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13部分 千年玄冰(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涯切┎恍枰亩魅恿耍u缓笏醇艘桓龆鳎歉鏊坯梓肓燮暮凶印d歉龊凶优员呔褪悄强樗杉男丫袅艘豢榱耍欢ㄊ趋梓氲牧燮贡诨模谑撬兆x四歉龊凶樱唬芴蹋u舨皇且豢己托谝黄穑峙卤嘲缇捅簧栈盗耍且蛭行牧怂欢u娜攘浚运梢员灰恢北4媪讼吕础l谱嫌竦难劬a15躺炼殴饷3凶臃旁诨忱铮芸烊鹊母芯醮榱巳怼t此恢弊约罕匙沤庖┒蛔灾 br >

    于是她索性在原地找了一个地方,让自己休息一下,也让热量能传导到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过了一会儿,她的心脏又可以轻松地跳动起来,她的力量也恢复了不少。看来她至少可以活着看到司徒了。她长长出了一口气,拿出司徒给她的玉人,痴痴地看了很久。

    麒麟镇确实比以前繁华了不少,来往的商人多了不少,为了安全唐紫玉还是装扮成男人的模样住进了旅店。在楼下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里住的司徒先生就是八王爷,很多人来找八王爷,希望能和他结交。但是八王爷谁都不见,原来的司徒府邸四周现在根本不容许老百姓靠近,谁都不知道里面的情形。不过牡丹楼的现任花魁巧云,差不多隔几天就会去给王爷唱曲儿。

    听到这个消息,唐紫玉真是心里不知道是苦是甜了。她是不是应该高兴他还保持着自己的生活方式,还是嫉妒那个女人呢但是或许她可以说服巧云姑娘帮她一个忙吧于是她穿上女装,拿了不少银子去见那个花魁。说实话,巧云长得不如锦云漂亮,但是据说她的歌喉动人。巧云看到这个女人姿色平平,身材更是没有,料想她也不会是进去勾引八王爷的。既然她给了这么多银子只是为了看看八王爷,她为什么不成全她呢

    于是唐紫玉就扮成了个丫鬟的模样随她进了司徒府邸。唐紫玉一句话都不敢说,她怕别人听出她的声音来。巧云被安排在了一个侧院里,说是要等到秦公子来才开宴。唐紫玉借口去毛厕溜了出来,因为熟门熟路,她很快就到了自己的房间。这里什么都没有变,和她在这里住的时候一样干净整齐。她突然发现枕头上居然有几根白色的头发,想来那是司徒平的吧。于是她小心地收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袖子里。然后她拿出了那个玉人,放在了枕头上。他应该看得到吧。

    当她转身的时候,她几乎被吓死,司徒平正平静地坐在凳子上看着她做着这一切唐紫玉喘了几口气才平静下来,果然人吓人,吓死人。如果在平时,她一定一拳打过去了,但是现在她只能安静地站在那里。她心疼地看到他的头发果然变得白得如雪了,虽然脸上并不能看出衰老了多少,但是整个人给人的感觉苍老了不少。

    “你是跟着巧云姑娘进来的是吗”唐紫玉克制着自己,点了点头,不让他发现自己的泪水。她不知道她点头的时候早有泪水滴落在地了司徒平看着她,这个死丫头究竟还要折磨他到什么程度“那个玉人是你放在那里的”唐紫玉又是点了点头。“你现在是不是要告诉我,是别人让你放在这里的”唐紫玉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他怎么知道她打算好的说辞

    “既然这样,麻烦你把这个给那个给你玉人的人吧”司徒平站了起身,将什么东西塞在了唐紫玉手里,“你走吧”唐紫玉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只能抓着那不知道什么东西向门口走了过去。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唐紫玉突然听到司徒平在念李商隐的诗,“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她真想多听几句,多听到他的声音,但是她现在是丫鬟“沧海明月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唐紫玉已经走到了门外,但是听到这最后一句的时候,还是停住了脚步。

    “为什么你走到这一步都不肯回头呢为什么你只想离开,不想看看自己手里到底拿了什么呢”唐紫玉知道司徒平一定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但是她不能承认。但是她还是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原来她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司徒平套上了一圈红豆穿成的链子。而那链子居然很长,长长的延伸在他们两个人之间。

    “玲珑色子嵌红豆,刻骨相思知不知我每天都会自己打孔,然后穿上一颗红豆,我想知道这刻骨的相思到底会持续多久。我看了那封信,但是我还是没有停止,因为我想如果我和你之间的红线如果注定要断,那么我就自己穿出来一条红线来连上你和我两个人。现在你再走一步,那么这一串红豆也要断了,你忍心吗”

    唐紫玉已经哭得如同泪人了,但是她现在能怎么样呢现在离开虽然会司徒会很伤心,但是,自己早晚都会要害他伤心的不是吗虽然有了麒麟的鳞片,但是谁知道她能活多久呢她狠下了心又向前迈了两步,等着听到那红豆落地的声音,但是什么都没有。她忍不住回过头来,司徒平平静地站在了她身后:“这次我不会傻傻地等在那里任由这条我自己穿上的红线再断了”唐紫玉扑进了他的怀抱,司徒平紧紧抱住了她。

    旧爱更胜新欢

    司徒平将唐紫玉抱回到了屋子里,然后为她诊了一个脉。刚才抱住她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察到了,她的体温并不正常。当听完唐紫玉的情况和那个医生的说法以后,司徒平陷入了沉思。之前确实没有人因为吃玄冰而导致全身冰冷的先例,但是她身体现在这样的状况也的确和那个医生所说的差不多。

    虽然现在有麒麟的鳞片可以保证身体的温度,但是谁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司徒平看着她,看着她散落下来的头发已经变得颜色很淡了,估计很快就会变白了:“朝如青丝暮成雪,很快我们两个就能配成一对了,两个白头发的老公公老婆婆。”唐紫玉抚摩着他的脸:“我记得以前听过一首歌: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但是我现在才知道那种感觉。你不是答应我要好好活着吗为什么头发会变了颜色呢”

    “我也以为我能坚强地活下去,但是我在看了信的那一瞬间我才知道,活下来需要的勇气真的比去死要大的多。那一个晚上我就老了,心老了。”“才怪锦云换巧云了嘛,你根本是人老心不老”“那是给皇上看的,我叫她来只是让其他人安心而已,你以为我会允许她到我房间去,或者到这里来么”唐紫玉靠进他的怀抱里,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没有其他的女人能站在他们两个中间,那条红豆的链子就能证明。

    “说到老,你说有人为什么能鹤发童颜吗”“不知道,难道是因为和我们一样,只是头发白了而已”“对也不对,他们的年纪的确很老了,但是他们和我一样心不老”“什么人老心不老的”唐紫玉好奇地看着司徒,突然她发觉司徒的一只手居然探入了她的衣服里,正在解她的束胸。“你做什么啊”“你不是想知道什么是心不老吗”司徒平有点邪气的一笑,然后将紫玉抱到了床上。

    两个久别的身体很快就摆脱了束缚,司徒平吻着她颜色变得很浅的唇瓣,然后是那对又被慕容泓培养了的圆乳,他含住了一个乳尖,一只手则在揉捏着另一个挺立起来的粉粉的乳尖。当唐紫玉正享受着乳房上被爱抚的感觉的时候,司徒的另一只手已经探到那最温柔的所在。他坏心眼儿地有节奏地按着那硬起来的小硬核,另有修长的手指则在她的小穴口浅浅地插着,引逗着紫玉那里又痒又麻,很快蜜水就流了出来,小穴如小口一样吞咽着他的手指。

    唐紫玉的脸变得粉红,眼睛也变得媚惑诱人,小鼻子哼出那动人的声音,下面的小穴里不断地流出蜜水来。司徒平知道,她已经为自己准备好了,于是大大地分开她的双腿,将热龙挺了进去。但是他并没有挺进很深,只是浅浅的慢慢的抽插着她的小穴,弄得她想要,但是得不到慰寄。

    “司徒~~~~”她的声音嗲嗲地向司徒平撒娇,“我要嘛”“你想要什么你不是要走么”“我没有说要走啊,你不要欺负我了啦”她的小腰向上挺着,想让他插得更深,但是他没有让她得逞。“说,说你到底还逃跑不逃跑了”“不敢了,我也不会了啦~~~~”“真的”“真的,我不会了”“真乖”说着他将一个枕头放在了唐紫玉的腰下,然后身体向里一挺,在唐紫玉的那个啊的一声中全部插了进来。

    虽然有了蜜水的润滑,但是对于有快一个月没有承受过雨露的身体来说,这仍然是很困难顺畅运动的。于是司徒平索性挺住不动,然后揉动起那对圆乳,让唐紫玉的小穴自己去套弄他的热龙。很快,司徒平又拿回了主动权,然后在她的身体里律动起来。

    唐紫玉的身体承受着这一次次的冲击,不断地从司徒身上汲取着热量,小穴里虽然冰凉,但是很快就被这样的运动带动了起来,热度在不断上升。快感带动着身体不断地向上挺起又落下,腰下的那个枕头使她的臀部被垫高了,使司徒平能够刺得更深入了。司徒平的热龙被她的小穴牢牢含住了,里面那张无形的小嘴正一丝丝地吸走他顶端的热量,那种感觉好象有一条冰凉的小舌头不住在那里舔刮着,但是就不含进去,让他的热龙拼命想冲向更里面一些。

    两个人激烈的动作使蜜水不断被带出体内,将两个人的身体和身下的床褥都弄得濡湿一片。突然看到床上的那个司徒的玉人像,司徒平突然眯着眼睛一笑,他将热龙拔了出来,然后将唐紫玉翻转了过来。他将手指上涂满了药膏刺入了她的小菊花中,然后抽插着,使她完全放松了,他突然将那个小玉人插了进去。然后耐心的抽插着她的小菊花,让受到了刺激的她在他身下哀叫不已。

    终于他将它完全插了进去,然后将自己更硬的热龙也插进了小穴,一只手扶着她的臀瓣,另一只手配合着热龙的动作插拔着小玉人,让唐紫玉觉得似乎有两个热龙在身体里一样。这样激越的刺激让她难以抗拒,又心脏不胜负荷。她尖叫着,喘息着,娇吟着,大叫着。双臂再没有力量来支撑身体,只能趴在床上,任由司徒带给她的快感肆意着。

    司徒看到她的这副柔弱的样子,不再折磨她了,于是将玉人一插到头,然后两只手同时扶住她的臀瓣,用热龙更深的探入和更快的律动带她进入更酥更荡漾的快感的高潮。终于,他泻了出来,俯身抱住她,将她放好,然后帮她清理好身体,取出那个玉人。“两个司徒平,感觉如何啊哪个更好呢”唐紫玉娇弱地喘息着,不肯回答这个问题。“你是不是想你的木头哥哥了”唐紫玉不答,只是紧紧抱住了他

    大结局

    听完手下送来的消息以后,他让人准备好了一切,然后拉着唐紫玉和他一起上路了。“我们去哪里”唐紫玉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们去看看啸云山庄的喜事。”

    唐紫玉一下不出声了,司徒平居然要带自己去看木头到底忘没有忘记自己自从告诉了司徒平自己是如何换回了木头他们两个,以及程英的死,司徒平立刻就把她从慕容那里拿到的药都给扔了。

    “你为他们选择了记忆,你知不知道自己做了多么残忍的事情啊不是你选择让他们忘记你,是你选择了忘记他们。现在他们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以后,你居然抛弃了他们,你实在是太残忍了如果换了是我,我一定不会原谅你的”

    “如果木头真的已经忘记我了呢”

    “那就让他想起来。我知道那种痛苦的滋味,所以我必须要帮助他们摆脱这种痛苦。”

    “你难道不希望他们不记得我,这样我只能和你在一起吗”

    司徒平看着她,“你有没有问过木头这个问题”唐紫玉点了点头:“他说是因为你告诉他什么了,他才释怀的。”

    “那是一个老故事,我小时侯和我大哥争一个荷包,结果被我父亲骂了一顿。因为我们两个争完了的结果是:荷包坏了。父亲说,我们兄弟两个如果能够学会分享,那么荷包不会坏,而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带几天。当初,我大哥和我争月娟,其实我并不爱她,只是觉得不能让大哥拥有她。结果你是知道的,月娟死了。”

    “我把这个故事告诉给木头以后,他就明白为什么我这么大方了。这个教训是用月娟的死换来的。你就是那个我们都爱的荷包,如果我们分享,我们就能人人都拥有,但是如果我们争抢,那么就会谁也得不到你了。”

    “现在他们两个都很痛苦,如果我们两个人走了,我们心里都会记得他们。如果他们真的自己选择忘记你了,那么我们就离开,好吗”唐紫玉点了点头,眼泪已经落了下来。她心里其实好想木头,真的好想看见他,但是如果看到他成亲,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装扮得非常热闹的啸云山庄里已经有不少人了,司徒平带着脸上覆着面纱的唐紫玉走到了门口。司徒平他们两个人的一头白发让所有人侧目,谁都把他们当成了世外高人,于是没有人阻拦就让他们两个人走入了大厅。

    大厅中牧啸天正一脸麻木地招待着客人们,当司徒平他们走进来的时候,他楞住了,看着他们。旁边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恭喜啊,大庄主。”

    唐紫玉的泪水哗地一下就流了出来。

    牧啸天没有动,静静地看着她,他们彼此对视着,仿佛过了很久。牧啸天拉下了她的面纱,轻轻抚去她的眼泪:“你是谁”唐紫玉抬起含泪的眼睛看着她的木头,木头怎么可以真的忘记自己呢

    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因为这曾是她想要的结局,但是真的面对的时候,她根本不能承受。

    “司徒兄别来无恙”“还好,只是头发颜色变浅了而已。”“那我就先借用一下,你不介意吧。”唐紫玉听到他们的对话,惊的不能言语,难道木头忘记了她,却还记得司徒不成。

    忽然她感觉身体离开了地面,牧啸天已经把她给扛了起来,然后扛着她直奔后院。才一进晴雪园,她就被抵到了门上,牧啸天怒气冲天地看着她,似乎想要把她捏死一样。

    “木头,我”不等她说完,牧啸天已经吻住了她,霸道地将她的气息全部占据,不容她喘息一下。而她也在他的吻里完全融化了,轻柔地抱住了他的肩膀。当两个人都喘息着分开才不过几秒,两个人又一次拥抱在了一起。

    良久,牧啸天才放开了她:“你为什么选择让我们吃药忘记你”泪水涟涟的唐紫玉忍了半天才开了口:“我以为忘记我就会忘记所有的痛苦”

    “你觉得可能吗我和岳青都选择不吃那种药,但是我们身体好了以后再去找你,却得知你已经和慕容泓一起走了。你为什么不回来找我们,你让我们情何以堪啊”

    “我,我以为你们已经忘记我了,我只好去找了司徒。”“你真是个磨死人的小妖精不过,我想等一下你会见到一个惊喜,你可不要再哭了”

    “惊喜什么惊喜”唐紫玉吸了吸鼻子,难道她会看到岳青

    牧啸天打开了门,程英赫然站在门外。唐紫玉惊得后退了两步,“怎么可能怎么会”她的眼泪又瞬间流了下来。程英张开了手臂,唐紫玉立刻奔入了他的怀抱。

    原来程英的确是被击中了心脉倒在了地上,但是人并没有死,但是为了怕慕容泓回来找他报仇,于是老四出了个主意给他办丧事。因为没有死人,只有棺材,所以没有让唐紫玉进来。而兰香莹因为嫉妒所以才故意将事实夸大了说出来,好让唐紫玉死心。

    而伤愈的程英才想出去救大哥二哥,就发现他们被送了回来。送回来的两个人都是奄奄一息的样子,所以他就赶紧先救治他们。等他们的身体好了,想再去慕容山庄将唐紫玉救回来的时候,却从慕容家了解到了一个消息:唐紫玉已经和慕容泓一起走了。

    这个消息对三个人的打击都很大,尤其是岳青。程英看到大哥和二哥的痛苦,他知道唐紫玉也一定爱惨了他们才会自愿去慕容山庄送死的。但是对他,唐紫玉不会有那么深的感情吧,况且她已经当自己死了。所以他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情伤和痛苦,表现得和平时一样,但是心里常觉得唐紫玉爱他不如爱大哥和二哥那么多。

    趴在程英身上的唐紫玉是嚎啕大哭,这些天来对程英的思念一股脑的跑了出来。为了能让自己铁了心,她不吃不喝,只为了让自己不要因为一想到程英就痛哭不止,因为这样是不能对付慕容泓的。

    而现在,她终于可以放心地哭了,不必再压抑着自己了。于是她越哭越用力,竟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体情况,结果一口气没有喘过来,身体就向下滑了下去。

    程英一把抱住了她,然后赶紧度气给她,牧啸天也赶紧输了一些内力给她,让她能呼出这口气来。等她又能喘息了,她立刻好象八爪鱼一样抱住了程英,生怕他会消失一样。

    程英抱着她,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唐紫玉是爱自己的,不然她不会这么伤心,而自己以前对她的猜测都是错的他的心一下子痛快了,他也狠狠地抱住了紫玉,恨不得将她揉进身体里去。

    看着这两个拥抱在一起的人,牧啸天皱了一下眉头,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此刻正坐在院子角落里,听到这么大动静却依然没有反应的那个人岳青。

    岳青坐在唐紫玉原先的屋子侧面的墙边已经好久了,这些天来,他一直坐在那里,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有时候他会突然和牧啸天说上几句话,但是很快牧啸天就发现,他根本只是自言自语而已。

    “我以为有了紫玉,我就不怕自己完美不完美了,现在她却走了,她肯定是看到我那个时候的样子了。她已经讨厌我了。”

    “她用自己的命去换我的,可是我宁愿她不去。这样我回来,我还可以看见她。”

    “她为什么要和慕容泓走呢是不是因为他武功好还是因为他胁迫她的”

    无论牧啸天和他说什么,他也不肯回答,每天都在重复着这样的句子,让人好不担心。医生说他这是失心疯。无药可治疗。是啊,他真的是失去了心了,除非他的心回来,否则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而唐紫玉就是他的心。

    “紫玉,过来,看看岳青吧。”程英抱着她来到了墙角里,坐在那里的岳青似乎无忧无虑,好不幽闲的样子,但是很快就能发现他的眼神根本是涣散的,没有人能出现在他眼睛里。

    唐紫玉唤了他好几声,他都好象没有听到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唐紫玉着急地去拉他,拽他,他好象个玩偶一样任她拉,任她去拽。唐紫玉知道,他一定是因为受伤害而封闭起了自己。

    唐紫玉想到这里突然也不着急了,于是她和司徒平在山庄里住了下来。至于那场婚事则照常进行了,老四终于娶到他心爱的兰姑娘,而兰姑娘也终于当上了庄主夫人。

    过了好几天,岳青都没有任何反应,还是和以前一样,唐紫玉想了个办法。她居然把麒麟的鳞片摘了下来,就这样,不过半个时辰,她的身体又冷得如冰了。她走到了岳青的身边,坐在他的腿上,然后拉高了袖子,露出了她那白得几乎透明的手臂,上面的血管几乎清晰可见。

    “我知道你在这里等什么,你在等我回来。现在我回来了,你却看不到我。你知道一件事情么医生说我快死了,你看我的手臂上的血管已经清晰可见了,不是吗很快我就要死了,你知道吗”

    说着,唐紫玉流下泪来:“我知道你很痛苦,因为你曾经被慕容泓那个死变态折磨过,你当时的样子还被我看到了。你一定觉得自己很肮脏,所以即使看到我也假装看不见我。你怕我是因为怜悯你才来找你,你又怕我嫌弃你,所以你不愿意醒过来看看我。”

    “不过,我要说你恐怕真的要看不到我了,因为我真的快要死了。我只是希望在我死之前吻你一下,如果你还是不能醒过来,我就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因为我宁愿你希望我还能来找你,也不希望你看到我死在你面前。”

    说完,唐紫玉探身吻住了岳青的唇瓣。紫玉那冰冷的唇瓣使岳青一抖,他的手不自觉地抱住了她的腰,感觉上真的好象抱了一个死人一样冷。岳青的心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唐紫玉结束了这个吻想起身离开了。但岳青却不妨抱住了她,试图用自己的身体去温暖她。

    唐紫玉任由他抱着,但是很快岳青就发现自己根本不能使她温暖,她的身体在自己的怀抱里一点点地变得更加冰冷。

    她要死了,她真的要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