家呢还是和你木头哥哥回啸云山庄呢〃司徒平一边说,一边吃着饭,似乎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是唐紫玉则只能看着他发呆。好不容易木头不走了,他又要不要她了么牧啸天看着她,犹豫着什么。〃我吃好了,紫玉我们去花厅说话。〃司徒平的表情很严肃,紫玉紧跟着他进了花厅。和上次相比,这次的气氛完全不一样了,两个人都不说话,各自想着心事。〃我想回家了,你不必安排谁来照顾我。〃唐紫玉忍了半天,突然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转身就向外面走了出去。

    司徒平两步就赶上了她,然后将她固定在他怀里,〃别生气,小辣椒我没有忘记你和我说的话,但是很多事情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不许哭〃唐紫玉大力吸了一下鼻子,〃我没有我只是觉得现在很想回家了。〃〃如果你要是能那么容易就回去了,我想你早就走了。我并不想离开你,你也别想〃司徒平将她转过来,〃乖,坐下来,听我说点事情。〃唐紫玉坐了下来,看着他。

    他搬了张凳子,坐在了她的对面:〃你不觉得我是一个可疑的人么一个大夫,居然不坐医馆,整天花天酒地的,还而且那么轻易就给了你一万多两〃〃我想过,但是我以为你是因为家里很有钱,所以不在乎钱。〃〃你说对了,但是你想过什么人家这么有钱么还在这么个小镇子上我不姓司徒,我姓赵你想到了什么〃〃你是皇子〃〃差不多吧。我爹是八王爷。你应该知道的吧,他的地位仅次于皇上。我是他的第三个儿子。我大哥人很聪明,但是非常好色;二哥尚武,但是人很暴虐;我则是个浪子。所以我爹认为我那两个哥哥是王位,甚至于皇位的最好继承人。至于我,他则只希望我别成为他的笑柄就好了。〃

    〃怎么会你那么聪明,而且你也根本不是什么浪子〃司徒平啄了一下她的小甜嘴,〃怨不得我这么喜欢你呢不过很大程度上是我自己希望别人这么想我的。我有一个未婚妻,别紧张,她死了。她是孙兴的妹妹,一个认定我会是一个好丈夫的女人,孙月鹃。因为孙兴的原因,她经常见到我,自然就喜欢上了我这个京城第一浪子。但是我真的不是一个好男人,所以在她危险的时候,我没有赶到。她去找我的时候,我大哥给她下了药,迷奸了她。但是他没有想到,我这个浪子的未婚妻居然是个处子,结果她大出血,当时就死在床上了。〃

    〃必须有人对这件事情给孙丞相一个交代,所以我承认是我因为忍不住侵犯了她。毕竟我和她有婚约的,所以孙大人和我父亲脸上也算过得去了,就这样月鹃成了牺牲品,我自愿住到了这个偏僻的小镇作为对月鹃的一种缅怀。孙兴知道了真相,说什么都要到这里来陪我;秦威本来是一员武将,也是我们的好朋友,谁知道他更夸张,居然全家搬过来,说什么找个地方让他爹养病。就这样我们三家人平静地在这里住了大概三年了,谁都快忘记我的时候,事情就来了。我父亲快死了,他被皇上秘密关了起来,因为他和我大哥二哥企图谋害皇上,所以皇上打算要让他们都永远断了这个念头。但是他又不想朝纲动荡,所以他想让我来当这个八王爷。〃

    〃所以你必须去面对自己的命运了是么〃〃对,因为我虽然不是我父亲的爱子,但是我在用我的方式爱着他。皇上答应我,让他们三个老死,如果我肯回去。但是,我回去了,你就会是我最大的弱点,因为京城里不是只有皇上的,而且我也没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你。所以如果你选择继续当二当家,我想让秦威保护你;或者你去啸云山庄,让牧大侠来当这个护花使者。〃〃我觉得两样,我都不想选,我想我还是回家最好。〃唐紫玉有些寂寥地看着他,〃我也必须去面对我自己的命运不是么我也该回去了。〃〃不行〃司徒平一把握住她,〃我知道你一回去就再也不会回来了,而且我不肯定你是否会后悔,但是我肯定会的〃

    唐紫玉看着他,看着他那一瞬间真诚的表情:〃你要我怎么做呢〃〃紫玉,我很自私,我想要你等着我我记得你说过的话,如果我走了,你不会伤心,因为你的心已经死了,就不会伤心了。对于我也是一样的。我和孙兴已经商量出一个对策了,我们会想办法摆平一切以后再次脱身的,因为皇上不需要一个难对付的八王爷,他只是需要一个听话的人而已,所以其实谁都可以是这个人。但是我们现在需要时间,所以请你给我点时间好么〃

    唐紫玉苦苦地一笑:〃事实上我很难说我可以等你,因为我不知道我能有多少时间在这里,也许我明天就不在这里了。〃司徒平拥住她,〃你还记得木头发疯的时候么就在那间屋子里,没有人能阻止他,我也没有赶回来,他强暴了你。当时我冲回来的时候,别人告诉我,你一直在叫我的名字。当时我的心都碎了,那时候我就在想,上一次我没有出手杀死我的大哥,所以月鹃死了,而这次我救了牧啸天,却又使你成为了第二个月鹃。我真的好恨我自己,所以那天我是真的想和你一起死了算了,就在那天我知道自己是真的爱上你了。但是我发现你哭了,你也是爱我的,于是我想,只要我们还活着,就算经历再多困难,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是的,只要我们还活着。〃〃小辣椒,无论发生什么,记得我们今天的话,我们都要活着,活到我们能够永远在一起那天〃司徒平有些动容了,声音竟然有些抖,他怀里的小女人早就泣不成声了。

    这一天里,司徒府上的人都很忙,他们在忙着整理东西,准备回京城了。牧啸天则指挥着他的那几个兄弟准备好回啸云山庄。那一天里,唐紫玉都在司徒平怀里睡着,她觉得自己只要不醒,那么司徒就不会走。但是天总是会亮的,牧啸天叫醒了她,司徒平在拂晓前就已经上路了。唐紫玉在牧啸天的看押下吃了点早饭,若不是她穿男装,牧啸天真想自己动手喂她。她坚持自己骑马,不肯坐车,她说她也要当回江湖人。但是牧啸天知道,她在想办法不让自己哭而已。有过骑术训练和真正骑马赶路是两回事情,所以唐紫玉真是受了不少苦头才到了啸云山庄。

    唐紫玉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超级大傻瓜,居然以为骑过马就能骑着马赶路了,真不知道周围这几个人受过什么训,居然完全没有事情的样子,只有她一个人痛苦不堪。哎,现代人怎么可能受得了古代人的生活方式呢真不知道那些同样穿到了古代的姐妹们是怎么活过来的。穿了男人的衣服虽然方便一点,但是对于她来说还是有很多麻烦,别人热了可以敞开胸膛,但是她胸口上却缠着好几层布,热得她一直在喝水,把自己和木头的水都喝光了不说,还把岳青的也喝了个干净。

    岳青从一开始好象就知道她是谁,所以看见她就烦,从来不和她说话,能离她多远就多远。 有时候别人和她聊天,有说有笑的时候他准会来两句让大家散开。说起来木头都没有反对,他凭什么管她啊就算她做了点小错事,但是他也不至于这样就对她一直这么冷淡啊

    说起来又不怪她,她只是找了个偏僻的地方方便了一下,才一起身就看见了他裸着身体从河水里站起来。天啊,她只好低着头红着脸,不敢做声。〃谁在那〃岳青还是发现了她,但是他也发现对方并没有杀气,所以径自穿上了外衣后才问了一句。

    〃是我,唐。。唐子涵。〃她低着头走出来半步,不过看了一眼,为什么岳青居然是一副要杀了她的样子呢就算他知道她本来是个女人,但是他也不至于这样就为难自己啊〃我不是故意来这里的。我。。。。。。〃唐紫玉心虚地看着他阴沉的脸,赶紧低下头,无意间瞧见在月光下,他的胸乳挺立着,粉粉的,非常漂亮。因为觉得好奇,她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很少有人有这么细腻的皮肤的,况且他有是一个这么漂亮的男子,任何人见到他的样子都会多看一眼的。

    〃你要是再看一眼,我就把你的眼睛取出来,让它们看个够〃岳青恶狠狠地说了一句,吓得唐紫玉一下跌倒在了草丛里,但是她记得岳青的话,牢牢闭上了眼睛。岳青看着她狼狈的样子只觉得好笑又可气,于是也不理她,自己走开了。

    半天唐紫玉才敢睁开眼睛,还好还好他已经走了,但是从一天开始,岳青对她的态度就开始变得更加恶劣了,最后木头都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要岳青对自己好一点。唐紫玉自然知道是自己做错了事情,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觉得还不如当那个二当家自在啊,这江湖太不好混了。

    啸云山庄其实离麒麟山并不是很远,大家为了照顾她,所以晚了两天才回来。一进山庄,老四和老三就迎了上来,牧啸天简单把唐紫玉,也就是现在的司徒的表弟唐子涵,给大家介绍了一下以后,众人一起感谢了一下唐紫玉。〃大哥,明天晚上我们几个一起聚一下,一是给你和唐公子洗尘,再一个是给你庆生。〃老三把安排简单说了一下。

    〃随便吧,子涵和我一起住在晴雪园,你们把东西给她拿过去好了。〃〃晴雪园我看还是让唐公子去揽月楼吧。〃老三建议道。揽月楼是专门给客人居住的,现在慕容家的两位客人和他请来的几名舞娘都住在里面。

    〃她是我的救命恩人,不是客人,况且她又不会武功,揽月楼里的客人太复杂,对于她来说太危险了。况且司徒先生特意让我把她带到咱们这里来,就是为了保护她的。〃

    〃但是他住晴雪园不太符合规矩,而且这些日子兰姑娘一直住在里面的。〃那是牧啸天的侍妾,虽然没有什么仪式,但是她一直是牧啸天的女人。因为牧啸天失踪了,所以兰姑娘一直住在那里,说是要为牧啸天守贞,大家也从那天开始当她是大嫂了。

    〃让她现在就搬出去。〃牧啸天冷冷地说道,唐紫玉有些狐疑地看着他的脸色,那个女人是谁

    〃大哥,我看不如让唐公子住到擒龙院来好了,我们兄弟几个一起保护他〃老四不怕死地开了口。

    牧啸天看了众人一眼:〃真的当我死了是吗〃说完就坐在一张椅子上,一言不发。其他人立刻吓得要死,赶紧有人去把兰姑娘的东西搬了出来,把唐紫玉的东西搬了进去,没有人任何人再多说一个字了。在这啸云山庄里,做主的人只能有一个:牧啸天。

    当牧啸天带着唐紫玉来到晴雪园的时候,她看见一个盛装的女子正立在门口。看来她是特地为了牧啸天装扮好的,见到了牧啸天,几步迎了过来,眼睛里闪烁着泪水:〃大庄主,你终于回来了〃

    牧啸天将手扶在她肩膀,使她不能扑进自己怀里:〃香莹,你先回去吧,我累了。〃说完,他径自走了进去,唐紫玉有些抱歉地看了一眼那个女子,跟着走了进去。兰香莹有礼的点了点头,垂着头走了。

    进了房间以后,立刻有人送水过来给她沐浴,她让所有的人都退了下去,自己脱下了衣服泡了进去。哎,在司徒家住惯了,那里的仆人都是训练有素的,所以她穿男装就叫她表少爷,她穿女装就叫她表小姐,对外一概都说是表少爷。但是在这里,她是唐子涵,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啊。

    不知不觉中,她竟有点昏昏欲睡了,忽然一只有力手臂将她从水中捞了出来,她睁开了眼睛。是牧啸天。她自动搂住了他的脖子,靠进了他的臂弯里。牧啸天低头吻住了她,然后抱着她走到了床边:〃玉儿,困了〃唐紫玉眯着眼睛看着他,〃那就叫醒我吧〃她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已经忍了好几天了。

    得到了允许的牧啸天兴奋了起来,这几天他只能趁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吻吻她而已,身体里的火早就按捺不住了。但是他对兰香莹一点兴趣也没有,但是唐紫玉一个眼神就能唤起他最深的欲望。他轻轻地,又不时用力的帮她擦干了身体,满意地看着她那对被他擦醒的双乳。因为一直绑着布,一对圆乳被勒了好几道红红的印记,看得他有些心疼,于是用唇吻过每一个印记,用一只手去安慰那这几天被折磨得最厉害的地方。

    唐紫玉被他的手一碰,竟觉得有些疼,但是他温柔的手势,舒适的热度又使她轻轻呻吟了一下。〃还疼么〃牧啸天关切地看着她。唐紫玉点点头,〃木头,我想你吻我〃牧啸天低下了头,用力吻住了她,当两个人的双唇分开的时候,唐紫玉觉得有些喘不上气来了,练过武功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啊。

    〃你要温柔一点啊〃牧啸天望着他的小女人在自己面前分开了双腿,他一挥手,扇灭了蜡烛。他的热龙早就等在穴口了,它磨蹭着那有些红肿的小穴口,蹭得小穴因为发痒而颤抖,蹭得蜜水完全将它的尖端覆盖。

    〃木头〃听到了他的宝贝唤它,它立刻插了进去,插进了那最热最甜的地方。唐紫玉的小腰忍不住挺了起来,迎接着木头的每一次撞击。木头又一次被他最爱的感觉俘虏了,他本想控制住自己的力量,不使他的宝贝受到任何伤害,但是那小穴因为几天没有被人碰到过,居然比以前还紧了。他的热龙每插一下,就被紧紧地箍住一次,他没有抽插几次,就觉得自己要泄了。

    他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他放慢了速度,充分地去感受她里面的润滑,她里面的那些小舌在热龙上舔过的感觉。唐紫玉则被那热龙折磨得要发疯了,那速度也太慢了,但是插得又那么深,他想要她的命么她突然夹紧了双腿,牧啸天被卡住了,他垂下头来:〃小玉儿,你想要什么〃唐紫玉捏了他一把,有几分哀怨地看着他。

    牧啸天立刻抱起了她的臀瓣,将她的双腿架在他肩膀上:〃这是你要的吗〃 她的穴口完全打开,让他更容易进入最深的地方,而他立刻加大了力度,每一下都撞到了她最敏感的地方。唐紫玉立刻颤栗起来,不断的轻吟着。而那声音恰恰是最能让人发狂的春药,牧啸天的热龙一下涨到最大,用力地摩擦着她小穴中的嫩肉,使他忘情地将热液灌注了进去。

    夜晚的啸云山庄被装扮得格外美丽,初秋的夜空里有一轮明月,府里则挂满了彩色的灯笼,所有人的兴高采烈的。唐紫玉被安排在了牧啸天旁边,另一边则是岳青他们兄弟几个。几位舞娘跳过一段舞蹈以后,一直没有见到人的兰姑娘出现了。她本来出身于一家青楼,弹得一手好琴。看着她,唐紫玉不由想到了锦云了,不同的是,兰姑娘看来已经得到了大家的认同,相信大家都希望牧啸天能娶她。那么自己也这么希望么紫玉自问并不知晓,但是她知道自己肯定不希望这件事情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兰姑娘的琴声很动人,一曲结束后,大家都鼓掌赞叹了一番,牧啸天只点了点头,并没有太多的表示。兰姑娘从身边的侍女手中拿过了一个托盘,托盘中是一杯美酒,她盈盈地走了过来:〃大庄主,香莹敬您一杯酒,祝您福寿绵长。〃说罢轻轻巧巧地一拜,将酒奉在牧啸天面前。

    牧啸天接过酒杯来:〃谢谢,你有心了。〃

    老四突然站了起来:〃大哥,兰姑娘这么好,您还不趁今儿高兴给她一个名分,让兄弟们叫她一声大嫂〃

    牧啸天手里的酒杯停在了半空中,〃老四,你真的希望有个大嫂〃

    〃大哥,这次您失踪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兰姑娘对您真的是没有的说。我们几个人都已经把她当成我们的大嫂了,所以我们希望大哥能给兰姑娘一个名分。〃

    〃老二,你也这么想吗〃

    〃我只希望大哥能娶到你的心头所爱。〃

    〃香莹,你怎么说〃

    〃回大庄主的话,香莹愿意永远陪伴着您。〃

    〃即使没有任何名分〃牧啸天在问香莹,眼睛却在看着老三程英。

    〃是。〃

    〃好,来人啊,赏兰姑娘一百两。〃说完,他喝下了那杯酒,众人都不敢说一句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老四有些气恼地坐了下来,猛得喝了一大口,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大哥这么推三阻四的,不过是句话的事。再说大家早就当兰姑娘当成他们的大嫂不是么

    看到冷场了,程英赶紧差开了话题:〃不知道唐公子打算为我们演奏什么呢〃唐紫玉赶紧站了起来,拿起了她放在桌子上的玉萧。为了能够研究不同的玉质,父亲曾将不同的玉石制造成玉啸,希望能发现古人知道笛啸会使用的材质,同时希望能够借此以补偿自己热爱音乐的心结。所以,唐紫玉自然成了试用人,因此她学会了吹啸。

    她走到了场子的中心,月光之下,她的衣服被月光射透,依稀可以看到她那玲珑的曲线,牧啸天的眼睛变得更黑了。唐紫玉本想吹个紫竹调就算了,因为她本不想让大家对自己太多关注,但是兰姑娘弹得那一曲确实不错,她也不想让自己太差了。

    想了一下,她选择了王菲的我愿意,反正他们都肯定没有听过,所以就算吹错了,也没有人知道。她一边吹着,心里一边唱着那段歌词:〃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转眼~吞没我在寂默里,我无力抗拒特别是夜里喔~,想你到无法呼吸,恨不能立即朝你狂奔去,大声的告诉你~,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失去世界也不可惜。。。〃

    这里的一切真的太陌生了,而且木头居然还有自己的女人了,这些都让她心情若有所失,也更加想念司徒平,或者应该叫他赵季平。他真的就这么把自己留在这里了,也不知道他此去会不会是凶多吉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来接自己。

    一曲过后,良久没有人说一句话,牧啸天走了过去,用一块丝绢递给她,让她擦去泪水。唐紫玉勉强笑了一下:〃谢谢。〃

    她转过身来看到兰姑娘狐疑的目光,她突然有了个念头:〃兰姑娘,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能不能说出牧庄主的两个优点〃牧啸天站在她身侧,也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两个女人。

    〃我能,大庄主的武功最强,而且他非常能干,可以经营起这么大的一个山庄,他还经常帮助弱小,维护武林的正义。〃兰香莹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这两点,一旁的老四不断地点着头。

    唐紫玉看了牧啸天一眼,对他的决定立刻了然了。这个女人只是想当庄主夫人,她并不是真爱牧啸天的。

    〃兰姑娘,你说得很对,只是,你爱的是大庄主,不是牧啸天。〃

    〃请问唐公子,你能说出我大哥的两个优点么〃老四为所有人提了一个问题。

    〃我和牧兄相处的日子并不是很久,但是我自问还是能够回答这个问题的。第一,他是一个温柔体贴的人。〃说着,唐紫玉举了举自己手里的手绢。〃其次,他是一个很珍惜兄弟情谊的人。你说了那么多他不爱听的话,他一直都没有真正生你的气,因为你是一个率真的人,而且是他的好兄弟。〃

    众人都不再说话,兰香莹知道她策划了半天的名分之争失败了,她突然觉得心好痛,痛过那天牧啸天推开她。

    岳青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小女人,能这样来看待牧啸天的女人,天下真的可能只有这个唐紫玉了。因为她认识他的时候,她并不知道他是谁,拥有什么,但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救了他。也许她才是大哥要找的心头所爱吧,但是那个司徒呢难道他们两个想共有一个女人共有一个女人想到这里的时候,他不知道为什么心一下子跳得很快。

    〃岳哥哥,岳哥哥〃慕容雪拉着自己的姐姐慕容月挤到了岳青身边,程英识趣地拉上了老五换了一桌去坐。他有心让岳青和这两位慕容姑娘坐一坐,因为岳青这位武林第一美男子,一直是众家江湖女子心中的偶像的,而眼前这两个更是超级追随者。

    岳青的脸一沉:〃两位慕容姑娘好。〃

    慕容月向岳青行了一个礼,〃岳大哥别来无恙。我们两个听说牧大哥失踪了,所以特别过来,看能不能帮点忙的。没有想到牧大哥吉人天象,这么快就回来了。真是可喜可贺。〃

    〃姐,你说这么罗嗦干什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